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死猪不怕烫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律师这话,姜喜宝姑姑觉得自己仿佛占据了法律制高点,双手插着腰做茶壶状,趾高气昂的看着姜喜宝,表情里尽是得意。

    围观的人却是炸开了锅。

    显然没想到法律里面竟然真的有这么一条。

    这还有没有天理?

    法律竟然真的支持这样的人.渣?

    还真能分到钱?

    “当然,这有一个前提条件。”

    似乎是听到人群波动,律师面无表情向上推了推眼镜。

    “以我方当事人经历的这件事举例,若是长辈先于父母去世,那么父母的财产是按照正常顺序由子女来继承,但若是父母先于长辈去世,那就要将长辈自动加入第一顺序继承人里面。”

    这里面实则是牵扯到一个保证老人赡养的问题。

    但现在来看,却被姜喜宝的姑姑钻了漏洞。

    “那么按照法律来说,喜宝的姑姑是有权分割喜宝父亲遗产的,包括这套房子?”

    林寒星声音很平静,像是早就已经料到了这样结果。

    “是,除非她能公开放弃继承权利。”

    律师给予肯定回答。

    姜喜宝紧抿着唇,偏偏姑姑还挑衅似的张口。

    “谁让你爸死的早,这可不能怪我,法律都站我这边儿,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听到这话,人群里又传来嘘声。

    “嘘什么嘘?没听到这位律师说什么嘛!我有继承权,这房子我想卖就卖,想住就住!关你们什么事儿?咸吃萝卜淡操心!都散了都散了。”

    端出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泼妇模样,吐沫星子飞溅。

    就连身后的姑父都挺直了腰板儿,一双精明锐利的眼转的飞快。

    从头到尾,林寒星反应都是冷冷淡淡的。

    叫人瞧不出她本身喜怒。

    察觉到身旁姜喜宝情绪上的波动,林寒星不紧不慢伸出手,盖在她手背上。

    姜喜宝泪眼朦胧,下意识低头看向她。

    即便是坐在下雨天昏暗的老房子里,九姑娘依旧是最耀眼的存在。

    如雪般剔透的脸上面无表情,就连眼底也都是毫无波澜。

    姜喜宝那颗被姑姑激怒的心,也在这样的眼神里重新回归于平静。

    刚才,她甚至差点就想要跟这不要脸的人同归于尽算了!

    母亲一生向善,守着这个家,被姑姑他们欺负了一辈子。

    临死都在告诉自己吃亏是福,能忍就忍。

    是九姑娘告诉她,善良也是要有底线的!

    “姑姑,我爸是死的早,但你也不能这么欺负我!”

    姜喜宝眼神里透出凶狠,定定的望着姑姑的脸。

    那是自小从未在姜喜宝脸上出现过的表情,她就站在那里,像只被抢了地盘的小狼崽子。

    姑姑到了嘴边的撒泼话一顿,有些不自在的别开眼。

    “看来这件事情的关键,是在于能不能公开放弃继承权利。”

    林寒星突然出声,黑白分明那双眼冷冷落在姑姑脸上,不动声色之间,笑了。

    笑意似水纹在眼底漾开,连带着那颗泪痣,都夺人眼球。

    “来人。”慵懒二字,带着上位者的至高权威。

    这般气度,若是随便换成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成功人士站在那儿,都不会叫人这么震惊!

    可偏偏,看在姜喜宝姑姑眼里,她更像是个被从小富养的豪门千金。

    精致但却略显稚嫩的脸……

    有没有二十?

    却见林寒星话音落下,原本守在门外的彪形壮汉便提着黑色皮箱走了进来。

    只听噼里啪啦乱响一通。

    原本叠放在茶几上的外卖盒全都被壮汉面无表情的挥到地上。

    “打开,给他们摆那儿。”

    林寒星一句一个命令,壮汉只是沉默执行。

    这副异景儿看在旁人眼里着实啧啧称叹,纷纷猜测这小姑娘到底是什么人!

    咔哒一声,黑色皮箱被打开。

    人群先是死一般的寂静,随后爆发出惊呼之声。

    箱子里装的哪里是旁物,可不就是一叠叠鲜红的人.民币吗!

    壮汉却是不管别人如何惊讶,只是继续着手头上的动作。

    一个流畅动作,将装着钱的箱子对着姑姑一家转过去。

    “按照律师的说法,喜宝母亲与喜宝两人可以分得大约二百万左右的份额,那么姑姑一家便能得到一百万左右,现在这一百万放在你面前……”

    林寒星长睫微动间,敛起眸底寒芒。

    “我给你们一家人两条路。”

    不算太大的客厅里,林寒星坐在正中间的位置。

    她说话时,所有人都安安静静的听着,没有人敢随便插嘴。

    “第一条,你们拿走这一百万,在公证人员的见证下公开签订放弃继承权利的公证书,房子你们无权处置,自然也无权变卖。”

    “你别做梦了!我们是不会签的!什么放弃继承权利,凭什么放弃?”

    不等林寒星说完,姑姑已经尖着嗓子嚷嚷起来。

    眼睛却像是长在了茶几上一样,舍不得从那堆红色小山上移开。

    显然不是不贪,只是同这百万相比,有更重大的理由叫她选择继续霸占这套房子。

    “这房子就是我们家的!”

    姑姑这番言论,着实叫人气愤不已。

    “很好,收起来吧。”

    林寒星端的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稍稍一抬手,便叫人将皮箱阖上。

    提着重新走回自己身后站定。

    “我这人做事一向都不喜欢做的太绝,看在你们是喜宝亲戚的份上,我给过你们活路的。”伪装褪去,林寒星眼底只剩冰冷。

    却见她缓缓起身,转身朝着门口看去。

    “把门关上,剩下的话我想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说。”

    光线阴郁的房间里,林寒星眼神冷的惊人,视线环顾一周,冷漠下达命令。

    原本门外的壮汉分成了两拨,一拨进了屋内继续守在门口位置,一拨在门外,将大敞着的房门砰的一声彻底关上。

    “你想干什么?你信不信我马上报警?”

    姑姑警惕的看着林寒星背影,她这心里面突突的跳着,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喜宝,很抱歉我在未经你允许的情况下,调查了你姑姑一家人。”

    话虽然说的是抱歉,但林寒星的脸上却没有分毫愧疚的意思。

    “不过,我也终于知道了,为何你姑姑这么着急将这套房子给卖掉的理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