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6章 扫灭1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夺舍之停不下来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续南明夜天子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六月二十七日,凌晨。

    衙前街北端,“文魁坊”附近一片宅院,邳州大讼师扈兴业猛的惊醒过来。

    他抺了抺额上的白毛汗,四下看了看,看天边仅透了一丝亮光,却再无睡意,就披衣下床,缓步来到自己书房,然后躺在套锦缎丝棉软垫的竹榻上沉思。

    扈兴业的宅院很豪华,三进三出,台阶,石狮,抱夏无不具备,乃仿照对面的吴府建立。但人家御赐进士出身,所建府邸形神合一,每一处皆打磨得精妙周到,自有底蕴在此。

    扈兴业的宅院富丽堂皇,却少了那种美学与韵味在,毕竟他只是秀才出身,这见识局面还是短了。

    扈兴业倒了一壶冷茶喝,尤自心神不宁,为什么这样?一切计划都没有问题,为什么自己总是不安呢?

    他强自镇定寻思,想了良久,终于明白自己的不安来自哪里,便是第一眼见到那杨河练总的时候。

    这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人,不接受威逼,不接受利诱,肆无忌惮,视律令法纪为无物,甚至可以当街殴打秀才。跟他作对,就算各人外表强自镇定,其实内心还是隐隐害怕。

    只是骑虎难下啊,不跟他作对,自己人等在邳州的基业怎么办?

    这么大的家业,这么丰厚的财帛,呼风唤雨,耀武扬威的舒爽,岂能说放就放?

    特别很多事已经干下了,煽动乞丐与妇女闹事,谋划土匪与青皮闹事,特别今天还会有大场面,夜晚亥时,各人麾下一起行动,到处纵火,甚至将关厢仓烧了。

    他们众人已经商定,与那姓杨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然每到深夜,浸入骨髓的不安就是跃入扈兴业心头,因此他也留个心眼,将子女家人都送到淮安府城去,诺大的府邸,只留下管家与几个仆从在。

    他心中还总浮现那日王奉对他们说的话语:“……诸位,离开吧,都离开邳州,离杨大人远远的,越远越好……”

    “大丈夫行事,岂能畏首畏尾?”

    扈兴业猛的摇头,将所有不安都甩到脑后,他站起身来,就要喊来管家杜三备轿,趁着时日早,扈兴业打算到辐辏街去,与萧兆盛等人继续相商一些事务。

    就在这时,扈兴业忽然听到街角传来隐隐的脚步声,这声音越来越响,最后化为轰然的整齐跑动。

    扈兴业猛然一阵毛骨悚然,全身的寒毛都在涑栗,他摸着竹榻,却发现自己移不开脚步。猛的一声巨响,似宅院大门被撞开了,扈兴业“啊”的一声就跳了起来。

    然后轰然的脚步声往这边过来,扈兴业急急出了书房,看管家杜三连滚带爬的奔来,他尖声道:“老爷,是那些乡兵……他们……他们破门进来了……”

    扈兴业就见一队乡兵冲来,个个大刀长矛火铳,气势汹汹,杀气腾腾。

    他身体似筛糠似的颤抖起来,他强自镇定自己,喝道:“放肆,尔等何人,如此擅闯民宅?我乃生员扈兴业,这里是扈府,你等私自闯入,眼里可有律令法纪在?”

    他沉声喝斥,但那些乡兵脚步不停,一个队长一声不响,抢上前来,一刀就是刺来。

    “噗”的一声,长刀从前方刺入,从背后透出,血淋淋的刀锋就是透出来,带着鲜血狂飑。

    “啊!”扈兴业凄厉惨叫,他圆睁双目,满脸的不敢相信,一双手就去抓突进的刀刃,满手的鲜血淋漓。

    队长冷冷的看着他,锋利的刀锋一直往内突进,一边还缓缓的绞动。

    扈兴业嚎叫着,形容凄惨,有如野兽。他痛不欲生,猛的后退,脚步踉跄,就摔到廊下去。他身上的伤口还在滋滋冒血,浓重的血腥味飘散在清晨的雾中。

    管家杜三惊叫道:“老爷……”

