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5章 出击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夺舍之停不下来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续南明夜天子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骇人听闻的李家庄惨案,当日就由大兴庄巡捕所上报。

    当地巡长赶到李家庄时,也被眼前的惨状惊呆了,他立时调动周边十数个村寨搜索恶匪踪迹,同时快马加鞭,派人奔到州城练总府署报信。

    惨案当日傍晚就传开,震动了整个邳州城内外。

    土匪虽然穷凶极恶,但若这样整庄屠灭百姓的也少。而且据传来的消息说,土匪们灭绝人性,杀害庄民的手段令人发指。特别那些妇女与小孩们,她们的遭遇惨不忍睹。

    消息传开,百姓们个个愤怒,往常他们只是麻木无奈,现在有了期盼,都希望练总府署的杨大人能出兵剿灭土匪,还邳州城百姓一个朗朗晴天!

    而在众人关注的练总府署中,宽阔的大堂内,一声巨响,杨河拍案而起,“这是挑衅!这是示威!”,他冷然说道,“这股土匪一定要剿灭,不论他们跑到哪里去!”

    大堂下首两端,杨河部下都在,个个神情严肃之极。

    杨大臣说道:“当地巡捕所传来消息,凶手就是积匪马嬷嬷一干人,又有蔡春、章大个子、章二个子,张有情、张有义等积匪联合,人数近千人。他们做下案子后,就向北逃跑,现已进入山东郯城的地界。但狡兔三窟,说不定他们又会西窜,逃入沂蒙诸山内!这也是各积匪的手法,犯了案,就逃跑,逃到别的地界去。等官兵回去,又出来犯案。”

    他说道:“不单如此,巡捕局这两日审问了很多衙役,还有各联防队员禀报,城内青皮将会作乱,到处放火,烧关仓等。”

    胡就业说道:“情报所这边得到消息,这次骚乱是联动的,有人在背后谋划。他们让土匪在地方作乱,青皮在州城作乱,青山残贼也会南下,攻打邳州各村镇。”

    他神情严肃道:“甚至所中得到密报,说悍匪庄景原已潜入北关,有几十个人,携带弓箭火器,不知在谋划什么阴谋,说不定他们想暗杀杨相公!”

    众人一惊,杨河的生命安危,是他们最关注的。杨河倒对这种暗杀不以为意,想杀他的人多了,现在他还活得好好的,他只问:“青山残贼会南下?他们已经出老巢了吗?”

    钱三娘道:“骑兵队监视着,他们仍在抱犊崮。不过按胡主管说的,难说这几日会离开。相公,若要剿灭匪贼,就等不得了。”

    骑兵队已经哨探清楚,青山残贼就躲聚在抱犊崮一片。那抱犊崮乃是费县、峄县、沂州等处交界险地,方圆数百里,大小山峰七十余个,主峰抱犊崮更有“鲁南擎天柱、天下第一崮”的称呼,山深林密,夙为匪薮。

    历史上这里为东晋道家葛洪的隐居地,因地势的原因,土匪也爱聚集在这里,最出名的就是民国时的“临城劫车案”。土匪孙美瑶劫持中外旅客共六十九人,圈禁在抱犊崮巢云观中,震惊了中外。

    对杨河来说,他最怕就是匪徒逃窜,找不到他们老巢。只要找到老巢,他们躲藏的地方再山高林密也不怕。

    张出恭说道:“不得不动手了,只可惜到现在,各青皮土匪详情未知,只知道他们个大概。”

    杨大臣高声道:“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这段时间,通过各联防队员,懂得内情的衙役告知,俺老杨已经清楚,城内各青皮恶棍的头头,就是讼棍扈兴业,赌棍萧兆盛,葬棍井克从,媒棍刘竹婆,丐头吕应聘!还有打行骗行的得力人物魏公韩、郑好善等等!”

    他说道:“还有土匪方面,邳州几大家积匪,就是章家、张家、马家、赵家人等。特别那个人称邳州大善人的赵高堂,原来就是积匪马嬷嬷的儿子,他们一家,世世代代都是做匪的!这次的事,说不定就是他谋划。”

    杨大臣恶狠狠道:“只要扫灭这些积匪,邳州城内外就会太平很多了!”

    张松涛沉吟道:“其实有这么多情报也可以了,只要铲除了邳州的大股青皮恶匪,余下的小贼就好处理。他们不说再作乱,说不定都会望风而逃!”

    杨河点头,按他想法,是想将土匪青皮们一网打尽,对地方的情况摸得更清楚一些。比如这次李家庄的惨案,就是因为庄内有土匪,还潜藏极深。他们打开寨门,放外匪们进去,这就是经营不深的缘故。

    不过对手也狡黠,由不得他从容布置,眼下反扑开始了。

    他站了起来,来回踱步,冷然道:“确实该动手了,世间没有尽善尽美之事,就先把大的团伙,有组织的恶棍铲除了,余下小混混再慢慢收拾。先大后小,步步清理!”

    他当机立断,就下了决心:“我决意先铲除邳州城的恶棍,用一天时间解决,然后分兵剿灭青山残贼与各地土匪。剿灭青山残贼后,又合兵一起,仔细清理邳州各地匪贼,一直将他们全部剿灭为止!”

