第1011章:你是想逼死我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把药下到了洛文博的香槟里。”

    闻言,满场皆惊!

    钟婉儿更是不可思议的扭头看向女儿。

    即便之前同贺哲瀚做出那样苟且的事,穿着白色线衫的林娇娇依旧端着副冰清玉洁模样。

    眼眶垂泪,楚楚可怜。

    “你胡说!”

    林娇娇脸上的妆卸的干净,此时更显苍白憔悴。

    “你们是一伙儿的!”

    因着激动,林娇娇胸口上下剧烈起伏着!

    “无缘无故,我们家娇娇凭什么要给文博下药?”

    说话间,钟婉儿手心冰凉!

    “你倒是说句话啊!”

    钟婉儿鼻音浓重的推搡了把林彦书,他倒是像个闷葫芦似的一直不吭声!

    “凭什么?”

    林寒星微挑眉头,长长睫毛微垂。

    自脸上落下暗影。

    “就凭堂妹她听到了不该听的!”

    林寒星淡淡一句,如同冰封,令林娇娇与贺哲瀚恨不得吃人的视线齐刷刷落到她身上!

    “呵呵,这话说的不错!”

    沈淑儿风情万种的拨弄着自己的大波浪卷,红唇微张,吐出烟白。

    “我可是亲耳听到洛文博威胁她!”

    “闭嘴!”

    只见距离沈淑儿最近的林彦书猛地起身,扬手作势就是一记狠戾巴掌!

    可还不等靠近,沈淑儿冲着他胯下就是一脚猛踹!

    “你他妈算什么东西,敢打我?”

    沈淑儿言语里尽是不屑。

    若说自己是洛明昊养的一条宠物,那这林彦书在他姐姐眼里就是连条狗都不如的东西!

    窝窝囊囊的。

    “反了!都反了!来人!把她给我轰出去!”

    林又琳大声怒吼。

    可是,喊了半天,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来!

    空空荡荡的。

    除了他们就像是再无其他人!

    “姑姑不用叫了,不会有人来的!”

    林寒星淡淡道。

    姜喜宝将刚冲泡好的茶端给她,林寒星表情平静接过,薄凉的笑了笑。

    沈淑儿这一脚踹的可不轻。

    那林彦书倒在地上半响都没声,脸涨的通红,显然是疼的狠了!

    “你那宝贝女儿装什么冰清玉洁?我不止听到洛文博威胁她,还见到这位贺二少迫不及待的当着洛文博的面儿对着林娇娇上下其手的样子!”

    “她哪里像是被迫?我看高兴还来不及!”

    沈淑儿以着鄙夷眼神看着林娇娇。

    装的和个贞洁烈女一样,骨子里还不就是个女表子!

    “你胡说!!!!”

    林娇娇猛地捂住耳朵,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砸。

    贺母眼神复杂的看向林寒星。

    吵闹与尖叫似乎都影响不到她的心情,甚至还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水。

    从容淡定仿佛置身事外!

    “堂妹,我最后给你个机会。”

    林寒星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听不出丝毫喜怒,就像是潭冰湖。

    “你不要再令小叔小婶婶失望了。”

    “你们说的一切我都不认!是贺哲瀚强尖了我!是他侮辱了我!”

    林娇娇捂耳大吼,声音尖锐!

    林寒星深深看了她一眼。

    “你如何能证明?”

    陡然,林寒星话锋一转,冰冷眼神里带上了咄咄逼人气势!

    “林寒星,你是想逼死我!”

    扬起白如一张纸的脸,林娇娇突然诡异的冷笑起来。

    林寒星同她对视,唇角微微勾起笑意。

    气氛变得要多微妙就有多微妙。

    “我如你所愿!”

    下一秒,就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林娇娇猛地起身,朝着别墅大厅内的白色罗马装饰柱上作势‘狠狠’撞去!

    身体软软倒在地上。

    虽然有血瞬间自林娇娇头上涌出来,可那也只是擦伤。

    “娇娇!”

    钟婉儿惊呼一声,跌跌撞撞跑过去,搂着女儿嚎啕大哭。

    吓得林又琳与贺母也是猛地站起!

    “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

    血顺着那张苍白的脸滑落下来,虚弱喘息。

    “我是……清……清白……的!”

    边说,林娇娇眼眶里的泪如同是断了线的珍珠般……

    顺着眼角滚落下来!

    “呵呵,可真是戏精上身啊!”

    沈淑儿红唇微张,妩媚开口。

    头发轻缠在手指上,声音里是毫不掩饰的鄙夷。

    从头到尾,林寒星都只是噙着嘴角淡淡笑意看着林娇娇。

    仿佛是在看一场好戏。

    没有任何表示。

    “你的意思,沈淑儿刚才说的全部都是谎话咯?”

    林寒星终于开口。

    “全部都……都是……谎话!”

    “一句……都不是……真的!”

    林娇娇以着笃定口吻,伸手紧握住母亲钟婉儿的手腕。

    “妈……相信我……”

    “妈相信你!肯定是她们诬陷你!”

    钟婉儿现在恨不得将这沈淑儿同林寒星一起撕碎。

    狠狠的!

    原本狂怒的林又琳见到林娇娇这样以死明志,表情也跟着有些不确定起来。

    如果真的像是沈淑儿小九她们说的那样,娇娇又怎么会用这么激烈的方式来证明自己?

    会不会,真的是诬陷?

    这样想着,林又琳看向林寒星的眼神变得更为阴郁起来!

    啪啪啪啪……

    突然,有轻柔鼓掌的声音响起。

    顺着声音看去。

    林寒星边笑边轻拍手心,发出清脆动静。

    贺母看着她,心脏却是一跳。

    直觉告诉贺母……

    她一定还有后招!

    这种感觉简直太糟糕了。

    好像他们所有人都被林小九玩弄在股掌之中。

    “哑叔。”

    贺母心里正想着,耳边突然传来林寒星凉凉语调。

    听的她心里咯噔一下。

    心惊肉跳!

    来了!

    面无表情的哑叔很快将早就准备好的东西递到林寒星的手上。

    牛皮纸袋装着。

    任谁都猜不透那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

    “下次堂妹若是想要表演撞柱以示清白,那就请你用力些,别那么儿戏!”

    林寒星的声音与表情没什么温度。

    就连声音都带着嘲讽。

    “林小九!”

    林又琳怒吼,她到底想干什么!

    “既然堂妹说是贺哲瀚强迫了你,那么你如何来同我解释一下,我手里面的东西?”

    边说,林寒星不紧不慢的将手里纸袋打开。

    “如果你不能给我个合理解释,我一点儿都不在意,明天要不要将这些东西交给熟悉的娱记,毕竟他们肯定会感兴趣!”

    林寒星宛如黑色羽绒般的长睫轻眨,伸手取出纸袋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