    他就要奔到廊下,一杆长矛带着风声刺来,杜三一震,血淋淋的矛头就是刺透他的身体,从背后透出。

    杜三惨叫着,同样摔到了廊下,压在扈兴业的身上。

    众队兵上前,长矛狠刺,这边就是若杀猪似的凄厉叫声,血雨纷扬。

    ……

    轰然的脚步声到了城西北一片庙宇前,这里靠近全胜门,房屋低矮,三官水府庙旁多茶馆摊铺,素是邳州城各赌档的聚集地。很多打行的老巢总部也设在这里。

    “就是这里吗?”三官水府庙前,四总副把总施贤伟问道。

    一个带队的联防队员道:“回施爷,就是这里,邳州最大赌棍萧兆盛霸占了庙宇,几年来一直聚这里。还有打行恶棍魏公韩也住在里面,二人勾结,狼狈为奸。”

    施贤伟就吩咐:“将这一片围了,一个恶棍都不能放过,准备撞门,万人敌也准备了!”

    密密队兵聚着,个个盾牌长矛火铳,刀盾兵的前面,还站着几个彪悍的掷弹队成员。

    他们都背了掷弹队专用的万人敌袋,内中装了八颗新万人敌,此时每人左手持了火绳,火绳都点燃着,右手则持拧开盖子的新万人敌,露出里面的引线。

    几个粗壮的队兵抱着撞门槌,在施贤伟吩咐后就上前,沉重的槌头狠狠撞向大门。只是几下,结实的庙宇大门就被撞得轰响,内中门栓发出碎裂的声音。最后轰的一声,大门散开了。

    而在里面,内中青皮赌棍也窥到外间动静,一片慌乱的喊叫,有人叫,“巡捕来了,乡兵来了”,也有人叫,“兄弟们,那些巡捕局的贼子要我们的命,就跟他们鱼死网破!”

    还有浑厚的声音响起:“兄弟们,操家伙,跟他们拼了。”

    就见庙宇内中形形色色的青皮赌棍涌出,手中棍棒刀斧兵器不等,他们涌到院中,就要从大门冲出。

    施贤伟等人闪开,闪到门的两边去,几个掷弹队员都点燃手中的万人敌,引线“滋滋”燃烧起来。他们略等一等,就将万人敌狠狠扔进门去,然后同样闪到门的两边。

    就听里面轰轰巨响,夹着众青皮赌棍凄厉的惨叫,还有大量的硝烟杂物从门口涌出来。

    众掷弹队员随后又从万人敌袋中取出一颗万人敌,将后面盖子拧了,露出引线点燃,再扔进大门去。

    里面又是连串的万人敌爆响,声嘶力竭的惨嚎声,更多硝烟滚滚,夹着血腥味涌出。

    掷弹队员又扔一波,里面唯有嚎叫,还有众青皮赌棍抱头鼠窜的声音。

    “上!”施贤伟命令喝道。

    刀盾手持皮盾当前掩护,后面跟着火铳手,他们仍用新安铳元式,龙头上的火绳点燃着,后面又跟着长矛手。

    他们进了院去,内中仍是硝烟弥漫,夹着血腥味,焦糊味等各种呛人的味道,还有众多青皮赌棍的伤者,尸体,血肉残肢,惨不忍睹。

    一些未死者在地上爬着,叫着,哭着,痛不欲生,随在他们身后的,就是转眼要发黑的血迹。

    除了这些人,还有众多狼奔豕突,不知所措的青皮赌棍们。

    他们只是混混,哪见过这种场面,众多万人敌投来,当场就将他们打懵了。

    而在后方的人群中,还有些持着刀斧棒椎的凶戾汉子,正是萧兆盛、魏公韩等人。然显然的,面对这种场面,他们一样懵了,不知该如何是好。身边人或叫或跑,他们也拿不出方略。

    “放!”看见机会,施贤伟趁机下令,盾牌兵们蹲下,身后的火铳手对着前方众青皮赌棍就是轰射。

    “砰砰砰砰砰……”火铳的爆响声连成一片,成排的白烟散开,汇入了原来的硝烟中。前方血雾连片,大群大群的青皮赌棍栽倒在地,然后滚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嚎叫。

    火铳的威力谁也忍受不了,特别新安铳的火药威力更是强劲。

    “放!”又是一片声的火器爆响,不断有火铳兵上来,对着前方的青皮赌棍射击。众青皮不断倒下,前方那些凶戾汉子也被打垮了一大片,甚至几个为首样子的人被打得飞滚出去。

    施贤伟不知他们内中有没有萧兆盛、魏公韩人等在内,但不重要了,这一刻,或下一刻,他们都要死!

