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哪根神经搭错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雷枭的身上,有专属于男人的成熟味道。

    好闻到令林寒星晕眩。

    即便已经吻过那么多次,但当他舌尖探进来时,林寒星还是下意识微抿唇瓣抵住。

    却不料这样的动作,反倒像是主动口允吸。

    令男人自尾椎骨处升腾起不可言说的酥麻。

    紧扣在林寒星后脑的手径自插进柔软长发内,来回抚摸着。

    那张雪白而又精致的脸,在昏暗车厢里,从头到尾都被雷枭似狼般盯着。

    极具侵略性的气场太过强烈。

    林寒星的手都不知该往哪里放,索性架到雷枭肩头,环在他脖颈后。

    “今晚……”

    ‘和我回御景苑’几个字还没说出口,一道强远光自对面由远及近的打了进来。

    那光线太强烈,将车厢几乎照亮如同白昼。

    也令林寒星清楚看到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是怎样一副表情。

    雷枭幽深的眼里遍布霸道与情深,与他凶狠到像要吃了她的动作截然不同!

    “来人了。”林寒星喘息着,几乎要沉溺进他的瞳孔里。

    “嗯。”雷枭比她好不到哪里去,下面绷紧的伯起紧贴西装裤。

    粗粝的手指顺着林寒星领口蔓延进去,捏住她柔软饱满。

    外面传来道别声。

    是路嘉树同洛如茵。

    即便知道雷枭这车的隔离膜是特供级别,自外面绝对看不到里面……

    可林寒星还是难得的紧张起来。

    雷枭的手自她后脑慢慢游移到她背脊,对于那几个敏感点,他已经有了大体掌控。

    “嗯……”林寒星闷哼一声,将脸别进他颈窝。

    软唇不自觉轻划过他动脉处。

    雷枭的眸光瞬间微眯变得犀利,而伸进林寒星领口的手正不断将掌心里那团柔软揉捏成不同形状,掌心里有什么在不断的变得硬实。

    他重新含住她的唇瓣,那种湿漉而又滚烫的温度,叫两人同时为之一颤。

    林寒星长睫轻颤,却看到站在别墅门口目送路嘉树车辆离开的洛如茵,视线直勾勾的朝这边不住扫来!

    “我要……嗯……回去了……”

    林寒星说这话时,雷枭正埋首在她领口下,微微刺痛的感觉自皮肤清晰传来。

    而西装裤下伯起的坚硬,正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她。

    将车厢照亮如白昼的远光灯湮灭。

    两人周围重新恢复到了昏暗。

    “嗯,我知道。”雷枭的声音自她领口传来,闷闷的,却十足性感。

    他没有再动,似乎是在平复着身体里的躁动。

    林寒星低喘着,葱白手指插进雷枭脑后黑发里,将下颌抵在他头顶。

    “下次,我们回御景苑。”

    突然,雷枭再度开口。

    而意识到他话里深意的林寒星,先是身体下意识微颤,不知过去多久,终于点头。

    雷枭的唇在她看不见的角落里勾起深壑弧度。

    待到下面平复,放开了寒星。

    伸手帮她将凌乱的衣服整好,又耐心抚平她长发。

    “去吧。”

    林寒星下了车,一股雨后带着泥土的腥味迎面拂来,令她稍稍清醒。

    回过头,看向雷枭。

    他也在看她,一如每一次目送林寒星离开时那样。

    眼神里有着深邃,有着不舍,更多的是眷恋。

    像是有朵雷枭种下的花儿,自她心头处肆意盛开,惹得心跳都如擂鼓般,不受控制。

    “我走了。”

    林寒星甚至有些忘了自己是怎么走回去的,只觉身后有道幽深目光在一直追随着她。

    “呵呵,不要脸。”

    一股油漆稀释剂的味窜入林寒星鼻息。

    伴随着讥讽声,躲在暗处的洛如茵双手环胸走出来。

    林寒星眸光陡然转冷。

    “你果然在那辆车里!”洛如茵高傲的抬头,如同自己是小公主般。

    林寒星心情好,懒得同她计较。

    看也不看洛如茵,想要绕过她继续往前走。

    “站住!”

    洛如茵却是不依不饶,显然是不准备就这样放过她。

    “瞧你这副没了男人就空虚的样儿,林小九,你有什么好狂傲的?”

    洛如茵的眼死死盯着林寒星一看就是被狠狠吻过的唇,声音阴阳怪气,还掺杂着些许说不明的妒忌,偏偏这一点,被林寒星听了出来!

    “不过是个有钱就可以上的贱.货,那雷大少也不怕得病!”

    洛如茵忍不住回想,若是母亲去马场那日她能跟着,若是救了雷家小少爷的是自己,若是……

    那么现在,在那个男人身下娇.喘的,会不会就是自己?

    本不想同她计较的林寒星,闻言眼神陡然危险眯起。

    “你再说一遍?”夜色里,林寒星的声音听起来很轻柔。

    吴侬软语,不似故意装出来的娇滴,倒更像是融入骨血里的媚。

    “我劝你低调点儿,等雷大少把你玩腻了,像垃圾一样随手丢掉的时候,我怕你哭都来不及!”洛如茵讥笑着,显然一次次在林寒星手上吃亏,还是没学会聪明。

    “到时候,我要你跪下舔我的脚,叫所有人都知道……啊……”

    洛如茵话还没说完,下一秒却被面无表情的林寒星猛地伸手拽住长发,以着诡异而又痛苦的姿势被对方猛地推到墙壁上,发出咚的剧烈声响!

    “你今天就顶着这一身怪味同路嘉树见的面?”

    林寒星嘴角噙着残酷笑容,本不想同洛如茵计较,可偏偏她就喜欢上杆子犯贱!

    听到这句话,洛如茵想到那个温文尔雅的男人,猛地挣扎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林小九!”

    洛如茵头皮剧烈疼痛,终于记起被恐惧支配的感觉是什么!

    “洛如茵,你到底是哪根神经搭错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挑衅我,嗯?”

    别看林寒星瘦瘦的,但手上的力气连男人都能制服,更别提娇生惯养的洛如茵。

    “你是不是觉得我真不会对你做什么?”

    话音落下,林寒星指尖有道银芒闪现,隐约可见刀片。

    几乎是瞬间,割断了洛如茵身上穿的沙滩裙两条细吊带。

    那轻薄的面料轻飘飘的直线垂坠到她脚边,摊成一堆。

    “啊……”洛如茵只觉全身一阵凉意袭来。

    沙滩裙下,除了胸贴和小**之外,她什么都没穿!

    月光下,白花花一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