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下来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幕降临,正是华灯初上。

    雨依旧没停。

    袁绍靖没醒,林家人三不五时的进来看看,海叔不耐烦,将人全都轰走。

    倒是林寒星突然想起件事。

    袁绍靖毕竟是雷爸爸的客人,他突然病倒,要不要通知雷家比较好?

    心里正想着,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是雷枭。

    “下来。”低沉嗓音摄魄撩人,带给人不一般的听觉享受。

    林寒星先是一愣,随后手指轻颤了下。

    “你在门口?”她问。

    “嗯,下来。”

    林寒星起身拿了伞便下楼。

    雕花大门打开瞬间,她很快便瞧见撑着黑色大伞站在不远处的男人。

    他在抽烟。

    火光明明暗暗,隐约照亮着雷枭冷峻侧脸。

    “你给我打电话之前,我正在犹豫要不要先给你打。”

    林寒星撑着伞走过去,走近一看,才觉得雷枭似乎有些不对劲。

    他的下颌线绷的很紧,紧抿的薄唇线条笔直。

    “你不舒服?”林寒星蹙起眉心。

    “没事,老毛病,抽两根烟就好。”

    显然,雷枭已经对此习以为常,倒是林寒星直接伸手将他两指间夹着的烟抢了过去。

    “烟是万灵丹,能治百病?”

    林寒星挑眉看他,将烟头摁灭,扔到旁边垃圾桶里。

    “哪儿不舒服?”

    雷枭没说话,眼神游移,老老实实站在原地。

    “雷枭!”

    林寒星的脸色阴沉下来,面无表情看着他。

    有的时候,他还真跟个锯了嘴的闷葫芦似的,你问三句话都不一定能讨个答案出来。

    “不说是吧?那就抱着你的烟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说完,林寒星转身就要走。

    几乎是在瞬间,有力的手臂自身后伸来,猛地横在她锁骨处。

    男人闷闷的呼吸声响在耳边,叫林寒星一动也不动。

    “胃。”许久,雷枭终于开口。

    “今晚吃饭了没?”

    “没。”她问什么,雷枭就答什么,说完,又将嘴唇抿成一条线。

    只是将下颌抵在林寒星头顶,一手搂着她,一手还撑着伞。

    “雷枭,你是不是嫌自己活得命长?”

    他闷哼一声,连带着胸膛都似有震动,令她后背清晰感触。

    “你知不知道胃痛有可能是胃出血胃溃疡的前兆?”

    “嗯,知道。”燕北骁天天都在他耳边念叨。

    “算了,先上车。”

    林寒星实在从雷枭的语气里听不出有任何知道的痕迹。

    “去副驾驶,我开车。”

    见雷枭要开车门,林寒星手一指,把他赶到了副驾驶上去。

    关上车门的瞬间,也将湿气一并挡在了外面。

    车厢里似乎有什么奇特的味道,林寒星坐进去的时候就闻到了,但一时没反应过来。

    她倒是想起来,距离这最近的有个24小时营业便利店。

    开车不到十分钟,林寒星就看到了。

    “先随便吃点垫垫肚子。”

    雷枭跟着林寒星下了车,然后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坐到落地窗前。

    因着下雨,便利店里没人。

    就连当天的便当都没卖出去几份。

    林寒星随便挑了份儿,又点了两杯热豆浆,这才端着重新走了回来。

    “慢点吃,全都吃完。”

    她的声音很冷,似乎还带着气,但拆开筷子的动作却很慢,递给雷枭。

    或许是两人外形实在太过亮眼,引得便利店员工频频打量。

    雷枭全程很安静,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是沉默拿起筷子吃起来。

    倒是林寒星单手撑着下颌,看着他。

    男人额前被雨水打湿的发自然垂落下来,遮住眼底所有情绪。

    “你来找我,有事?”

    林寒星有些体凉。

    刚才淋了雨,又吹了便利店内的空调,觉得有点冷。

    两手握着热豆浆杯,才稍稍缓了过来,

    正想着,还带着男人体温的西装外套披在了她身上。

    听到这话,雷枭放下筷子,起身拿着车钥匙走出了便利店。

    林寒星有些莫名透过落地窗看他没打伞跑向停车位,从后座拿了什么,又跑回来。

    待到雷枭走的近了,林寒星这才想起来,车里那股奇怪的味道,到底是什么!

    薰衣草!

    一小束淡紫色的薰衣草,看着如同是刚摘下不久的模样,就连叶子都还是鲜嫩的。

    雷枭也没说旁的,就将那束薰衣草放到林寒星面前,继续吃起了饭。

    “你跑来,就是为了送这莫名其妙的东西?”

    林寒星葱白手指拂过薰衣草淡紫色竖果,有淡淡香气染在指头上。

    “不是莫名其妙,你说想要的。”

    雷枭抬头,深邃瞳孔尽是认真。

    林寒星一时间没吭声,后知后觉的回想起,自己今天似乎真的……

    ——听说现在普罗旺斯的薰衣草开的正旺。

    ——如果有心的话,就送我束新鲜的薰衣草。

    “你别告诉我,这花是你从普罗旺斯弄来的?”

    她当时纯粹就是开玩笑而已,他当真了?

    “不是。”

    林寒星听到这两个字刚想松口气,紧接着雷枭又开口了。

    “不是弄来,是搭专机来的。”

    林寒星只觉得他面无表情的讲了个冷笑话,不过……

    雷枭表情太过认真。

    单手撑着头,林寒星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唇角梨涡深深。

    “我还说我想要天上的星星,你怎么不摘给我?”

    “你想要?”

    林寒星发现他问完这句话之后竟真的开始认真考虑起来。

    神经病!

    “我开玩笑的,我对那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

    她赶忙开口,生怕过两天他真给自己弄一堆陨石回来。

    雷枭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

    只是似乎胃又抽疼了下,没有表情的脸上罕见皱起了锋锐的眉。

    “我去给你买点药。”

    旁边就是药店,林寒星说完就起身,快的雷枭想拉她手都没来得急。

    磨蹭着挑了几种常见胃药,连着结账用了十来分钟。

    等回来时,林寒星这才发现,他低着头睡着了。

    就连饭都没吃完。

    林寒星手里握着药店纸袋,悄无声息在他身边坐下来。

    雷枭眉宇间的冷酷并未因睡着而减退半分。

    感觉身边有动静,警觉的睁开眼,待到看清是她,微眯了下眼。

    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对方。

    倒是林寒星先伸了手,让他的脑袋朝自己肩膀轻轻靠过来。

    “等会儿我叫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