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脸面是什么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心里本就有气,手里头的劲道当下用了十足十。

    方梦然还没从被当众泼了一身的羞辱当中回神,眼看钟以芙被刺激的失态,先是觉得丢人,后又下意识自心里为她叫好,只想借着她的手为自己出一口恶气!

    “儿媳妇儿……”

    雷妈妈想也没想,伸手就要将林寒星搂在怀里护住。

    瞧着那动作,林寒星先是一愣,自七岁开始,便再也无人要护自己。

    可身体的本能反应却比思想更快。

    眼看钟以芙到了跟前,林寒星精致面容平反而越发静冷漠。

    就在旁人惋惜她要被对方挠花脸,方梦然与贺母敛起眼底恶意时,却见她猛地伸出细白与瓷玉似的手,以着凌厉之姿,狠狠抓向钟以芙脑后发髻!

    只听咚的一声闷响,钟以芙竟被体型比她还要小上那么一截的林寒星,硬是将整脸都摁进了桌上那盘奶油蛋糕里,挣扎动弹不得!

    这一幕,当真看的人是瞠目结舌!

    旁人看来,她那手腕细的就和随时都能被折断似的。

    “贱人这称呼,有在座的各位,我又怎么好抢呢?”

    这番柔声细语,说的令人如觉春风拂面,心里一阵爽利。

    可若是再仔细的定睛一瞧,那纤细的五指紧扣在钟以芙的发髻内,连带着她的脸,来回在装着奶油蛋糕的盘里碾压过!

    更别提林寒星那双眼,正阴测测的扫视过来!

    贺母离的最近,吓得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饶是刚从国外回来的方梦然,此时也被林寒星眼神吓了一跳。

    其实最开始她想的很简单,就是从以前就听说原本应该嫁到雷家的是自己母亲,到最后也不知怎的竟就被这妹妹截了胡,当初虽说将这姨母赶了出去,断了来往,但毕竟……

    江城上流圈子就这么大,往日里总归能够遇到。

    方梦然不由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听到这事儿,跑到母亲那儿问起时母亲的眼神。

    那是一种不甘,怨恨与无奈。

    她当时边将那眼神深深印刻在了脑海当中,边千方百计的探听雷家的事。

    可雷家的事,即便不用打探也时时能够传进耳中。

    谁都知道,雷家四少个顶个的人中之龙,雷氏集团在雷大少的带领下,这些年里更是比最初的经营足足扩大了好几倍。

    方梦然出外留学这几年,在国外也能无比清楚感觉到雷氏集团的影响。

    她不禁越发在想,若是当初雷叔叔当初真的成了自己爸爸,这么现如今的雷家四子便是自己的亲哥哥,有这样的背景与亲哥哥在……

    单单是这样想,都有种虚荣的快.感。

    可这一切,也不过就是想想罢了!

    一边是虚荣的快.感,一边是摆在眼前的现实,巨大的悬殊令方梦然自心里产生了落差。

    心里就把这二姨给怨恨上了。

    所以今日这事儿发展的趋势,是偶然也是必然。

    但或许谁都没想到,今天雷妈妈钟南音的身边,还会多出一个林寒星!

    “雷夫人,你非要把场面弄的这么难看?大家都是要脸面的人,若是让人知道你欺负小辈儿,岂不是叫别人笑话?”

    贺母心思转的飞快,一张嘴就要给雷妈妈扣上个欺负小辈的帽子。

    林寒星却是回头朝雷妈妈淡淡笑了笑,示意她将主场交给自己。

    待到她再转回头来时,那表情瞬间就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脸面?脸面是什么?若是真要脸面,这位梦然小姐口口声声叫着二姨,却是连站也不站,我倒是不知道,哪家要脸面的小姐是要让长辈站着自己坐着,嘴上还不住胡搅蛮缠的!”

    林寒星手下的钟以芙不住挣扎,空气里奶油香肆意,但却莫名叫人感觉不寒而栗。

    “贺夫人,到了你这把年纪,看问题的眼光要放的远一些。”

    林寒星一个眼神扫过去,连带着眼角那颗泪痣,都十足耀眼。

    “贱人……小贱人……放开……放开我……”

    钟以芙不住挣扎,声音尖锐,似要穿透人耳膜。

    即便知道钟以芙嘴里口口声声那个小贱人叫的是自己,林寒星却没有丝毫在意。

    不过是个脑子拎不清的罢了。

    微微弯腰凑到钟以芙耳边,林寒星语调温柔魅惑,轻柔开口。

    “我若是你老公,定也不愿身旁躺着个如此聒噪珠黄人老的,现如今外面的小姑娘,可各个都是朵解语花。”

    林寒星这话,又戳到了钟以芙最在意的痛处。

    令她整个人都暴躁起来。

    只是这次,林寒星却是再也没给钟以芙机会。

    众人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眼睁睁的看着她面无表情紧扣发髻抬起对方的脸,随后又没有任何感情的朝桌上已经被碾压到稀碎的蛋糕狠狠砸去。

    声起人静!

    钟以芙就这样被林寒星撞晕了过去!

    全场死一般寂静。

    没有人敢说话。

    每双眼齐刷刷的看过来,似乎是想要记住这样脸。

    以后见了绕道走!

    “现在,安静多了。”

    林寒星边说,边从旁边茶餐厅经理的西装前兜里抽出装饰用的帕巾。

    将手上的奶油擦干净。

    “玩的开心吗?”

    边说,便将那帕巾扔到桌上,挑眉看向那个劳什子的梦然。

    “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方梦然只觉那眼神似有人架了把刀在自己脖颈上,就连呼吸都差点忘了。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形容我的,自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林寒星盈盈一笑,表情似是觉得受到夸奖。

    “钟家与雷家的事,不是你这个小辈可以挂在嘴边随便议论的。”

    她的声音清冷,似乎是要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听清楚。

    “凭着雷家现如今的声望,当年若是真的雷爸雷妈有错在先,为何现在不敢上门攀亲的却是钟家?饶是在别的场合遇到,也是钟家人先行避开?”

    林寒星的这番话,令今天下午目睹了全场事发过程的人一下子恍然大悟般!

    要知道,以着雷家现如今的势头,别说是姻亲,就连八竿子打不着边儿的亲戚都想要往前凑一凑,只想要能捞点好处就捞点好处!

    可偏偏这钟家,这些年来倒真像是这丫头说的一样,雷家在的场合,能避免接触就避免接触,避免不了的,也鲜少去雷家人面前凑!

    这哪里是有愧的样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