    而终于,所有余下的青皮赌棍都回醒过来,个个尖叫着,抱着头拼命逃跑。

    “长矛手,盾牌手配合击杀!”施贤伟又下命令。

    立时众长矛手上前,拥在刀盾手后面,他们相互配合,刀砍矛刺,对剩余的青皮赌棍击杀。

    刀盾手见人就劈,人头滚滚,长矛手见人就刺,被他们长矛戳一下,就是一个巨大的血洞。火铳手们跟在后面,边装弹边射击,对残余的青皮们进行点名。

    三官水府庙内凄惨无比,到处是尸体鲜血,众青皮赌棍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唯有惨叫,哀嚎,求饶,垂死挣扎,但他们所有努力都无丝毫作用。

    他们可以在州城百姓面前耀武扬威,但在凶悍的新安军面前,便若小鸡般的脆弱无力。

    “啊!”魏公韩翻滚着,邳州打行最出名的行头魏爷,此时哀叫声有若妇人。他腿上中了一弹,逃跑不灵,就被队兵们追上,十几杆长矛围着他捅刺。

    魏公韩身上血洞窟窿无数,全身的衣衫都被鲜血浸透。他哀嚎着,哭求着,抵抗着,但都挡不住边上长矛刺来。最后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双目圆睁,神情非常的恐怖。

    边上萧兆盛尸体距离他十几步,全身血淋淋,扑在台阶上,一只手还长长探出,显示出对生存的无比渴望。

    他身体中了一弹,但对生的强烈渴求,还是让他拼命爬起,挣扎逃跑。但队兵们追来,刀砍矛刺,最终就死在大堂前的台阶上。他身下的鲜血流出,将这一片都染红了。

    ……

    今日,邳州城的主题是鲜血与尸体,杨河麾下四出,杀戮连连。

    邳州葬棍势力聚集在西关,在大葬头井克从的府中,这里除了尸体还是尸体,鲜血流成河。一大堆葬棍们的尸体中,井克从尸身也在,但头颅滚得老远,满是鲜血的脸颊上,那双眼睛只带着恐惧。

    媒棍刘竹婆的宅院在辐辏街,此时这个颇有风韵的媒棍头头无力靠在墙壁上,嘴角流着血,圆睁着双目,脸上满是怨恨与不甘。

    她身上十几个血窟窿,却是被乱矛刺死,然后她的身前后方,横七竖八,几十个恶婆子的尸体。

    浓厚的血腥味中,队兵们正在搜索,忽然有人大呼:“找到了。”

    然后地窖打开,里面似乎是一个牢笼,狭小阴暗,关押着几十个妇女幼女。

    她们个个神情憔悴,麻木迟钝,皆被铁链锁在墙壁的铁环上,看队兵们进来,只是双目无神看来。

    丐头吕应聘的宅院在城南关厢,离他宅院不远有养济院与漏泽园,这里素来是邳州恶丐的聚集地。养济院本是官府收养鳏寡孤独等无依人的地方,漏泽园更是用来安葬无主尸骨,供买不起墓地穷人安葬的义冢。

    然什么时候起,这边早被恶丐们霸占,要进养济院,要入漏泽园安葬家人,都要向乞丐们交纳“草绳钱”。对这些恶形恶状的恶丐们,邳州百姓早恨之入骨。

    今日也是这些恶丐的末日,就见养济院周边,漏泽园内外,各乞丐们的尸体横七竖八,他们的尸身一直蔓延到丐头吕应聘的宅院前。

    然后从大门进去一路还是尸体,最后在该宅院的正房前,丐头吕应聘一身是血躺在地上,身上伤口大小几十处仍未死绝。他睁着眼睛,身体抽搐着,一个头,还拼命转向杨大臣那边。

    而在院中,杨大臣正兴致勃勃的观看吕丐头的窖藏,一箱箱金银从地窖搬来,几乎要将整个大院堆满了。

    甚至还有无数的散银散钱,各个朝代都有,因为太久没用,这些碎银也基本氧化,块块发黑,就象泥土石块似的。

    让杨大臣开眼的是,这些窖藏中,还有一个大金砖,五十个大银砖,十个巨大的银冬瓜。

    金砖银砖银冬瓜金光闪闪,银光闪闪,真让人睁不开眼来。

    杨大臣惊叹道:“听说山西老财专爱铸银冬瓜,没想到邳州也有!”

    他估计这边的金银有好几万两,不由啧啧道:“谁说乞丐穷的?他们才是有钱人!”

