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眠姨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眠姨将我捡回去的那年,我们住在山里。”

    林寒星长睫轻颤,回忆令她那张精致小脸褪去冷漠,显得尤为柔软。

    “那里不通水电,没有公路,罕有人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这是种被现代文明摒弃在外的生活方式。

    “每天早晨,眠姨都会带着我进山,她会教我辨认长在角落里的各种药材,哪些是能吃的,哪些是有毒的,哪些是致幻的,哪些是致命的。”

    这些都是眠姨一点点教给自己的。

    “山上回来后,她会同我一起待在房间里抄佛经。”

    “眠姨总说我戾气与杀气太重,不懂收敛,恐生孽障。”

    “所以她教会我的第一件事,便是静心。”

    那时候的林寒星,被恨意偏执与恐惧支配,整日游走在危险边缘。

    “今天在你家,袁素素露的那一手,早在十几年前眠姨就已经教给过我。”

    眠姨的字写得是真好看。

    她可以游刃有余的两手书写不同字体。

    楷书行书草书等等都可以驾驭,而林寒星最喜欢的,却还是她写的簪花字。

    写在宣纸上,如同印刷出来的一样。

    至于袁素素,不过是邯郸学步,偷了点皮毛的东西,便沾沾自喜,以为学到了精髓。

    “我们院子里有一棵很大的龙眼树,下午的时候眠姨就会在那下面教我下棋。”

    去拿伞的手下回来了,但雷枭却并未打断林寒星。

    在提起她的眠姨时,寒星有了同往日里不一样的活力。

    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没有叫人喘不过气来的威压。

    如这个年龄该有的生气。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她教会我的第二件事,谋局。”

    旁人做事,大都是走一步看一步。

    而眠姨教会她,要先懂得纵览全局,然后学会走一看三,同时揣摩敌手路数。

    “山上经常会有村民放的捕兽夹,眠姨每次带我上山,见到还有救的,便会叫我找草药治疗后放生,但若是实在没办法救治,则会留下等村民带走。”

    “这是她教你的第三件事,心存善念,量力而行,但同时也要为别人留条活路。”

    雷枭沉声开口,声音低磁性感。

    林寒星抬头看她,小扇子似的长睫忽闪忽闪的。

    自她黑白分明的大眼里,雷枭甚至能够看到自己倒影。

    两人身高上本就有些差距。

    林寒星仪态很好,站姿优雅,背脊挺直,显得脖颈更加雪白修长。

    自雷枭的角度看去,就连她凹陷的锁骨,都是那么好看。

    在他眼里,她小巧玲珑的当受人保护才对。

    “雨要停了。”

    这场雨来得快去的也快,两个人说话的工夫,雨势已经小很多。

    雷枭将黑色大伞放到门口伞架上,径自伸手握住林寒星手腕。

    慢慢张开的手指穿插进她细软指缝里,十指紧扣。

    “不是说要去城东?”

    因着当年车祸隐事而在心里蒙上阴霾的雷枭终于恢复了往日冷静。

    “嗯。”林寒星唇角勾起的梨涡令雷枭看到时也不自觉的松了唇角。

    ——最美不是下雨天,而是与你躲过雨的屋檐

    以前觉得特别莫名的一句话,在这时却终于能够领悟到其中意境……

    ………………

    林家别墅。

    雨停了,路嘉树告辞离开。

    今日晚饭后,路老爷子便派人准备了份礼物,为今日蛮横上门要人的行为道歉。

    路嘉树主动将这事儿揽了下来。

    “路先生……”

    听到身后动静,路嘉树眼底划过嘲讽,脸上却堆起温文的笑回头。

    追出来的是洛如茵,手上还拿着个打火机。

    一身油漆稀释剂的味迎面扑来。

    “你的东西忘了。”

    雨刚停,月亮却已出来,照亮洛如茵脸上一片春光。

    “谢谢。”路嘉树笑着接过。

    不知有意无意,指尖擦过她手指。

    惹得洛如茵脸上泛起了红。

    “路先生,林小九真的太放肆了,我以为她在家对我和姑姑这样也就算了,没想到在外面……我代我这个表姐向你道歉!”

    “对你和你姑姑?”

    洛如茵表情阴晦,显然是有一肚子火想发泄。

    “附近有咖啡厅,不如我请洛小姐喝一杯如何?”

    路嘉树这话说的风度翩翩。

    听的洛如茵心头一荡,有些忘了东南西北……

    ………………

    城东的徐记和郭记果然是百年老牌。

    雷枭开车到的时候,徐记的醉鹅已经售罄,就连郭记的乳鸽也只剩下两只。

    这还是因为之前那场瓢泼大雨的关系。

    否则这个点了什么都剩不下。

    林寒星赶忙叫人打包起来。

    就在店员打包时,她手机上来了条短信。

    林寒星扫了眼,眼底露出讥讽。

    提着打包好的乳鸽,林寒星回到车上。

    雷枭正接电话。

    剑眉紧皱显然不悦,正要挂断,见林寒星上来挑眉看他,索性开了扩音。

    “雷哥哥,我难受。”

    袁素素轻哼的声音透过扩音传遍车厢内每个角落。

    本就轻柔的女音听起来更像是诱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岛国动作片儿。

    “呵呵……”

    林寒星倒是真挺佩服袁素素的锲而不舍。

    如果换做是她在经过白天的事儿之后,是绝对不会有脸再打这通电话的。

    “……”电话那头陷入沉默。

    只是呼吸听起来沉重了。

    咔哒一声,电话自那头被挂断。

    这段插曲,林寒星压根不放心上。

    “等一下别忘了把这乳鸽给雷妈妈送去,另外关于车祸和钟以芙的事……”

    林寒星想了想,还是开了口。

    “没有确切证据之前,我不会跟妈提起。”

    不等林寒星说完,雷枭已经自然接了下一句。

    “送我回林家吧。”

    林寒星将安全带系上,车厢里飘着乳鸽的香味。

    “我不喜欢她。”

    短暂的沉默过后,雷枭突然开口。

    林寒星侧头看他,有半响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雷枭目视前方,手稳稳掌控着方向盘,给人以踏实感。

    林寒星笑了。

    她当然知道雷枭不喜欢袁素素。

    刚才响的那支是雷枭工作用手机。

    连电话都只留工作电话,要说雷枭对袁素素有意思她第一个不信。

    只是……

    很喜欢他略显笨拙解释的样子。

    自林寒星这个角度看去,恰好能看到男人下唇上她留下的小伤口。

    已经结了痂,摸起来硬硬的。

    视线越过车窗不经意扫到一旁。

    “停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