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斯年,思念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袁绍靖颤抖的视线,缓缓落在林寒星推到自己面前的那张照片上。

    说实话,他已经记不清那个孩子的模样。

    可却深深记得这个名字,黎斯年!

    斯年,思念,彼时这个问题一直在纠缠着自己,她到底在思念谁?

    又是为了谁生下的这个孩子!

    他想起来了,那个孩子自小便聪明伶俐,却偏偏要端出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跟在自己身旁,即便明知道他并不喜欢他。

    照片里,那个孩子似乎是因为第一次拍照的原因,显得很拘谨。

    小小的嘴抿紧成一条线,就连……

    突然,袁绍靖的眼睛猛然睁大。

    瞬间僵住的表情,令林寒星隐藏在茶杯后面的唇,勾起残酷弧度。

    “我有幸找了张袁先生小时候的照片,不如放到一起看看。”

    说着,林寒星将另外张照片,又推到了袁绍靖面前。

    左右两边照片里的孩子,如同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般,只是一个从小端的是温雅懂事,一个从小端的是故作出来的成熟老练。

    “林丫头,你什么意思?”

    如同心脏被猛烈撞击,一个可怕的念头就这样浮现在脑海中。

    知道自己孩童时模样的袁家本家人早在二弟跟自己争权时就被他压制的翻不了身,自然也不可能再跟他有什么走动,海叔虽然亲近但也是后来才到自己身边。

    “喜宝,你去看看,然后告诉袁先生什么感觉。”

    林寒星却是不回答袁绍靖,只是叫姜喜宝过去。

    喜宝自然是听话的,刚走过去看了没两眼,嘴里却是咦了声。

    “这不就是一个人嘛!”

    姜喜宝坐看右看,都只觉得两张照片里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不可能!”

    只听脑子里嗡的一声,袁绍靖猛地站起,朝着姜喜宝嘶吼!

    姜喜宝吓了一跳。

    可她不觉得自己有说错啊,明明这两张照片里就是一个人,只不过穿的衣服不一样而已。

    “不可能!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舅舅,我怀孕了,你娶我如何?

    那时,烟雨笑着走到自己面前,说出那句令自己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话!

    那种莫名被背叛的怒意,彻底颠覆了他理智。

    这个他从小养在手心里的孩子,说她怀孕了,却要逼他娶她?

    恍惚间,袁绍靖仿佛看到黎烟雨。

    ——那个男人是谁?我问你那个男人是谁!

    那一巴掌,他用尽全身力气,力道之大,令她嘴角都冒出了血。

    似乎是看出他的愤怒,烟雨的脸上浮现出说不出的柔媚笑容,却是往前大迈一步,来到自己跟前,双手捧着他脸颊,强迫似的吻上了他。

    袁绍靖原本以为自己忘了的,可是……

    他再清醒不过的记得,自烟雨眼眶里滑落下来的那颗泪,混杂着血的味道,融进两个人的口中,咸涩而又痛苦。

    ——舅舅,嫉妒了吗?

    ——是你不要我的。

    ——他啊,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只是太笨了,却依旧想让我等一辈子。

    “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林寒星瞧着袁绍靖因着痛苦而狰狞的脸,长睫微颤,敛起一切情绪。

    “黎斯年是你的儿子。”

    林寒星近乎冷漠的将这句话说出。

    袁绍靖大脑里一片空白。

    即便心里已经有了准备,可当这句话从林寒星的口中说出瞬间,他的心脏还是骤停下来!

    “那夜,陪在你身边的,是黎烟雨。”

    可林寒星却依旧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以话为刀,一刀刀的割着袁绍靖的血肉!

    ——为什么没救他?

    ——为什么有时间救她的女儿,却救不了我的孩子?

    ——舅舅,我的儿子死了,可她的女儿还活着……

    ——凭什么?

    他想,那时烟雨手里拿着那把枪,是真的抱着同自己同归于尽的念头的。

    “我不信!”

    袁绍靖喃喃自语,外面的雷声轰隆隆的,就像是那日的医院。

    ——我同她之间,你永远选择的,都是她。

    ——那么我呢?

    “我不信!”

    袁绍靖再度重复,瞳孔就像是失去焦距,将面前茶杯撞翻,踉跄着倒在地上。

    林寒星却像是没听到。

    将面前被撞翻的茶杯重新放好,也没有伸手去扶袁绍靖的意思。

    他现如今受到的苦,远不及眠姨的万分之一。

    海叔猛地冲过去,想要将袁绍靖扶起,可还不等靠近,就听到噗的一声,一口鲜血自袁绍靖的口中喷出,溅落在会客室的地板上。

    昏过去之前,他仿佛回到那日水中。

    他将袁素素抱在怀里,尝试着拉扯黎斯年,而他的脚却被座位卡住动弹不得。

    那个孩子的小手不断朝他伸过来,无声的张着嘴不知喊着什么。

    彼时,袁绍靖以为喊得是救命。

    可现在,当记忆重新浮现在脑海,他才赫然发现,原来那个孩子……

    喊得是……

    爸爸……

    ………………

    袁绍靖就这样昏倒在了林家会客室里。

    不知是不是刺激太重,又或许是淋了雨,没多时便发起了高烧。

    林又琳忙前忙后联系家庭医生上门,生怕袁绍靖在他们家会有什么闪失。

    同时对发生在会客室内的事极其好奇。

    小九到底说了什么,竟能令袁绍靖产生这么大的反应?

    可没人能问,也没人敢问。

    窗外的雨不知是否也能感受人的心情变动,短短时间内又大了。

    噼里啪啦的拍打着落地窗户,令空气里的哀伤更为浓郁起来。

    除却海叔外,林寒星面无表情的坐在旁边红木椅上,倒不是看袁绍靖,而是看他手中紧攥着的那张黎斯年照片,这是眠姨留下的唯一一张。

    绝对不能够有任何闪失。

    袁绍靖似乎是被梦魇住了。

    嘴里一直不停的嘟囔着什么,却没有人能够听清。

    梦里,袁绍靖回到了自己被二弟打断双腿像狗一样赶出去时。

    那是他人生最痛苦的日子。

    根本就不想活了。

    溃烂的伤口处令他像今日一样发起了高烧,甚至不知烟雨是何时寻回的自己。

    “舅舅,我会帮你的,就算失去所有我也会帮你重新拿回一切!但求你,不要死!”

    梦里,烟雨搂着他,声音颤抖。

    “舅舅,不要死,我只有你。”

    有不绝的泪水,自高烧昏迷的袁绍靖眼角滑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