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无眠,不应有恨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袁绍靖的突然造访,震动了整个林家。

    就连对林寒星同袁绍靖之间关系半信半疑的洛文博,此时也顾不上其他赶忙下楼迎接。

    同目的性极强的林家人不同。

    反倒是直接当事人的林寒星换了身衣服,同早晨那样,直接进了会客室。

    重新煮起了茶。

    林家人满脸堆着笑,正准备精神饱满的迎接袁绍靖时,却见自远处那辆黑色豪车上先是下来个拄着拐杖的男人,连旁边人给他打伞都不顾,朝别墅门口冲来。

    或许是走的太急了,显得有些坡脚。

    “袁先生!”林又琳一眼就认出这是袁绍靖,刚伸出手想要上前问候,却见对方看也不看自己竟是径自擦肩而过,仓促的如同一阵风。

    “她人呢?”目光饶了一圈,都没有见到林家丫头。

    袁绍靖表情冷峻,甚至可以称的上凶煞,倒像是要见仇人的样儿!

    “啊?谁?”林又琳反应不过来。

    洛文博以为自己看出了门道,心头燃烧起熊熊烈火。

    自己这是恐怕叫林小九给骗了!

    听林小九之前说的那些话,还以为可以帮林家自袁先生面前牵桥搭线,可现在一看,袁绍靖这幅恨不得吃了林小九的样,哪里能帮到林家?

    林小九啊林小九,你果然是精于算计伶牙俐齿!

    “她人呢!”袁绍靖咚咚以拐杖敲击着地面,雨水冲刷着他,连伞都没打。

    “在楼上会客室。”

    洛文宿出声,成功吸引袁绍靖注意。

    “我领袁先生上去。”被弟弟抢了先,洛文博脸上没显,但心里总归是不高兴的。

    洛文宿像是看出来,往后退了一步。

    海叔匆匆跟上。

    此时的林寒星,安静坐在会客室里,面无表情望着窗外依旧在下的雨。

    屋内,茶香四溢。

    却已不再是上午的御前十八棵。

    砰的一声,会客室的门从外面被推开。

    林寒星收回视线,转而望向门口。

    袁绍靖那张仿佛被岁月特意偏爱过的脸,此时被雨水冲刷过苍白一片,那双深沉双目死死盯着不是第一次见的林寒星,凶煞十足。

    “眠姨喜欢干净,麻烦袁先生弄干净点再过来坐。”

    林寒星伸手以牙签拨弄着烛火,话音落下瞬间,姜喜宝已经拿着毛巾朝袁绍靖走去。

    “她没死!”袁绍靖却是看也不看,接也不接。

    洛文博只觉得两人说话听起来就和天书一样,但又赖着不想走。

    身后紧跟上来的林又琳抱持着一样想法。

    林寒星手里动作一顿,面无表情抬头,扫了眼他身后。

    “海叔!”不过一眼,袁绍靖便懂了她的意思。

    海叔不愧是练过的,而自角落里走出来的哑叔同时出手,不过三两下,不愿意走的林家人,已经通通被关在门外。

    “告诉我,她没死!”袁绍靖暗哑声音再度响起。

    “我说过了,麻烦袁先生弄干净点再过来坐,否则,你从我这里得不到任何答案。”

    林寒星声音陡然转冷,垂下眼睛,不去看他。

    不知过去多久,袁绍靖终于接过姜喜宝手中毛巾。

    仔仔细细的开始擦着自己,只是眼神似痛苦不能自已。

    待到真的收拾干净,袁绍靖朝着林寒星方向走去,坐到她对面。

    上午喜宝的位置。

    “喝杯茶暖暖。”林寒星将煮好的茶水推到袁绍靖面前,并不急着给他任何回答。

    袁绍靖麻木端起茶杯,顾不得热还是烫,一口气喝下。

    而当茶水入喉,那熟悉的味道,令他身体颤的厉害。

    “从前,眠姨总是会在你应酬后帮你煮上这么一壶药茶,那时,你从不肯给她一副好脸色看,冷言冷语的,却从不会对程灵韵这样。”

    林寒星声音清冷,宛如在说一个故事。

    她时常会想起眠姨最后的那些日子,像是知道自己大限以至,手里握着黎斯年唯一一张旧到泛黄的照片,在那棵龙眼树下,等了又等。

    ——舅舅,你为什么要讨厌我?如果感情能由得我做主,我也期望我从来不曾爱上过你。

    ——我也会疼,我也会难过,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那夜,她喝醉了,像是小猫儿似的趴在他膝头。

    流出来的眼泪浸湿了他裤管。

    那些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忘记的记忆,在林寒星的这句话下,如同开了闸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令袁绍靖表情看起来痛苦狰狞。

    “你似乎忘了,她在你面前,并不是黎家那个冷漠倨傲,杀伐果断的家主,而是从小知道自己被收养身份,父母双亡后颠沛流离又被赶出黎家的那个小姑娘。”

    “她从没有忘记自己是谁,而你……”

    “却把她给忘了。”

    林寒星看着自面前这男人眼眶里流出的眼泪,眼底却没有丝毫波动。

    “别再说了!别再说了!”

    回忆就像是要将袁绍靖压垮,他从不敢去想过去的自己到底对烟雨有多么的残忍,可现如今,那些过往就如同是有人在用刀子一刀刀割开自己心头肉!

    不过是这些,就已经受不了了吗?

    “眠姨她……”林寒星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嘴角勾起了淡淡笑意。

    “你看我,怎么忘了告诉你,你口中的黎烟雨在离开你之后,换了个名字。”

    袁绍靖抬头看她,额头上根根青筋隐忍。

    “无眠,我会习惯的叫她眠姨。”

    “袁先生可以猜一猜,为何偏偏是这两字。”

    林寒星端着茶杯,慢慢轻饮,不只这问题是她要问,还是替别人来问。

    “照无眠,不应有恨。”

    无眠,不应有恨!

    ——为什么没救他?

    ——是我儿子的命,太贱了吗?

    ——舅舅,我儿子死了,可她的女儿还活着……

    声声泣血,如何不恨?

    “你还记得黎斯年长什么样子吗?”

    林寒星却是不管袁绍靖如何撕心裂肺的。

    她只记得,眠姨提及那个早夭的孩子时,眼神里绝望的哀戚。

    即便经过岁月洗礼,却依旧刻骨铭心。

    林寒星自旁处找出那张泛黄照片,推到袁绍靖面前。

    那张照片,显然是被人日.日拿在手中抚摸的,黄而老旧。

    边角都已磨损。

    “恐怕,你早就忘了。”

    “那就好好在看看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