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8章 匪尽1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夺舍之停不下来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续南明夜天子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二十七日的杀戮持续了一天,所有的州民百姓都被震住了。

    士绅们也是震怖,他们再次深深认识到,杨大人为何被评价为“肃烈”,他是如此的狠辣不留情。

    这天真是血流成河,邳州城青皮恶棍的末日。

    众人也惊讶的发现,为患邳州城几百年的青皮恶棍被扫空了,近年赫赫有名的四棍:讼棍、赌棍、媒棍、葬棍皆除。打行、抢行、骗行、丐行皆灭。

    这天的杀戮中,邳州城有名的大讼师扈兴业,有名的赌场大老板萧兆盛,有名的大葬头井克从,有名的媒头刘竹婆,有名的丐头吕应聘,都被当场斩杀。

    各打行骗行出众的人物魏公韩、郑好善等等,也当场被砍杀。

    太多牙行脚行的人也倒霉,如经纪杨洪安、陶文现、齐良筹等人身首异处,脚头崔鸣皋、滕治安等等死不瞑目。

    各人麾下的青皮地棍也被斩杀了不计其数,邳州城的泼皮们都要死光了。

    这还只是当天的大规模行动,余下还有后续,以杨大人对青皮地棍的痛恨,余下的小混混们恐怕在劫难逃。

    当然,除了青皮恶棍,杨大人还剿灭城内外很多匪贼,如悍匪庄景原就被当场斩杀,几十颗人头挂在城墙上。还有积匪赵高堂、赵还禄父子被抓获,关进了巡捕局。

    这让邳州城百姓感到意外,要知道在外人眼中,赵高堂可是邳州大善人,有名的士绅。

    他儿子赵还禄更是州学秀才,非常让人仰慕的廪膳生员。

    还是消息传出,这赵家世世代代都是积匪,让人切齿痛恨的“李家庄惨案”的凶手马嬷嬷,就是赵高堂的老娘。

    他们作恶多端,罪行无数,此次匪徒做下天怒人怨之事,后面未必没有赵高堂、赵还禄父子的谋划。已经有消息传出,在此股匪徒中,赵高堂父子皆身居要职。

    众人恍然大悟,个个切齿痛骂,这对杀千刀的,就该千刀万剐!

    还有那个灭绝人性的恶婆子,希望杨大人也将她抓住了,祖孙父子三人一起剐。

    众情激动,对杨河的行动,士绅们噤声,州衙无语,但百姓们都是叫好。

    青皮地棍土匪的危害太大了,往日百姓们饱受欺凌却无能为力,眼下好了,杨大人终于为他们讨公道了。没有这些恶棍的存在,以后大伙的日子会好过多了。

    还有那些被抓捕的衙役捕头,看杨大人性子,恐怕那些人也下场堪忧。

    但想想,怎么就心中痛快呢?

    众情各异,百姓震动中,杨河仍有条不紊安排自己的事,如统计缴获,分派兵马等等,邳州城安靖后,就是地方土匪与青山残贼的事了。

    此次行动,除还州城百姓一个朗朗天日,他的收获也不小。

    最大的收获,就是从丐头吕应聘家中抄出的金银,高达五万多两。

    扈兴业、萧兆盛、井克从、刘竹婆等人也颇有家财,人人有金银二三万两。

    魏公韩、郑好善、杨洪安、陶文现人等也身家不斐,人人存银超过万两。

    崔鸣皋、滕治安、齐良筹等人也是富豪人家。

    还有那些捕头们,代代累积,各人资财一样有二三万。

    还有各类大小青皮们,他们的人斩杀,家财抄没,金银财宝杨河全部拉到军营去。

    种种统计下来,杨河抄来的白银数目就在三十五万两左右,还有很多玉石珍宝什么未统计在内。

    而在五月时,他各类收获原有白银五十三万两,粮食豆料二万五千石,但种种支用,到年底时,会去了一大半。眼下好了,这边得到有效的补充,就算到年底,他仍然会有白银五十多万两的库存。

