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别打脸别打脸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雷氏集团

    此时国际会议厅内刚刚结束完一场会议。

    雷枭面无表情自里面走出来,身后紧跟着冒冷汗的特助安东尼。

    今日雷枭这气场,饶是跟了他这么多年的安东尼,都有点吃不消。

    总裁室内,一身烟灰色西装的燕北骁见雷枭进来,忙在俊脸上堆起讨好的笑。

    凑到他跟前来。

    “阿枭,小枭哦不大枭枭,你让梁遇然那货给我解封呗!”

    他的游戏账号各个都排名全区前三,都是他用深沉的爱与真金白银浇灌出来的,雷枭说封就给封了,燕北骁的心都在吐血!

    雷枭冷冷扫了他一眼,将西装外套随手搭在总裁椅背上,落座。

    燕北骁苦着一张脸,不过很快,他就像有重大发现似的,睁大眼。

    雷枭竟然在面对工作时失神了?

    抬头挤眉弄眼的看向安东尼,后者以眼神同他示意,这不是今天的第一次。

    燕北骁伸出手指比了个八字架在下巴上……

    阿枭的性格本来就已经很阴晴不定了,可也从来没这么奇怪过,但是刚才和小寒星聊天的内容也不像两人吵过架,那问题出在哪里呢?

    “你先出去。”雷枭冷漠对安东尼开口。

    安东尼顿时在心里松了口气,就连表情都松弛下来。

    给燕北骁递了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过去,转身忙不迭的离开了。

    “阿枭,你该不是昨晚看了我的片儿,做什么梦了吧?”

    燕北骁拉了个椅子坐到雷枭对面,本是随口一说,只听到啪嗒一声,雷枭手中的签字笔竟硬生生让他给掰折了!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燕北骁眨眨眼,阿枭这是……

    恼羞成怒了?

    所以,他真的做春.梦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艹!”

    洞悉了真相的燕北骁边笑边拿手拍桌子。

    雷枭都三十一了啊!怎么还纯情的跟个小少年似的?

    从头到尾,雷枭都只是以着冷漠眼神看他,宛如在看一个一米八几的智障。

    “梦里的对象不会是小寒星吧?”

    这个问题燕北骁自己都觉得问着多余,不然难道还会是他吗?

    笑着笑着,燕北骁觉得不太对劲。

    抬头一看,却见原本安静坐在总裁椅上的雷枭此时正不紧不慢的站起,顺便将袖扣解开,将衬衫袖管挽至肘间,动作优雅如同在拍电影。

    脸上的笑瞬间僵硬,燕北骁只听心里咯噔一下。

    “别别别,阿枭我们多年兄弟……”

    “啊啊啊……你是处.男我都没嫌弃你……”

    “卧槽,别打脸别打脸……”

    ………………

    雷氏集团总裁室内的热闹场面,身在林家的林寒星自然是感觉不到的。

    前后不过半个小时,落地窗外的天已经像是要被黑云压垮般。

    风雨欲来。

    林又琳又来了。

    而这次身后还带了身着黑色正装的男人,脸上表情极为严肃。

    林又琳满脸焦急,反倒是衬的林寒星更为慵懒冷漠。

    “小九……”碍于身后的人,林又琳有些张不开嘴。

    可现在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袁先生的人将如茵扣在了医院,只派了这么个人来,说是要接小九,不然她就别想见到女儿了!

    “姑姑先出去吧,我跟他说两句话。”

    林寒星看了眼林又琳身后身着黑色正装的男人,冷淡开口。

    林又琳还想说什么,肩膀却被后者用力一摁,顿时疼的脸都有些变了形。

    旁的话也不敢多说,赶忙从会客室退了出去,心里却一阵儿着急。

    之前怕姜喜宝无聊,林寒星让哑叔给她找了盘瓜子。

    此时寂静无声的环境里,只听姜喜宝嗑瓜子的哒哒哒哒声,像只松鼠似的。

    “林小姐,袁先生有事恕不能前来,还请你同我去医院见面。”

    身着黑色正装说话的是袁绍靖身边的待了多年的保镖海叔,那声音听在林寒星的耳中不卑不亢,同时犀利的眼神正快速打量着房间内形势。

    林寒星先是端起茶杯轻饮口龙井,然后扫了眼坐在对面的姜喜宝。

    这次姜喜宝倒是领会了,端着她那盘瓜子蹲到一旁继续嗑去了。

    林寒星笑着伸手,指了指对面空下来的位置。

    犹豫了下,海叔还是坐下来。

    紧接着一杯散着沁人心脾茶香味的茶水被葱白手指放在自己面前。

    “请喝茶。”

    海叔看着林寒星,不知道她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端起茶杯来一饮而尽。

    只是茶水入喉瞬间,海叔的眼睛亮了起来。

    这是龙井御前十八棵啊!

    因着太过稀少,就连袁先生都很少能够喝到。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个小丫头这里尝到!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日我曾经对袁先生说过……”

    海叔心里正感叹着,耳边却突然响起林寒星清冷语调。

    “我的耐心有限,不管袁先生有天大的理由,过期不候。”

    身上的黑色薄衫映衬着那张精致无暇的脸更添冷硬,眸光流转时,仿佛有堵无形的墙横更在了两人中间,摸不到她,也无法弄懂她深意。

    “袁先生的身份毕竟不同,还请林小姐谅解。”

    海叔板着脸,声音低沉,倒叫人听出了些威胁的意思。

    闻言,林寒星冷笑一声。

    姜喜宝嗑瓜子的动作停下,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后又低头继续了。

    “那些年,他也是这么搪塞黎烟雨的吗?”

    在听到‘黎烟雨’三个字的瞬间,海叔的表情变了,变得凌厉而严肃。

    “林小姐,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希望你心里有个数。”

    半响,海叔再度开口。

    只是声音已经不似刚才那般没有任何起伏波动。

    “你说袁先生的身份毕竟不同叫我谅解,可我凭什么要谅解他?”

    此时的林寒星,表情里充满了倨傲与冷漠,就这样同海叔对视,没有丝毫惧意与退缩。

    “那林小姐的表妹恐怕就回不来了。”

    海叔冷笑一声,虽觉眼前姑娘勇气可嘉,可到底还是年轻气盛。

    “哦,这是你的意思,还是袁先生的意思?”

    林寒星表情慵懒的以手指撑着太阳穴,更显得眼角那颗泪痣风情十足。

    海叔没说话。

    “又或者,这是威胁?”

    林寒星笑了笑,仰头看着落地窗外阴沉的天气。

    “那你们就杀了她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