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谁请都没用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海叔脸上的冷笑僵住。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刚才这丫头说了什么?

    “你没有听错,我是说,那你们就杀了她好了。”

    林寒星看了海叔一眼,对他内心的怀疑已然洞悉。

    “她不是你表妹?”海叔糊涂了。

    林寒星唇角勾起的弧度带了些讥讽,不过并未让对面的人察觉。

    “是啊,亲表妹。”

    “那你不管她死活?”

    海叔瞪大牛眼,看着这个自己似乎一手就能捏死的小姑娘,她心怎么这么狠?

    “袁先生的车,哪里是这么容易说上就上的?”

    “既然表妹那么想要见见世面,我又如何能不满足她呢?”

    林寒星的语调令海叔有些不舒服,但又说不出是哪里怪。

    “真搞不懂你们。”海叔甚至无法相信这么冷酷无情的话,竟会是从一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女孩子口中说出口的,难怪临出门前袁先生会以那么复杂的口吻叫住自己。

    恐怕他是早就想到会是这种结局。

    “海叔不需要搞懂我们,你只需要帮我给袁先生带句话。”

    起初海叔并未察觉到不对,可没过几秒,只听咚的一声……

    林寒星敛了笑,面无表情抬头看着猛地站起的海叔,他的脸上还带着来不及掩饰的震惊!

    “你……”

    从进门开始,他没有报过名号。

    她竟然知道?

    “海叔不必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你的身份,事实上,我知道的事情还很多。”

    林寒星用手拨了下面前茶具,声音听起来冷淡平静,没有任何起伏。

    听到这话,海叔看向林寒星的眼神里多了些别的东西。

    袁先生到江城的那天,因着马来那边有别的事,海叔晚到了几个小时。

    虽然听说了在雷宅里发生的,但他更多的认为讲这事儿的人有夸大成分。

    可现如今,在亲自见到这丫头之后,海叔无比清楚的意识到……

    或许不是对方夸大了言论,倒更像是这小丫头隐藏太深!

    “你想让我帮袁先生带什么话?”

    海叔压低了声音,沉声开口。

    “除非他自己来,否则谁请都没用!”

    林寒星长睫如同蝶翼般眨动瞬间,只听耳边传来轰隆一声……

    一道惊雷从天劈过,竟是骤然照亮了原本阴沉天空。

    海叔瞳孔一缩。

    眼底尽是林寒星嘴角那抹若有似无的冷笑……

    ………………

    海叔走后,姜喜宝端着那盘瓜子又磨蹭着坐了回来,她看着面无表情的林寒星瞬间又变回到那副慵懒模样,窝在红木沙发里望着窗外突降的大雨。

    “九姑娘,你早就知道那个袁先生会把你表妹扣下?”

    “知道。”林寒星懒散开口,打了个哈欠。

    姜喜宝天生力气大但头脑简单,弄不懂这些门门道道。

    “不懂。”

    林寒星听到姜喜宝这话倒是笑了,不懂才好,不懂才幸福。

    可想了想,她还是开了口。

    “想请的人不来,不想见的人却不请自来,要是你你有什么反应?”

    姜喜宝歪着脑袋想了想。

    “烦,直接弄死。”

    “可若是这个不想见的和想请的人之间有血缘上的关系呢?”

    姜喜宝嗯了声,懂了。

    随后又将一小碟瓜子仁儿推到了林寒星面前。

    “九姑娘,吃。”

    那么一小碟的瓜子仁儿足有小山高,林寒星倒是听到姜喜宝一直像只小老鼠似的从那嗑,倒没想到嗑出来的瓜子儿全都是给自己留的。

    “用手扒,干净的。”姜喜宝憨笑,抿了抿嘴。

    林寒星看着她,没说话,拿手捏了个瓜子仁儿扔进了嘴里。

    这瓜子是哑叔自己炒的,酥香味浓,吃多了也不用担心上火。

    “喜宝,当年你父亲的事,有些复杂。”

    她刚一开口,姜喜宝便低下了头,肉嘟嘟的脸上,有些难过。

    不等林寒星再开口,会客室的门从外面被推开。

    林又琳气冲冲的走进来。

    “小九,你是真的想害死如茵吗?”

    一上来便是如此质问,令林寒星同姜喜宝之间的话题先行搁下。

    “姑姑这话怎么说的?”

    有人来,林寒星立马又端上了她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手肘靠在靠枕上,柔弱无骨的身子怎么看怎么都能透出股倨傲的娇媚来。

    “那些人说,如果你不去的话,如茵就回……”

    “姑姑,表妹如果回不来,不正合你心意吗?”

    林寒星抬眼,长睫微颤,美不胜收。

    林又琳先是一愣,随后意识到她说了什么时候大怒。

    “小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姑姑,袁先生是什么身份,你不会不知道吧?”

    林寒星无视林又琳怒火,云淡风轻的声音叫林又琳再度愣了下。

    “你以为他真的会动表妹?”

    “可是……”

    “姑姑有这个时间倒不如想想怎么把袁先生人已经到了江城的事瞒下来,毕竟是林家抢占了先机,凭着表妹的聪明劲儿,你还怕袁先生对她不会印象深刻吗?”

    林寒星这话说得林又琳心花怒放,竟是忘了生气!

    “对,小九你说的对,是姑姑我糊涂了!”

    林又琳脸上的喜色遮都遮不住,简单闲扯两句后,转身便离开了。

    她一走,林寒星便敛了表情。

    “无趣。”

    ………………

    燕北骁倒在地上喘着气,他已经好久没和雷枭这么酣畅淋漓的打一架了。

    “阿枭,都不是我嫌弃你,你这点出息……”

    被单方面碾压的太惨,不过燕北骁也不嫌丢人。

    雷枭面无表情靠着吧台,给自己倒了杯纯净水。

    刚要拿起,手里动作一顿,转而又扔了几块冰块进去。

    修长手指稳稳控住玻璃杯,强压下心头躁动,仰头将杯中冰水一饮而尽。

    有水珠顺着雷枭涔薄唇角自动滑下,沿着喉结起伏曲线缓缓没入领口。

    这幅性感模样,饶是燕北骁都有些把持不住。

    更别提外面那些小姑娘。

    “人家都说禁欲的男人一旦有了想开荤的想法才最可怕,我看这话说的是一点都不假!”

    燕北骁自地上坐起,单腿屈膝,靠着沙发。

    要知道,不能怪他有段时间误以为阿枭是个gay啊。

    年轻气盛的时候,男孩儿之间凑到一起无非就是打打游戏,看看小黄片儿之类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