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为我所用

作者:纳兰雪央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要孩子!”

    林寒星收回视线,却抬头望着广阔天际。

    今夜繁星无数,丝毫不被尘间俗事所烦扰。

    老天,就是这么无情!

    林寒星一直不懂,为何人在出了事之后,总是会祈求老天开眼?

    人有人道,天有天规。

    本就殊途,人间疾苦,又如何能等得到天来插手?

    “你确定,只要孩子?”

    她轻声笑了笑,似乎还带着些嘲讽。

    居高临下看着跪在地上的谭必得,这句话,林寒星只会问最后一遍了。

    饶是谭必得再后悔,火势也是不等人的!

    “那个践人,就叫她烧死在里面!”

    谭必得用力嘶吼,就是连青筋都爆出,带着额上的血,可怕极了!

    “如你所愿。”

    林寒星抬起素手,轻拍两下。

    暗处,似有人影闪过。

    “现在,我们应该谈谈我们的合作了!”

    …………

    茶庄,后院。

    谭必得怀里紧搂着昏睡不醒的儿子,目光震惊的看着与调查报告当中一模一样的装潢摆设,这里……竟如同之前被烧掉的茶庄被重新完整复原!

    “你烧掉的,不过是开放给游人的部分。”

    因着林寒星喜爱享受又注重隐私的性格,茶庄在建造时特别分成前后两院。

    前院对游客开放,后院只供她独享。

    很多人只当整座茶山只有前院,倒也怪不得谭必得的手下调查会有所遗漏。

    消失许久的哑叔沉默出现,手里还拿了个计算器。

    “在谈合作之前,我还要为我今晚的损失讨个说法。”

    林寒星如同茉莉花瓣儿似的手指轻点在桌面上,发出哒哒的声响。

    哑叔手指在计算器上来回敲动,时长长达足足四分钟。

    谭必得如今哪里还有之前意气风发的模样,垂着个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烧毁的房屋带我这些年精心呵护的花草,外加我受到惊吓的精神损失费一共是一千三百万,你可以选择网上转账或是现金支付,我不接受支票!”

    林寒星刻意压低嗓音,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凌厉令人无法直视!

    如果她不愿意,没有人能够叫她吃亏。

    一点点,也不可以!

    一千三百万?

    谭必得猛地抬头,那是他户头上能够调动出的所有流动资金。

    这个数字究竟是巧合还是对方刻意为之……

    他看了林寒星一眼,随即心惊胆颤的别开!

    她竟还好意思说受到惊吓?明明今晚最受到惊吓的是自己……

    谭必得突然意识到,自己根本就玩不过这个女人!

    将从头到尾的事情串联到一起,谭必得不得不怀疑,她从最开始将本应稳归他老板的古茶树买下那刻,或许就在设局。

    她是刻意要引起江城那边注意的!

    包括处理掉那批小喽喽,再到自己的出现……

    今晚,她明明早就有所准备,却还是按兵不动任由他的人烧了她茶庄的前院!

    这样的魄力,这样的忍耐,这样的心计……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丝毫胜算!

    “给我三天时间,我会将钱转给你。”

    谭必得如同只被斗败的公鸡,连声音都是沙哑的。

    “我就喜欢跟谭先生这样的爽快人谈合作。”

    林寒星话音落下,哑叔悄无声息离开,一如他悄无声息的出现。

    雷枭没有进屋,所以屋内现如今就只有林寒星同谭必得与他二子三人。

    “你到底是谁?”

    就算是死,谭必得也想要死的明白。

    林寒星闻言笑了笑,而她这一笑,令谭必得更觉得她眼熟。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到底想不想报仇?”

    她喝了口茶水润润喉咙,深敛的眸光当中没有一丝温度。

    与她脸上的笑意形成鲜明对比。

    “天亮之前,我要知道……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种!”

    谭必得话锋一转,没有直接回答她。

    “好,我答应你,天亮之前让你知道结果,但是你最好清楚明白一件事!”

    林寒星表情陡然转冷,变脸之快叫谭必得猝不及防。

    “留给你的只有两条路,一是跟我合作为我所用,至于二……”

    谭必得怔怔望她。

    即便心里已经有所预感,可在听到她说出口的一刹那,还是浑身剧烈哆嗦了下!

    “那便是死!”

    …………

    此时的雷枭正与燕北骁站在一起。

    深沉目光落在远处。

    “最多还有四天,你必须要回江城坐镇!”

    燕北骁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只是声音凝重。

    雷枭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你到底喜欢她什么?”

    燕北骁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太好奇,罕见的追问了句。

    像林寒星这样的女人,做朋友做合作伙伴简直省心又完美,可若是做老婆……

    会不会有些太难消化?

    “爸说什么了?”

    “你爸倒没说什么,就是你妈……”

    燕北骁双手插在牛仔裤口袋中,那双好看的桃花眼里尽是隐笑。

    “还以为这次的事是你爸的主意,愣是让他睡了三天书房!”

    要说雷枭的父亲雷康年,年轻的时候可是江城赫赫有名的人物。

    不论黑白两道,凡是提起这个人,无一不因惧怕而礼让三分。

    当初在江城流传最广的一句话就是……

    嫁人莫嫁雷康年,嫁人要嫁雷康年。

    不要嫁给他是因为当年雷家虽以船舶业起家,但更多涉及的却是走私与黑道,背景太过复杂,任是谁也不想将女儿送进这漩涡当中。

    而嫁给他的理由很简单,有钱有权……

    相貌也是任何女人一眼就能爱上的类型!

    这样的男人,任是谁都不曾想到,到最后竟然会娶了钟家那个默默无闻的二小姐,并且把人捧在手里一宠就是几十年!

    “我有分寸。”

    或许是想到了父母,雷枭面色放缓了许多。

    “要我说,你要真看上人家,干脆就掳回江城算了!”

    燕北骁用手肘捅了捅他。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玩儿纯情少年那套,过时了!”

    “你倒不是纯情少年,可还不是守着只小白兔只能看不能吃?”

    燕北骁被雷枭一句话噎住,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反驳!

    “姓雷的,算你狠!”

    暗处,一抹纤瘦的身影站在那里不知听了多久。

    面无表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