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钟家三姐妹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方梦然听到林寒星不冷不热的这番话,只觉脸涨的通红!

    当年的事,她知道的的确不多。

    自己了解的,大都是坊间传闻的小道消息与对母亲态度揣测的汇总。

    俗称,脑补!

    在脑补世界里,方梦然只觉得自己母亲同雷叔叔之间一定经历过一场可歌可泣的爱情,只是因着自己姐妹从中作梗,才令两人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也正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虽然嘴上叫着钟南音二姨,言语里却是没有丝毫尊敬。

    更是不愿意管那雷康年叫声姨父!

    林寒星却是不管方梦然有什么反应,转身握住雷妈妈的手。

    有她在,断不会叫任何人能够轻待了她!

    雷妈妈因着见到方梦然而沉下来的脸色舒缓下来,恢复了些红润。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突然,一道柔柔女音自不远处传来,听的人骨子里都有些酥。

    雷妈妈刚刚放松下来的情绪,在瞬间又有了变化,目光陡然冷了。

    林寒星侧身看向声音来处。

    “妈!”方梦然见来人,声音里忍不住带上了哭腔。

    也不管自己身上还染着奶茶味,朝对方怀里扑去。

    那女人同雷妈妈差不多的年纪。

    一袭藏蓝色收腰旗袍搭配木兰色披肩,头发烫成老上海风情的卷发。

    尽管已经有了些年纪,但眼角眉梢的媚态却不曾稍减半分,看的人心里一阵荡漾。

    女人轻拍了下女儿的后背,眼神淡淡扫过来。

    待到看清楚桌前一片凌乱,轻蹙了下眉心。

    “好久不见了,南音。”

    钟雪晴朝着钟南音笑了笑,给人以说不出的万种风情感。

    钟南音声音绷紧,手下意识握紧林寒星。

    “你还是老样子,我却已经老了。”

    话说着,钟雪晴的手有意无意抚了下胸口别的一朵小白花。

    “妈一直还在惦记……”

    “闭嘴!”钟南音突然开口,冷漠眼神里罕见露出抵触。

    “我妈早就已经死了,请不要侮辱她。”

    话说到这里,场面显然已经很难看。

    众人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

    这才想起来这个穿旗袍的,似乎就是钟家许久未曾露面的大小姐,钟雪晴!

    当年雷康年转而娶了钟家二小姐钟南音之后,没多久,钟雪晴也嫁给了方氏集团董事独子,虽然也算良嫁,但是与转危为安的雷家相比,自然是差了那么一截。

    方氏集团董事独子性情温润,是圈子里数一数二的好脾气,就是自小身体不好,大部分时间都是深居简出,宴会之类也极少参加。

    后来听说两人生下一女,几年前移居国外,倒也没了消息。

    “我知道,你还在为着当年的事生我和我妈的气。”

    钟雪晴紧接着叹了口气。

    “我们姐妹俩叙旧也不急于这一时,前段时间……我丈夫病故了,这几天我刚刚处理好一切回来,就不准备走了。”

    钟南音闻言目光怔楞一瞬,看看钟雪晴的脸,又看看她胸前小白花。

    “最近我正在代表方氏同贺氏商讨江城跨海大桥承揽事宜,到时候还要麻烦妹妹和雷大哥帮我们透露些内部消息呢!”

    这话,钟雪晴说的刻意压低了声音,只有寥寥几人能听到。

    江城跨海大桥?

    林寒星眼底划过冷色,贺氏的胃口倒是不小。

    若是真能吃下这个工程,未来将为贺氏创造百亿高昂利润。

    倒是没想到,这工程,贺哲瀚竟然会连同雷妈妈的姐姐。

    也难怪今日这几人会坐在一起喝下午茶了。

    几人气氛正古怪间,原本被林寒星摁晕的钟以芙却是悠悠转醒,此时她满脸都是奶油蛋糕,狼狈不堪。

    贺母扶了扶她,昏迷之前的事渐渐被钟以芙记起,还不等她勃然大怒,却在对上柔柔一双媚眼时,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那是纯粹的生.理反应!

    林寒星敏感捕捉到钟以芙那瞬间的情绪变化。

    她怕她这个大姐?

    意识到这一点,林寒星的表情陡然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愣在那里做什么?难道还要我去请你?”

    钟雪晴这话自然是对着钟以芙说的,可眼神,却落在了林寒星脸上。

    两个人的目光自空中相对。

    钟雪晴先是莞尔一笑,随后又倨傲的微眯了下眼。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美的如同泼墨山水画里走出来的小姑娘……

    危险极了!

    贺母与钟以芙站到钟雪晴身后。

    “南音,我们后会有期。”

    钟雪晴扫过钟南音的脸,淡淡开口……

    ………………

    钟雪晴一行人离开后,茶餐厅经理眼明手快叫人将桌子弄干净。

    林寒星担心看向钟南音,正犹豫着要不要将这事儿告诉雷枭时,她却开口了。

    “儿媳妇儿,我不想吃了。”

    这还是第一次,林寒星在雷妈妈脸上看到这样表情,

    似难过,似委屈,如同浮萍一样找不到倚靠。

    “好,那叫司机送你回家?”

    雷妈妈闻言更是摇头。

    “我也不想回去。”

    她就想找个地方静静待一会儿,但是又不想和儿媳妇儿分开。

    小老太太扁扁嘴,委屈的拉着林寒星衣角。

    林寒星叹了口气,说实话,她也实在不放心就让雷妈妈这么回去。

    “我在御景苑有套房子,如果雷妈妈不嫌弃的话,就同我来吧。”

    ………………

    御景苑。

    给雷妈妈找了套换洗的衣服,小老太太丧着脸进了浴室。

    屋里因着有专人来打扫,即便几日没回来,也是一尘不染。

    林寒星想了想,还是给雷枭打了个电话。

    不知是不是在忙的关系,没有人接。

    将手机随手扔到流理台上,林寒星这才仔细看了冰箱。

    里面放的矿泉水不知何时全都换成了雷枭喜爱的牌子。

    似乎提醒着她,彼时雷枭也住在这里的事实。

    顺手拿了瓶矿泉水出来。

    想象着昨日雷枭自跑步机上下来时随手拿起仰头喝起来的模样。

    水自他薄唇边溢出,顺着脖颈滑下至胸膛,最终沿着紧致腹肌曲线没入到下裤边沿……

    正想着,手机传来微信提示音。

    好友添加提醒。

    林寒星随手点开一看,手指微顿。

    申请人后面再简单明了不过的三个字。

    雷康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