    ……

    凄厉的叫声中,骗行大骨郑好善等人被劈死在地,他们主要聚在城西南,欺行霸市,横行不法。又卖假酒、假药,往鱼肉贯水,鸡内塞沙等等,百姓深受其害。

    特别他们以青皮地棍为主,经常骗了不成就明抢,现在这些人还开始搞假银假钱,州民更是遭殃,有时被他们骗了,甚至一个月的衣食口粮都没了。

    对这些人,杨河解决办法就是杀!

    他突然行动,兔起鹘落,本地的青皮根本没反应过来。

    特别虽不是所有,但至少邳州城内外大股的青皮势力,大股的打行抢行骗行等势力头目情报他了解,队兵们又有熟悉地方的联防队员带着。就同时出击,四处斩杀,打得城内外青皮地棍根本反应不过来,更谈不上联络协作。

    很快他们就被各个击破,大街上,各处坊间内,杀得鲜血淋漓。

    此时天刚亮,本来百姓又要开始一天的艰辛生活,但猛然各坊间惨叫声惊天动地,夹着动人心魄的喊杀声,火铳声,甚至万人敌的爆炸声,火炮的轰响声。

    州民们个个心惊,都呆在屋内不敢出来,好在很快有本地联防挨坊告知,杨大人捕杀青皮,与土匪勾结的恶棍,为李家庄的百姓报仇,乡梓父老无需惊慌。

    同时杨大人麾下秋毫无犯,众乡邻更无需慌乱。

    众人这才放下心来,同时有如在梦中之感,祸害百姓多年的那些泼皮无赖,真的要被杨大人除了么?

    很多人心中腾起快意,这些贼子横行乡里,更勾结土匪,真是该死!

    只是这样大打出手,惨叫鲜血,还火铳火炮的响,真是让人心惊胆寒,希望这一切尽快过去。

    “轰!”城池北面隐隐又有炮声传来,知州苏成性微微颤抖一下,他咳嗽一声,又端起茶盏。

    杨河已向他表明态度,苏成性也默认事态的发生,只是动静如此之大,再一次让苏成性认识到杨大人的胆大妄为,他叹息一声,希望事情不要不可收拾才好。

    ……

    城北丰城街,西楚霸王庙这边,一门猎鹰炮转移着炮口,猛然停住。点火手将钎上火绳往子铳火门一点,上面的鹅毛引药管瞬间燃烧到底。炮声大响,火炮口冒出长长的浓烟,一颗十两重的弹丸就是呼啸而去。

    然后那炮弹落在宅院里面,打在房屋顶上,一片的铛啷碎裂声中,内中就有人传出恐惧欲绝的尖叫。

    发射的火炮不只是这一门,杨河炮队二十门都出动,内二号小佛郎机五门,三号小佛郎机十五门,它们炮弹不停发射到宅院内,到处是碎裂的木板瓦片声音,还有腾腾冒起的火焰。

    宅院内中,完全被硝烟覆盖了。

    除了火炮,还有万人敌的接连爆响,常如松的掷弹队员们,个个身背万人敌袋,不时往围墙内,大门里面投掷万人敌,就见滚滚浓烟,一阵接一阵的冒起。

    然后西楚霸王庙周边,曾有遇哨探队,张出敬部分锐兵队肃立,等待攻进恶匪赵高堂宅院时机。

    这贼子果然是积匪,有家丁护院仆从等百多人,内至少一大半的弓箭手,甚至还有十几杆鸟铳。曾有遇等虽雷霆行动,但赵高堂还是迅速反应过来,他不甘心引颈受戮,率家丁护院上墙,负隅顽抗。

    当然,面对新安军这边强悍的火力,他一切反抗都是徒劳的,崔禄的火炮一轰,常如松的掷弹队雨点似的投进万人敌,围墙边惨惨连连,到现在为止,已经没有人头冒出来了。

    “轰!”撞门槌撞开大门,内中堆积的拒马土袋什么也被推开,但曾有遇等人不急着进去,常如松的掷弹队掩在大门两端,几十个人轮流投掷,足足投了上百颗万人敌进去。

    里面连串的爆响,硝烟笼罩了大门这一片的范围,夹着凄厉的惨叫,狼奔豕突的各种声音。

    曾有遇等人互视一眼,脸上都是露出微笑。

    “活捉积匪赵高堂、赵还禄!”

    他们列成战阵,硝烟中,冲了进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