    有了这些金银,杨河要做什么事也便利了。

    如扫除了丐帮,虽然恶丐斩杀,但一些善丐需要收容。

    各丐团有采生折割的受害者,媒棍有拐来的妇孺幼女,都需要妥善安置。杨河的决定是仿睢宁例,一些人送入养济院,然后开办福利工厂什么,便是残疾人也可以自食其力。

    还有民乱起于饥寒,虽一些青皮土匪是职业,但有些人也是破产无奈,需要为他们找到出路。

    杨河的决定是以后治安归巡捕局。又各地设立集市,归税务所管理。然后设立运输所,管理脚行运输等。

    又会招募清洁工,归民政所管理,负责市容卫生。这清洁工不限男女,很多联防队员都可以担任。

    杨河招募联防队员,主要是良善者,有家口者,本地人,但还必须给他们一份职业。

    有了正当职业,他们才会没有后顾之忧,为了保卫自己的生活,保卫自己的家人而战。避免象白役一样,没了生计,靠敲诈勒索为生。毕竟热情不可久,生活才是第一。

    以后这些联防队员,也会是城厢保甲的主力。

    而在地方,他各乡直属庄也要设立了,按他原先计划,邳州设置十二个乡,运河东岸六个乡,西岸六个乡,每乡一千户人,共需安置人口六万,户一万二千。

    但暂时人力与财力的问题,他先不可能安置这么多,就新安庄往上,先设置二到三个乡。余者各乡地设立乡屯堡,内一保百户左右,人口五六百,以后户数屯堡数慢慢填充。

    这些乡屯堡皆设乡长,乡副,负责军事教育,屯田民政等,指挥节制附近的附属庄村寨,拥有地方巡捕所的职能。

    他们分片包干,以后每个乡都会若铁桶似的,使土匪们逃无可逃,聚无可聚。

    各乡堡设立后,也会散发强大的需求力,使附近的村民多了许多活路,便若现在新安庄附近一样。

    再各乡堡的基础建设,水利建设,需要大量的人手原料,都会让邳州许多百姓有活干。

    利国驿那边的矿山开发,也是一条出路。

    甚至杨河很想修建从邳州到海州的道路,使那边丰富的海产品直达。倘若海州真的开发起来,这一片的百姓根本不愁没活干。各类鱼类加工,海带加工,紫菜加工,造船业等等,都需要庞大的人力物力。

    然这只是想一想,目前杨河可没这个财力,慢慢再说吧,长安城不是一日建成的。

    ……

    六月二十八日,杨河麾下兵分二路出击。

    杨大臣、罗显爵负责地方匪情事,他们留一队人,与联防队继续剿杀城内外的青皮无赖,余者出击,追杀剿灭马嬷嬷这伙人。

    曾有遇的哨探队随行,还有崔禄的火炮队,携带十门三号小佛郎机,每炮重一百多斤,打五两的弹丸,算是轻便。

    掷弹队,锐兵队也有部分人同行,总兵力约五百多人,都归杨大臣节制。

    他们不携带辎重,粮草由地方村寨供给。

    张松涛与韩官儿负责青山残贼事,全员出击,直奔抱犊崮。为了行动快速,还全部骑马。钱三娘的骑兵队随行,又有张出敬余下锐兵队,常如松余下掷弹队等。

    因深入外境,机动飞速,他们也不携带粮草,仅每人马匹携带飧饭肉干,还有战马所需的豆料等。

    他们总兵力约七百多人,归张松涛节制。

    各人完成自己任务后,又汇集合兵,仔细清理邳州各地的匪贼,直到将他们杀光为止。

    一大早,邳州卫的一百多艘浅船就将他们载入运河,在沂河与运河交汇处他们分道扬镳,张松涛等人继续北上,他们会在禹王寨附近下船,然后策马直击。

    杨大臣等人则顺沂河而上,一直到授贤集下船。

    当天中午,杨大臣肃整军伍一行就到了授贤集码头的外面。而在这里,联防队长冯希懋早在岸上等待。同时还有密集的,奉命前来,自带干粮的各村寨联防队员们。

    ……

    二十九日,山东郯城,杨庄寺。

    几骑奔出,顺着黄泥沟边奔跑,此河勾通武河与沂河,交汇处被称邳州八景之一。

    太阳高升,越发炎热,映目尽是黄土荒草,非常的荒凉。

    几骑奔驰着,顺河边往南,个个裹着头巾,身着劲装,非常的彪悍。

    特别领头一人,相貌粗豪,满脸的冷酷,正是马嬷嬷麾下悍将戴许保戴爷。

    虽各积匪合兵近千,但马队却没多少,几个大当家合起来不过几十骑,特别精骑很少。

    戴爷就是精骑之一,他不但骑术娴熟,还能劈砍,一向非常受嬷嬷的器重。

    此次更被委以重任出哨。

    却是消息传来,邳州乡兵出动围剿了,似乎州城那边也有不妙的事情发生,马嬷嬷忧虑,就派人到邳州境看一看,特别看看那边乡兵会不会越境围剿。

    对她的担心,各当家是不以为然的,就连蔡春都道:“他们是邳州乡兵,怎么会跑到山东来?果然如此,那不是国之不国?”

