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黑与白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猛地将寒星推倒在床.上。

    及腰青丝似绸缎般自白色床单铺开,她仰头,露出大片象牙白天鹅颈。

    雷枭有力大掌撑在她头两侧,居高临下看着。

    结实手臂绷紧,根根青筋鼓起,隐藏着无穷爆发力。

    寒星伸手,沿着他硬的像石头一样的胸膛慢慢滑落。

    眼神单纯无害,可动作却十足大胆。

    “你这里,鼓起来了。”

    隔着西装裤,咬着下唇,寒星捏住那硬邦邦的东西。

    轰的一声,即便雷枭知道这是梦,可身体已经诚实出卖理智。

    鼻息渐渐变粗。

    单手轻抚她挑剔不出任何瑕疵的脸,指腹一遍遍摩挲那颗眼角泪痣。

    寒星笑着,侧头吻着他粗糙掌心。

    细细密密的。

    雷枭觉得自己要疯了,身体里流淌的血液似乎都在叫嚣着撕.碎她的衣服。

    “好大啊。”偏偏梦里的寒星还在撩拨他理智。

    “器.大活好吗?”

    雷枭表情绷紧,几乎是在下一秒将脑海中所想的事付诸于实际行动。

    哧啦一声,黑色衬衫破碎成条。

    寒星像只受惊小鹿似的睁大着眼,可还不等开口,身体被猛地翻转,趴到床上。

    细细的手臂被反剪在身后,雷枭整个贴靠上去。

    “你太粗.鲁了。”她小声抗议。

    雷枭想说抱歉,但紧抿着的薄唇却只是更用力的沿着她后背留下属于自己痕迹。

    “阿枭,我不舒服……”

    将脸埋在薄被里,寒星整个人脆弱到令人失控。

    他的动作极为生疏克制,却在听到‘阿枭’二字时,失了理智。

    “阿枭……”偏偏她还用着嘤软语调闷哼着。

    阿枭……

    阿枭……

    雷枭猛然睁开眼,额头上布满了汗水。

    手下意识摩挲身旁位置。

    是空的。

    呼吸还带着粗糙的喘,强烈失落感令他深谙眸光更显阴郁。

    额头的发自然垂落下来,敛住雷枭所有情绪。

    而床头闹钟显示,才不过是凌晨三点半而已。

    突然,雷枭像感觉到什么,掀开薄被。

    那里,已经是一塌糊涂。

    这个对外强硬到不能再强硬的男人,平生第一次梦*了。

    仰头靠在床头,雷枭茫然又无奈。

    脑海里却是一遍又一遍的回荡着梦里寒星软软糯糯的那两字。

    阿枭……

    ………………

    清晨。

    林寒星自楼上下来时,本和乐的餐厅气氛陡然降到了冰点。

    洛明薇自昨天下午出去后就没回来,洛如茵则是没下楼,除这两人之外的其他林家人,此时都坐在长条餐桌前吃着早餐。

    经过昨晚的事,再也没有佣人敢小瞧她。

    就连早上哑叔来用厨房,受到的待遇同昨天都是截然不同的。

    很快,哑叔就端着几样小菜走了出来。

    凉拌薄荷是嫩青开胃,橙汁山药酸甜爽口,蛋卷焦黄诱人,就连小小一碗芋头红枣蜂蜜粥都做的是口舌生津,望而生羡。

    即便回到林家,林寒星的饭依旧是哑叔来负责。

    小小一盘碟,分量很少,显然是一人份的量。

    林又琳看看林寒星面前的饭,在看看自己面前干巴巴的烤面包与煎蛋牛奶……

    以前还不觉得,现在索然无味!

    其他人也是同样的想法。

    林寒星却是不去管旁人看法的,拿着筷子不紧不慢的吃起来。

    “小九,会客室已经给你空出来了。”

    放下筷子,林又琳看向林寒星开口。

    谁都没有再去提昨晚的事,好似一切不曾发生过。

    “那就谢谢姑姑了。”

    话毕,没人再开口说话。

    即便洛文博的眼神多不友善,林寒星全都视若无睹。

    一顿早饭也算吃的相安无事。

    而此时的雷家显然就没有那么轻松。

    一大早,袁素素被佣人发现脸色苍白的晕倒在二楼露台花丛里。

    昨夜刚刚下过雨,天气还很凉,被发现时,袁素素发起了高烧,被直接送去了医院。

    当哑叔将这一消息告诉林寒星时,后者只是冷漠的笑了笑。

    “走吧,先去瞧瞧病人!”

    ………………

    洛如茵是早晨起床后才从小舅妈口中听到消息,说是这几天父母要给林小九准备晚宴。

    听到这话,一股怒火猛地冲上头顶。

    林小九把她都欺负的那么惨了,竟然还要帮她准备晚宴?

    他爸妈是疯了吗?难道哥哥就没劝一劝?

    可她起的同别人相比实在是有些太晚,林又琳和洛文博去了公司,洛明昊去了高尔夫球场,至于洛文宿也不知去向,就连林寒星和她跟班都不在!

    偌大的家里除了佣人之外,竟再也找不到能够发泄她怒火的对象!

    想到昨天连连被林小九打击,她实在是不甘心!

    砰的一声,洛如茵骄纵推开林寒星房门。

    尽管是因为确定她不在,动作才更加放肆起来。

    房间里很干净,空气里还流淌着专属于林寒星的淡淡馨香味。

    这里已经再也找不到任何属于洛如茵的痕迹。

    意识到这一点,她心中的怒火更为热烈的熊熊燃烧起来。

    ——只要把这个藏在她房间角落……

    想到昨晚路嘉树给自己的窃听器,洛如茵有些心动了起来。

    要是真的录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那她就可以拿来威胁林小九,到那时……

    她看她还怎么对自己嚣张!

    想到这里,洛如茵无比得意,回到房间将昨晚路嘉树给自己的东西取了过来,按照说明书,将它沾到了林寒星房间的某个隐蔽角落。

    做完这一切,洛如茵得意的拍拍手,眼神却若有似无的朝衣帽间看去。

    之前,她随姑姑来过一次!

    那种来自于灵魂的强烈震撼与妒忌,令洛如茵着实没办法面对。

    那衣服,那鞋子,那包包,那配饰,她做梦都想要拥有!

    “林小九不在……”

    洛如茵眼神里露出渴望,嘴里不住嘟囔着。

    快步走过去,猛地推开衣帽间,打开灯的瞬间,她眼中的痴迷与脸上的贪婪形成正比。

    “凭什么!”

    洛如茵拿出件未拆封的衣服往自己身上笔画着。

    她同林寒星穿的号是一样的,但身材比例却相差甚远。

    但即便如此,也架不住洛如茵对这一切的渴望。

    “凭什么这些东西属于她!”

    望着怀里的衣服,洛如茵不断喃喃自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