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爱或不爱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些年来,他记忆里的烟雨坚强冷漠,好似什么都不被她放在眼里,她是黎家最年轻的家主,她用在他身上学来的一切本事,青出于蓝。

    “舅舅,不要死,我只有你。”

    她的声音再渐渐远去,似风似雾。

    袁绍靖想要抓住什么,可指间空留的,尽是遗憾。

    时光倒转,是场宴会。

    “呵呵,什么小侄女,谁不知道她是收养来的,天天被袁绍靖带在身边,指不定到最后就养成童养媳了,看她那身条儿,以后绝对是极品啊!”

    “就是,兴许天天睡在一块儿也说不准呢!”

    袁绍靖大拳紧握,侮辱他可以,但绝对不能侮辱烟雨!

    他冷着眉眼朝那两人走去,一场厮斗,将袁绍靖与黎烟雨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因着流言蜚语,袁绍靖开始有意拉开与黎烟雨之间距离。

    从古至今,在这种事情上女人永远都要比男人吃亏。

    当初他答应过堂姐,要将烟雨照顾好的。

    这是一辈子的承诺。

    黎烟雨却像什么都感觉不到,如同往常一样陪在他身边。

    不知何时,那抹单薄身影的一颦一笑进了他的眼,入了他的心,当心里欲.望的种子已经越埋越深,甚至就连睡觉时都会梦到,袁绍靖从未像现在这样觉得危险。

    后来,他将程灵韵带了回来。

    ——她能够做到的,我也能够做到!

    当夜,烟雨跑到他房间,竟是主动脱.光爬上了他的床。

    袁绍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薄被下,他羞耻的有了感觉!

    勃然大怒。

    他将烟雨就这样轰了出去,不准她在踏入自己私人领域半步。

    袁绍靖根本不知道,到底是烟雨疯了,还是自己疯了!

    她就这样回到了黎家。

    而他以全部人脉帮她暗中布局,生怕那丫头会吃亏。

    却也因此暴露了实力,被二弟忌惮,为后来那场变故埋下伏笔。

    那场晚宴,她身着海棠红色旗袍,腰身细窄,眼角眉梢都带着沁人的风情。

    许多世家公子的眼睛就像是长在了烟雨身上。

    同在宴会,烟雨却是一眼都没看过自己。

    那一夜,他喝的酩酊大醉。

    去他妈.的伦.理道.德,羞耻的渴望令袁绍靖只想要放肆一场。

    他也的确放肆了一场。

    只是当醒来,看到单子上的点点梅红,在看到光.裸的程灵韵,似乎一切都尘埃落定。

    两日后,袁绍靖被二弟打折了双腿,将他赶出袁家。

    烟雨将他找回去时,他一心求死。

    若不是那夜她一直在耳边呼唤自己,袁绍靖也不会硬生生的熬下来。

    他的烟雨,从来都是心软的姑娘。

    即便他带给她那样的羞.辱,她也从来不曾放弃自己。

    袁绍靖不想做个废人。

    在别人眼里,他想要夺回位置,夺回女人,夺回属于他的一切,可唯有袁绍靖的内心最清楚,他想要得到的,只是能够站在她身边的尊严。

    直到……

    烟雨带着一纸怀孕鉴定单来到自己面前,笑着要他娶他!

    天崩地裂!

    他不明白,烟雨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那种疯狂的想要毁灭一切的冲动,叫袁绍靖甚至恨起了眼前这个他一手养大的孩子!

    嫉.妒,疯狂,冲动将他俩,终于推入到了绝境。

    以后所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他沉默的报复。

    袁绍靖将怀孕的程灵韵接回到自己身边,即便他知道素素是他二弟的孩子,他却依旧将她疼宠在手心,他似乎是在享受着烟雨的痛苦。

    同时也在不断煎熬着自己。

    那个男人是谁!

    让她怀孕的男人到底是谁!

    不论他如何质问,如何调查,这个问题的答案,都不得而知。

    他讨厌黎斯年,更讨厌占据着烟雨所有视线的黎斯年。

    越是这样,袁绍靖就越是将程灵韵同袁素素捧在高位,如同是一个恶性循环。

    ——舅舅,你为什么要讨厌我?如果感情能由得我做主,我也期望我从来不曾爱上过你。

    ——我也会疼,我也会难过,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可是烟雨,你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要给了我希望,又狠狠将它撕碎?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长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想见。

    当初明明说好的,岁岁长相见,你又去了哪里?

    这些年来,袁绍靖时常告诉自己,若是当初他不是那么在意烟雨那个孩子,若是当初他能不要赌气,若是当初他能拼命救下黎斯年,那么……

    结果,会不会一切不同?

    又或许,那时,烟雨狠狠心,抱着自己同归于尽,不是更好?

    她为了别人的孩子,恨他。

    她为了别人的孩子,一夜白发。

    她为了别人的孩子,自此便失踪无影。

    哪怕他放出一波又一波的人马,都再也没有听到过她的消息。

    袁绍靖知道烟雨睚眦必报的性格,她不会善罢甘休的,她一定会回来报仇的。

    只要程灵韵和袁素素还在,早晚有天,她会回来的。

    可是,为什么带来那副画的,会是别人?

    难道她……

    ——我若爱一个人,必将倾尽全力,即便伤筋动骨也要爱到底。可我若恨一个人,我不会叫他死的那么痛快,我要让他尝到痛至骨髓的滋味,然后将他挫骨扬灰!

    烟雨的爱,是那么轰轰烈烈。

    烟雨的恨,却也这般纯粹。

    恍惚间,袁绍靖似乎又见到了她。

    薄如蝉翼的阳光笼罩在烟雨周围,细细的手腕,细细的脚踝,白皙美好的不像话。

    乌黑的发如同墨一样披散在身后,黑白分明的大眼看着自己。

    ——舅舅,你要活着。

    ——我要让你活着,尝尝我曾经遭受过的痛苦。

    ——你要活着。

    好,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袁绍靖望着站在不远处的少女,缓缓朝她张开双臂。

    她只是站在那里,冷漠而清冷的笑着。

    ——舅舅,我不要你了。

    ——你想去爱谁都无所谓。

    ——是你先不要我的。

    撕心裂肺的疼痛自胸腔里迸发出来。

    袁绍靖以为自己可以冷静的,可是在听到她脱口而出的话后。

    茫然而又无助的站在原地。

    就像是个找不到家的孩子。

    终于,不顾形象的嚎啕大哭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