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躲雨的屋檐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私家侦探的老婆瑟缩了下肩膀,神秘兮兮开口。

    林寒星看出她想吊自己胃口,似笑非笑。

    “那天来拿东西的,是苏家那个太太。”

    苏家太太?

    林寒星同雷枭对视一眼,她说的是钟以芙?

    “你们想啊,当初那件事最大的受益人是谁?”

    如同打开了话匣子,私家侦探的老婆开始滔滔不绝起来。

    “人在遇到危机的时候会先下意识保护住自己,这是本能反应,你说要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才会置自己的生死于不顾,保护身边人?”

    私家侦探的老婆嗤笑一声,语带嘲讽。

    林寒星没说话,但大脑在快速思考。

    说实话,她并不相信钟以芙对雷妈妈有多么深厚的感情。

    不然这些年的行事也不会越发过分。

    要知道,一个人的性格从出生开始便是深埋在骨血里的。

    这是最本性的东西。

    当然,这也不排除是因为钟以芙遭受的这场重大变故令她性情大变转而贪婪。

    “除了你的猜测之外,还有什么佐证?”

    雷枭低沉开口,听的私家侦探的妻子一愣。

    “安全带……”

    许久,她犹豫了下,但最终还是将这三字说了出来。

    “我老公用了点手段,弄了几张当年的调查卷宗,我当时扫了两眼……”

    “你继续说。”

    “当时司机在前面开车,雷夫人和苏太太都是坐在后排的。”

    私家侦探的妻子努力回想自己当时看的文件内容。

    “可后来根据调查卷宗的内容显示,苏太太那边的后座安全带,是从根部被撕扯开的,并且安全扣拼插在一起。”私家侦探的妻子抬头同林寒星对视。

    “这就说明,出车祸的时候,钟以芙是系着安全带的?”

    “对,在当时那个年月里,谁上车坐到后座会有那个意识先系安全带?”

    “你的意思是,钟以芙早就知道会出车祸,并且提早做了准备?”

    林寒星很快捕捉到私家侦探妻子话里的重点。

    “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感觉!”

    见林寒星理解了,对方显然很高兴。

    “并且我还觉得,当年的车祸好像原本也不应该这么严重……”

    雷枭的手突然落在了林寒星的背脊上。

    几乎是在瞬间,林寒星便领会了他的意思。

    对于私家侦探老婆提的这点,显然雷枭也是同意的。

    当时如果只有雷妈妈坐的这辆与姜喜宝父亲开的那辆车相互撞击,受到的伤害绝对不会像后来发生的那样严重,可要怪就怪……

    有辆闯红灯的面包车横插进来!

    “不过这些都是我的猜测,要我拿证据我拿不出来!”

    私家侦探的妻子说完,贵宾室内陷入了死寂般的安静。

    “说完了,我可不可以走了?”

    林寒星和雷枭一直没说话,私家侦探妻子有些忐忑的打破了沉默。

    “我叫人送你下去,你放心,既然我承诺过会保你性命,那便绝对不会有意外。”

    林寒星平静开口。

    这句话说完,私家侦探老婆心彻底放了下来。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虽然站在这女人身旁的男人一样很可怕,但自己就下意识的肯定能够决定生死的反倒是坐在高脚椅上的她……

    纯粹是直觉。

    私家侦探妻子的手刚落在门把上,却像是又想到什么突然转身。

    “对了,苏太太来拿东西时,后座上还坐了一个人。”

    当时她本来也就是随意往后面扫了眼。

    岂料坐在后排的那个人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挡住了脸。

    “我原本也没当回事儿,只是后来想了想……”

    “总觉得苏太太倒像是为了那个人才会露面亲自走这么一遭。”

    说着说着,私家侦探老婆笑了笑离开了。

    贵宾室内,重新陷入安静。

    “当年的事,果然没有那么简单。”

    林寒星叹了口气,侧头看向雷枭。

    钟以芙绝对不会是幕后主使。

    先不说当年她只有十几岁。

    单凭着那五六万旧币,就不可能是她一个孩子能够承担的起的。

    更何况还要把亲爹搭进去。

    可钟以芙绝对知道当年的真相,并且直到现在都跟那人有所联系。

    那个坐在后座的人,到底会是谁?

    “我先送你回林家。”

    雷枭的脸色阴沉,两道剑眉紧拧的死死的,远远看起来和个川字一样。

    闻言,林寒星抬手看了眼腕表。

    全程这么折腾下来,已经过去了近三个小时。

    “雷枭。”

    她叫住他。

    葱白指尖落在他紧皱眉心。

    轻柔而又耐心的帮他将略显粗糙的眉心一点点抚平。

    “元宝说过,雷妈妈最喜欢吃城东的徐记和郭记,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去趟吧。”

    她知道,这个男人向来将家人放在第一位。

    这是没有人能触碰的雷区。

    雷枭薄唇习惯性的微抿着,光影将他棱角分明的脸分割成明暗两段。

    但不管哪一段,都如同造物者宠儿,叫人瞧上一眼便不由自主的神魂颠倒为之沉迷。

    “好。”看着林寒星,雷枭紧锁眉心终于稍稍松开。

    两人自地下酒吧出来时,才发现外面下起了雨。

    雷枭同林寒星并排站在屋檐下。

    不知何时起了薄雾,烟雨蒙蒙。

    雷枭以眼神示意手下去拿伞。

    反倒是林寒星,仰着头看着自屋檐下淅淅沥沥滴落的雨帘。

    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噙起抹近乎于温暖的笑。

    雷枭侧头看她。

    那双黑白分明的眼底澄澈而干净,纤长卷翘的睫毛密的像梳不开,瓷白剔透的皮肤像是嫩嫩的水豆腐,总叫人不由自主的想去捏上那么一把。

    “在想什么?”他问。

    林寒星闻言侧头看他,嘴角的笑意并未收敛。

    伸出手,任由雨水冲刷着掌心。

    不知是不是被林寒星感染,雷枭犹豫了下,学着她的样子伸出手。

    “我想眠姨了。”

    林寒星声音很轻,就像外面缭绕的雾气一样。

    这是雷枭今天第二次听到她提起这个名字。

    显然,这个人对寒星的影响很深。

    ——你只见过金叔和哑叔,若是早几年,其实我身边还有一人的

    雷枭突然回想起林寒星说的这句话。

    她的态度,令雷枭对一个陌生人产生了好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