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拳头与道理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旁人还没回过神来,却见几名彪形壮汉自楼下训练有素的走上来。

    只听哐哐几声巨响,原本就摇摇欲坠的防盗门彻底被放倒,溅起的灰尘叫人咳嗽连连。

    林寒星似笑非笑,没有了那层防盗门,彼此之间看的都更清楚了。

    “现在看着舒服多了。”

    林寒星这话说的不冷不热,听在别人耳中却别有一番味道。

    “喜宝,我们进去吧。”说着,便径自朝着门内走去。

    姜喜宝赶忙跟上,深怕九姑娘会在姑姑手里吃亏。

    要知道姑姑牙尖嘴利,当年还做姑娘的时候就经常欺负她妈。

    后来嫁了人,日子过得越发细精。

    菜场里少找几毛钱,都能跟人从菜场东头吵到菜场西头。

    林寒星的脚刚踏入门内,彪形壮汉就自楼道内站定,守住了空荡大门。

    似乎是因着外面下雨的缘故,老房子内有股淡淡霉味。

    桌上的外卖盒子堆了一堆,显然不是一天两天份额了。

    突然,林寒星在经过姜喜宝表弟时脚步一顿,缓缓侧头看向这个光着膀子的青年。

    后者不明所以,但不知为何,被这双眼一看,有种莫名羞耻感。

    “我看你嘴边乌青,眉宇带煞,恐怕近日会有牢狱之灾。”

    林寒星这话说出口瞬间,屋内的人都愣住了。

    表弟被说的冷汗蹭蹭往外冒。

    瞳孔骤然缩紧,显然是想到了什么。

    “你他妈……”当即表弟就要破口大骂,却见守在门口的那几个壮汉眼睛直勾勾望了过来,眼底的凶煞之气,一看便是手上真的沾过血的!

    “你们别吓到小朋友。”

    林寒星回头淡淡一看,守门的壮汉皆低下了头。

    雷氏的律师安静跟在她身后,微敛双目,将眼底异色尽数收敛,他只需要按照雷先生负责好此次事件当中的法律问题,其他的,一概不管。

    说完那话,林寒星看了眼堆满衣服的沙发,眼底无波无痕。

    姜喜宝赶忙去别的屋找了把椅子来,特意找了毛巾擦的干干净净,放在客厅的正当中。

    “喜宝,你这是找的什么人来?”

    姑姑声音尖刻,颧骨极高,显出一副刻薄的相貌来,此时听到林寒星说她儿子的坏话,当场就不乐意了,也顾不得其他就要冲出来。

    “这里是我的家,我看姑姑恐怕是忘了吧!”

    姜喜宝眼神阴测测的看着姑姑一家,平日里那副憨厚实诚的模样今天不见丝毫踪影。

    “你这话说的什么意思!前两天家里遭了……遭了小偷,我才换锁的!对,就是遭了小偷!”人在说话时,两次重复自己的话以便加深肯定,听到的人便要小心,因这很有可能说的就是谎话。

    林寒星闻言冷冷一笑,那声音停在旁人耳中讽刺味道十足。

    “即便换锁是因为遭了小偷,那卖房子的事呢?”

    姜喜宝再度逼问,她今天就算是豁出去了,谁敢卖了这房子,她就要搅得对方后半辈子不得安生!

    “谁说的!谁在我们背后乱嚼舌根?给我滚出来!”

    喜宝姑姑猛地一拍桌子,冲着半空就开始彪国字骂,说了五分钟愣是连喘一口气都没有,令门外看热闹的人听的是直晃脑袋,这跟泼妇到底有什么区别啊?

    “说完了?”林寒星极‘耐心’的听完了整段‘精彩’内容。

    面不改色,只等喜宝姑姑稍作休息,这才冷漠开口,端的是副气定神闲模样。

    喜宝姑姑显然还想开口,但林寒星已经伸手不耐烦打断。

    “既然说完了,那就该听我说了。”

    林寒星伸手自律师手中接过文件,一目十行的过了遍。

    “自半月之前,就有人在房屋中介的带领下前来看房。在这期间,一共有三户人家对现在这套房子表现出极大兴趣,三户人家分别姓韩、莫、王,我说的对吗?”

    “其中,韩姓人家给出了你们最满意的价格,你们约定在今天下午一手交钱一手过户,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这套房产的所有人到现在都没有做过变更,依旧是姜喜宝的父亲,你们拿什么去过户?”

    林寒星不紧不慢开口,说出的话却字字扎心。

    姑姑脸色一变,张嘴又要开骂。

    “我劝你在我面前最好不要那么放肆,因为我不是喜宝,我不需要看你们的脸色。”

    林寒星斜睨一眼姑姑,眼底划过明显冷芒,声音却更像是喝喝茶水聊聊天。

    但就是叫人莫名忌惮。

    “喜宝,她是谁?”一直沉默不语的姑父开了口。

    看着斯斯文文的,瘦的很,似乎常年受婆娘的欺压,腰杆子都挺不起来的模样。

    姜喜宝不说话,只是死死瞪着姑姑一家,她脾气本来就是倔,之前看在爸妈的面子上可以不去跟亲戚们计较,但是这些日子以来,跟在林寒星身边,那股性格里的倔便被激发出来!

    “你们收了人家二十万订金,并且还做了公证,一个处理不好,这可是要吃官司的!”

    “你别以为我们不懂法,我告诉你,我哥这房子也有我的一份儿!”

    她姑姑显然是被林寒星给逼急了,尖着嗓子又吵吵了起来。

    “我哥死了,这房子是写的我哥的名,法定继承人就是我爸妈我嫂子和喜宝,我爸妈死了,我也有权利分割我哥哥的遗产,包括房产!”

    门外站着听热闹的人听到这话忍不住发出嘘声。

    他们大都是老人,不懂什么法律,但显然都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哥哥死了,做妹妹的上杆子要和嫂子侄女分家产的。

    简直就是不知所谓,钻钱眼儿里去了!

    “既然你懂法,那就更好办了,我身边的这位就是律师,不如让他来说说!”

    原本一直保持沉默寡言的律师,此时终于找回了存在感,不外乎其他,就算是他都有点受不了面前这姑娘身上的气场。

    “法律规定,财产所有人身亡后,没有特殊指定遗嘱的,逝者的配偶、子女、父母同时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各继承三分之一财产。现在这套房产粗略估值300万左右,我方当事人母亲与我方当事人可以分得大约二百万左右的份额,另外一百万由户主父母继承,户主父母身故,由另外的兄弟姐妹继承。程序上,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