    他快速安排布置:“事不宜迟,凌晨就动手,杨大臣、罗显爵、韩官儿、张松涛,你们四总人,天一亮,立时铲除城内的扈兴业、萧兆盛、井克从、刘竹婆人等。将他们与麾下的青皮地棍全部杀光。还有四面关厢的青皮与私牙们,也全部杀了!巡捕局这边有名册地址,你们让联防队带着,按图索骥便可!”

    杨大臣与罗显爵都是高声答应,脸上带着兴奋,张松涛也是神情坚决,只有韩官儿略有些迟疑。

    他说道:“相公,都要杀了吗?听说有几千人呢,会不会流血太多了?有些私牙青皮还是秀才呢。”

    杨河看着他道:“这些人不可救药,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之辈。人说夷狄畏威而不怀德,青皮恶棍何尝不是如此?只有鲜血与尸体才能让他们牢记!”

    他环视众人:“再说了,不经历一场鲜血,怎么让人刻骨铭心?让人正视我们新安军的威严?”

    他吩咐杨大臣等人,不要迟疑,该杀就杀,趁这个机会,也将平时城内外很难清扫的青皮恶棍扫个干净。

    他这个决定,也是因为此时司法僵硬,要判处一个人死刑太难,平时就算斩立决,都必须经过刑部,在当年的秋分后执行,称为“斩立决”或“绞立决”。

    普通的死刑,则都是斩监候,要等到第二年的秋天,待三司秋审、朝审核定,证据充分,审理无误,死囚的名单才交给皇帝最后签定,在霜降到冬至期间行刑。

    以此时大明的混乱,各种偷天换日手法不绝,说不定这些死犯什么时候换个头脸又出来了。

    而且对青皮地棍怎么说,此时有个“光棍罪”,最早出现在明英宗时期,就是当时混混横行,三五成群,殴打他人,抢夺财物,号名光棍。当时刑部尚书就建议设立“光棍罪”。

    对光棍们刑罚,一般或笞或杖,严重些发边卫充军,发口外为民。

    杨河认为处罚太轻了,而且也是祸害外地百姓,不如杀了好。

    此时司法僵硬,对叛乱匪乱什么则是非常灵活,经常各地杀得人头滚滚。杨河斩杀青皮,也是给他们扣上“勾结土匪,残害李家庄村民”的帽子,然后他们持械反抗,当场格杀。

    他又安排钱三娘的骑兵队,曾有遇哨探队,张出敬锐兵队,协同崔禄的火炮队,常如松掷弹队,一起对付庄景原、赵高堂、还有码头的各脚行打手们。

    码头各脚行远在城南七八里处,需行动快速。

    庄景原等人是悍匪,又携带弓箭火器,也需要强悍的人手武器对付。

    赵高堂宅子在城北,情报所得,那宅院几进几出,经营得非常牢固,就象堡垒似的。里面男女老少还都是匪徒,持有大量的武器装备。

    杨河听情报所禀报,那赵高堂曾经说过一句话:“唉,这世道谁都靠不住,唯有手中的刀枪可以保护自己。”

    杨河就用火炮与万人敌让他们知道,他们手中的刀枪靠得住靠不住!

    杨河吩咐,赵高堂人等,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将他们活捉,这些人不能便宜的杀了,需抓捕归案,明正典刑!

    当然,如果作战激烈,收不住手,就当场打死,将士们的安危最重要。

    扫除赵高堂等人时,还要注意搜罗,最好收集一些罪行,这是为了对付齐尚贤的。

    在杨河盘算中,最好收集到他的罪行,送到淮安府城史可法那边,将他弹劾下马。不行的话,唯有用自己的方式解决了,齐尚贤与自己已成水火,不能留一个后患在此。

    最后是土匪,杨河冷然道:“匪首马嬷嬷等人最好活捉,这些人该千刀万剐!他们麾下的悍匪,也需在万千百姓面前明正典刑!我会为他们准备铡刀与桐油板,让他们在死难百姓的牌位面前,痛苦呼嚎二三个时辰才死,深深明白什么叫报应!”

    他说道:“你们打击土匪,各积匪悍匪的眷属全部要抓捕,不论男女,有罪的全部要处死,余者全部押入苦役去!”

    杨河决定铲除邳州境内的匪徒土壤,这些世代做贼的积匪家族就不能放过。

    按此时的大明律规定,男女九十岁以下,十五岁以上,犯杀人罪者皆应死。十五岁到七岁,除反逆之人,犯杀人罪者许可收赎流放。九十岁以上,七岁以下,虽有死罪不可加刑。

    杨河就决定,这些积匪家族,他们不论男女,十五岁到八十九岁皆斩,余者全部押到苦役营去。

    然后清剿地方时,与各村寨联防队一起,分片包干,反复的扫,每村每户的扫,一直剿到年底,保持高压态势,直到土匪们杀光为止。

    所有的匪眷,有罪者,十五岁到八十九岁者,不论男女全部处死,余者押到苦役营去。

    他一条一条的安排,众人皆凛然遵命。

    最后杨河挥了挥手,说道:“出击吧!”

    所有下属全部拜倒,高声道:“末将领命!”

    ……

    老白牛:多谢不动如山动如雷震、豆浆油条包子、不屈的心9527等书友各一万打赏,呼延晟、最爱赵中举等书友猛烈打赏,别的书友投票打赏等。上章惨案,来源鲁南苏北一些土匪恶迹史实。历史上这类恶迹不计其数,论土匪之凶恶,都不会下于各鬼子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