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自作自受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寒星是轻易不会动怒的,但怪就怪在姜喜宝姑姑那番话勾起了她记忆里最不好的回忆!

    在这世上,没有人能够要求别人理所应当的去为你赴汤蹈火!

    姜喜宝姑姑只觉五脏六腑都要搅在一起,而刚才林寒星那一脚,却是将姑姑一家都镇住了!

    或许是谁都没想到,她看起来娇滴滴的模样,出手竟如此之狠!

    “我给过你们选择的,不是吗?”

    不怪自己本性贪婪,却要去怪旁人没有倾家荡产的去帮助自己,这世道是真的变了!

    “如果你最开始拿走那一百万见好就收,事情绝对不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林寒星瞧着喜宝姑姑痛苦挣扎,气息冷寒,仿佛就连空气都随她结了冰。

    “我们拿钱,房子我们也不卖了,求你……”

    喜宝姑父也顾不得倒在地上的老婆,如果再这样下去,别说钱,命都要玩儿没了!

    “呵呵,晚了!”

    林寒星冷冰冰的笑了笑,没什么感情,好似之前的和煦如春风都是旁人的一场梦。

    “喜宝,把东西拿出来吧!”

    她说完,姜喜宝紧抿着嘴从包里将一份公证书取了出来,递到林寒星面前。

    “希望你们能看清楚,这是喜宝奶奶在去世之前就准备好的遗嘱,此遗嘱已经经过了江城公证处的公证,具有可靠法律效力。”

    此话一出,不仅仅是姑父愣住了,就连倒在地上痛苦挣扎的姑姑都忘记了动作。

    “奶奶当初将公证后的遗嘱交给我妈时就说,她最担心的就是姑姑以后会找我们孤儿寡女的麻烦,所以早在去世之前,她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东西。”

    虽说姑姑不是东西,但奶奶却是真的将喜宝母亲当成是亲闺女一样看待。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留下了这份标注着自愿放弃继承权利的遗嘱。

    “我手里拿的,是复印件,原件因着怕意外损坏暂时放在律师这里,但这上面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着,姑姑可以拿过去好好看看!”

    或许谁都没有想到,整个姜家,最聪明的,竟然会是这位老太太。

    她竟是极有远见的早就预知了这场风暴,提早做好了准备!

    强忍着疼,姑姑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抢过姜喜宝手中的复印件。

    “喜宝姑姑那么喜欢跟人讲法,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我国法律,遗嘱继承是优先于法定继承的存在?”

    林寒星显然是早就知道有这份公证遗嘱存在的,可最开始她并没有叫姜喜宝拿出来,原因之一,就是想要让姜喜宝亲眼看看,她最亲爱的姑姑,到底能够逼她到怎样地步!

    从很早之前,林寒星便明白一个道理。

    永远不要用金钱去测试任何的事。

    不论是亲情也好,爱情也罢。

    这世间看似坚不可摧的每段关系,远比你想象中的要脆弱百倍千倍。

    “我不相信!这东西是伪造的!绝对是伪造的!”

    姑姑像是疯了一样将手中的复印件撕碎,双目赤红的瞪着面前站着的所有人。

    林寒星却是冷笑一声,扫了眼手上腕表,将冰冷目光落在从刚才就一直站在角落里没有说话的喜宝表弟。

    光着膀子露出手臂上的老虎刺青,那一头金黄色的杂毛看着着实刺眼。

    但是他的眼神却很叫人难忘。

    那是一种集合了阴郁、报复、冷漠等等负面词汇于一体的眼神。

    看的叫人着实不舒服。

    而这样的眼神,除却林寒星之外,再也没有旁人看到。

    “我可以请专业人士帮忙鉴定这份遗嘱的真伪,而你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五百五十万的漏洞,若是你补不上,等待你的是什么……”

    林寒星以着一种肆意眼神打量着对方,就像是在看着一样死物。

    “可想而知。”

    四字话落,如同尘埃落定,竟叫喜宝姑姑彻底蜕掉了骄纵,抖如筛糠似的趴在地上。

    她不想坐牢!

    她不要坐牢!

    “不过……”林寒星这两字响起瞬间,喜宝姑姑猛地抬头,以为事情还有转机。

    “你放心,你儿子会比你先行一步。”

    这话说完,不止是喜宝姑姑与姑父,就连姜喜宝都下意识看向林寒星。

    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看你嘴边乌青,眉宇带煞,恐怕今日会有牢狱之灾。

    林寒星刚进门时说的那句话倏然回响在姜喜宝耳边,她看向表弟,后者唇瓣紧抿。

    全身都如同上膛子.弹,绷的笔直。

    显然,林寒星对于那句话并不准备解释,只是低头看了眼腕表。

    算算时间,也应该差不多了。

    就在林寒星心里这样想时,门外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脚步很沉很稳,显然身份特殊。

    林寒星朝着门边壮汉颔首示意,壮汉转身就将紧闭门板从里面打开。

    门外站着的竟是警察!

    几名警察明显是因着公.务而来,但是刚到就被门口堵着的那些彪形大汉给弄的有些莫名其妙,尤其是在看到那些人恰好堵在自己要找的这家人门口……

    “谁是徐天?”警察凌厉正气的目光自眼前一圈人脸上扫过。

    徐天,是姜喜宝表弟的名字。

    几乎是下意识,姜喜宝看向表弟方向。

    原本绷的笔直的身体此时僵成诡异形状,手还维持着搭在玻璃窗把手上的姿势。

    显然是下意识的想要逃。

    屋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

    谁都没有说话,仿佛谁一开口就会破坏掉这奇怪的平和。

    可总归是有人抱着侥幸心理的。

    喜宝表弟徐天心将心一横,几乎是在瞬间有了动作。

    只见他猛地一开窗户,竟是要从几层高的楼上跳到一楼的防雨棚上。

    似乎没人想到徐天竟然会真的这么大胆,尤其是他妈嗷的一嗓子就给吓晕了过去。

    警察试图赶忙冲上去,有些后悔这次竟然大意了楼下没有留人!

    可还不等他们有任何反应,只闻面前一股香风浮动,眼前似有什么东西闪过,随后耳边传来哐当一声巨响……

    待到警察看清楚眼前发生了什么……

    “你们现在可以带他走了。”林寒星声音冷漠,将刚才随手抄起砸向喜宝表弟后脑的座椅扔到一旁,随后自桌上抽了张纸巾,不紧不慢的擦起了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