    不过想想,他还是同意马嬷嬷的忧虑,派人看看也没什么,他总觉得那姓杨的做事出人意表,还是稳妥点好。

    戴爷等人旋风似的奔驰着,很快奔了二十多里,毒辣辣的太阳晒来,似乎要把人给烤糊了,众人更是汗流浃背,胯下的马匹似乎也受不了。

    看周边光秃秃尽是荒草,只有不远处有个山包,有一些树木在,戴爷就吩咐到那边去歇歇。

    他们五骑往山包奔去,猛然戴爷一惊,就见那边槐树下策立一骑,戴着毡帽,系着斗篷,似乎还身着棉甲。

    他毡帽压得低低的,看不清他的脸容,但看他的衣着打扮,戴爷就知道对方身份了。

    他叫道:“是官兵,抓个活口。”

    他呛啷一声就抽出马刀,余者也是纷纷抽出自己兵器,他们杀气腾腾,呈扇形的奔驰过去。

    却见那骑并不惊慌,只从腰间抽出什么,毡帽下的眼睛盯着他们。

    然后奔到二十步内,戴爷也看清那骑持的是什么了。

    “手铳?”戴爷心中想,然此时他的马匹已经奔上去了,转眼二人只离十数步。

    然后戴爷听到“砰!”的一声响,那骑铳口冒出凶猛的火焰,转而充斥了他整个视线。

    戴爷只觉被什么重重撞击一下,就飞腾起来,半空中,他的鲜血有若泉涌,他重重摔滚在地上,眼前就一片黑暗。

    马匹嘶鸣,余下几贼一惊,却见那骑又在击锤连续扳拂两下,接连的铳响,白烟弥漫中,又有二人身上爆开血雾,不敢相信的滚落马下。

    余下二贼拼命勒转马匹逃跑,却见那骑从容不迫,他将手铳轻灵的转塞入右侧的枪套,然后又抽出别在身体左侧,套口朝右的手铳。

    他按下击锤,瞄着一贼“砰”的又是一铳,弥漫的烟雾中,那贼就大叫着滚落马下。

    余下一贼拼命拍马,那骑并不理会,却此时山包侧边呼啸冲出几骑,然后一骑手上套马绳“忽忽”转动着。他一甩,套马绳鬼魅似的飞来,就套在了奔跑那贼的头上。

    只瞬间,就将他拉扯下马来。

    然后几骑上去,围住了他,这贼嚎叫着,还想跳起来。

    一骑手中的钩镰枪就是重重刺来,“噗哧”一声,就是刺入他的大腿,枪头没到倒钩处,就将他死死钉在地上。

    那贼嚎叫着,痛不欲生,几骑淡淡看着他,眼中只带着残忍。

    用手铳那骑从山包下去,来到众人面前,对内二人施礼:“裴队长,凌队长。”

    二人点头,那凌队长笑道:“汤兄弟,你的铳法绝了,我们哨探队中,你的铳术当可与曾队长相提并论。”

    那汤兄弟道:“凌队长抬举了,俺哪敢跟曾队长相比。”

    这骑样貌年轻,眼神灵活,带着一丝玩世不恭,正是霍家寨的汤河图。

    他在寨中虽马术娴熟,但劈砍不行,未能选入骑兵队中。

    不过他也有天赋,就是玩手铳颇为犀利,乃哨探队有名的神射手。

    那裴队长则看着被捕获的马贼道:“行了,将这贼带回去,将他细细审问,当可知马嬷嬷那帮匪贼的下落。”

    ……

    老白牛:刚看了下,均订七千多了,还不错。

    另:多谢“股海任逍遥”书友的一万打赏,自澄、superdaddy、btht、西国之春、秋梦私语、teddy00~風、真柱孑、小总兵、秋刀鱼、小蝎子卡卡等书友猛烈打赏,别的书友投票打赏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