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路嘉树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雷枭将车停在路边。

    顺着林寒星视线看去,高档咖啡馆落地窗里,隐隐坐着两个人。

    “你今天用蠢来形容路秉德,那对路嘉树这个人,你有什么了解?”

    背靠真皮座椅,林寒星侧头看着雷枭。

    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她显然是很好奇的。

    落地窗内的路嘉树依旧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模样,笑的很绅士。

    倒是坐在他对面的洛如茵不知在说什么,表情狰狞。

    当然,这份狰狞不是冲着对面男人去的。

    “我跟他的交际圈子不同,但能够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在那个圈子站稳脚步并且成为中心人物,他绝对没有外表看起来的那样简单。”

    耳边响起男人低沉嗓音,林寒星笑了。

    “你猜他们在说什么?”

    雷枭将车熄火,深沉视线掠过她小脸。

    “她简直就是个疯子,第一天回来就威胁弄死我还骂我蠢货,放蛇在我床上,今天还让她的人冲我泼油漆,不过就是个被包养的贱……”

    只听咔哒一声,雷枭骨节发出闷响。

    哑叔已经给她发过信息,所以林寒星自然知道路嘉树代表路老去了林家。

    凭着路嘉树的手段,想要勾搭洛如茵简直就是再轻而易举不过的事。

    倒是雷枭会读唇语这件事,令林寒星觉得特别新鲜。

    当初她也跟着金叔学过,可对别的事情上手极快的林寒星偏偏对这事儿完全没有天赋。

    “跟这种人生气,只会掉价。”

    林寒星懒散开口,显然并不在意洛如茵说了什么。

    事实上,在她看来,洛如茵说她的坏话才正常。

    要是不讲她坏话反而对她献殷勤,那才比较可怕。

    边说,边伸手握住雷枭的手。

    “我反倒是对这个路嘉树很感兴趣!”

    林寒星一开口就知道说错话了,雷枭鹰隼般狠戾目光下一秒落到她脸上。

    这男人板着脸不说话时,总会给人一种冷硬威压感,叫人不由自主的望而生畏。

    “我不是对他这里感兴趣,而是这里!”

    林寒星先是伸手直接探向小雷枭,而后又点了点他脑袋。

    “你知道路秉德……”

    林寒星将在路秉德病房里发生的事挑了重点同雷枭说。

    “没想到路老聪明一世,却养出这么个傻白甜,恐怕到时候被卖了还要替他表弟一家数钱!”几乎是全部身家都交给了别人,不说旁的……

    路秉德账户里总共就只有二百五十万,就这还是路嘉树刚给他以分红名义转的。

    也就是说,路秉德的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流动资金。

    若是有天路老垮了,这傻白甜就要完全依附着二姑一家生活。

    要是人家不高兴了,一脚把他踢开,路秉德只能混吃等死!

    边说,林寒星的目光边落到路嘉树那边。

    路嘉树的一切做事风格都宛如一个绅士,在洛如茵说到激动时还会提醒她喝水润喉,很快,洛如茵看向那男人的眼神里就带了痴迷。

    “我没想到她做事风格这么激进,委屈你了。”

    路嘉树温润笑着,洛如茵听到这话,只觉心脏受到了重击。

    好像是找到了知音。

    “路大哥,你有没有什么办法,给她些教训?”

    洛如茵的眼很亮,里面还盈满信赖和崇拜,尽管这不过是他们见的第一面。

    路嘉树没说话,只是笑。

    洛如茵也觉得自己冷不丁问这个问题,有些太突兀。

    “我去趟洗手间。”怕尴尬,她起身打了声招呼朝洗手间方向走。

    几乎是在洛如茵背过身去的瞬间,路嘉树脸上的笑如同变脸似的陡然收起,面无表情自桌上抽出湿纸巾一根根擦拭着手指。

    随后又露出一副嫌恶姿态。

    车内的林寒星同雷枭很清楚的将这幕收入眼中。

    “走吧。”

    林寒星见到路嘉树这幅模样只觉得了然无趣。

    她知道,他去林家的目的是为了自己。

    恐怕今天下午她出现在病房里令路嘉树预感到了危机,所以才有了动作。

    “如果你是路秉德……”

    林寒星看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眼里有着说不出的无趣。

    “我几个弟弟名下的大部分流动资金,都是我来帮忙统一打理。”

    “路秉德的情况,在我们家是不存在的。”

    雷家,真的是江城豪门里的一股清流。

    想到今天待在雷家的那几个小时,在想到要回林家,林寒星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很快,雷枭的车停在了林家附近。

    今天被林寒星派人拆掉的雕花大门还没有来得及装上。

    暗夜里那处空荡荡的,似乎是在咧着嘴嘲笑。

    雷枭将车熄了火,与她十指紧扣。

    这个在外面倨傲冷漠惯了的男人,此时紧抿着嘴,也不说话,也不放手。

    林寒星不知想到什么,试着往外抽了抽手,果然……

    刚刚用力,雷枭那边已经再度反握了过来。

    “在想什么?”

    关了灯的车厢里昏暗迷离,倒显得林寒星声音尤为清雅。

    “想结婚。”

    看不清雷枭说这话时的表情,却能感觉到他声音里的温度。

    几乎是同时,只听咔哒一声,车门落了锁。

    林寒星笑了。

    突然想起之前他二话不说开车将自己拉到民政局门口,吓得她夺门落荒而逃的情景。

    “想嫁你的人那么多,微博上各个都喊你老公要给你生猴子……”

    不等她说完,雷枭握住她的手越发用力。

    “她们都不是你。”

    雷枭侧头看她,眼神认真。

    林寒星嘴角笑意微顿,他的认真,无需多言。

    ——大伯母,我突然发现一件事。

    ——好像是大伯更喜欢你一些哎!

    元宝软萌声音回响在耳边。

    他就,这么喜欢她吗?

    意识到这一点,林寒星的心跳不受控制的紊乱起来。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有结婚的可能。

    可现在仔细的去想,若自己真的要结婚……

    除了雷枭之外,林寒星竟然也无法接受任何其他可能!

    正想着,黑色巨影从天而降,雷枭高大的身躯已经压了过来。

    直接以吻封唇,不给林寒星任何喘息的机会。

    滚烫的温度自唇齿间蔓延,雷枭原本结了痂的小伤口显得粗糙又性感。

    他轻而易举撬开她牙关,柔软的舌肆意扫荡。

    虎口捏着林寒星下巴,叫她被迫承受来自自己骨子里的狂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