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0章 拜会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夺舍之停不下来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续南明夜天子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午,邳州练总府署。

    后堂官邸大厅内。

    外间热浪滚滚,这边却是清凉。邸外多花木,绿树浓荫,一派蝉声。

    此时杨河坐在椅上,摇着芭蕉扇儿,下首一位前,胡就业站着,旁边几上还放着一碗喝剩的蜜煎酸梅汤。

    他向杨河禀报:“……情报所勘查,邳州城颇有豪强不满,似乎有人要闹事。领头的,就是讼棍扈兴业,赌棍萧兆盛等人。还有那姓赵的,人称邳州大善人的赵高堂,好象也跟这些人不干不净。”

    上午联防队之事已告一段落,此时杨河坐着,他慢条斯理道:“你继续勘查,哪些是首脑,哪些是主谋,顺藤摸瓜,都摸个清楚,介时将他们一网打尽。”

    胡就业应了,这时一护卫从大门处奔来,到台阶处向廊下的陈仇敖禀报几句什么。

    陈仇敖有些惊讶,他进屋向杨河禀报:“相公,淮安府的阎夫人求见。”

    杨河摇了摇扇子:“阎夫人?王琼娥?”心想这波涛汹涌总算到了。

    ……

    在府署二堂,杨河接见了来访的王琼娥一行人。

    大堂太严肃,官邸太私密,二堂刚刚好。

    王琼娥一行人数不少,以前见过的黄叔在内,那小丫鬟王钿儿也在,还有大量的长随挑着一担担的礼盒。

    看到杨河,王琼娥盈盈拜下,她裣衽万福:“妾身王琼娥见过杨大人。”

    杨河笑道:“阎夫人何必见外,我们也是生死交情,仍称我杨相公便可。”

    他吩咐邓门子看茶,然后看向下首右边就座的王琼娥此女。

    算起来,从去年十月起,他与王琼娥也有大半年未见了,但此时看她,依然精英女性的样子,风韵楚楚,越看越有味道。果然有事业的,成熟的精英女性更有魅力。

    看她脸上有些疲倦,但依然风情种种,优雅干练,声音动听。

    她不骄情,豪爽的性情也未变,杨河纠正她的称呼,她就笑道:“既如此,妾身就唐突了。”

    而杨河看她,王琼娥也偷偷打量他。

    眼前这男子,大半年前还颇为落魄,当日在官道相遇,还需要她救济。

    但眼下看去,从容不迫,气质深沉,一举一动都有种大权在握的味道,英气兼顾着威仪。

    他还是七品的官人,要知道,他今年也就十九岁。

    想到这里,她一颗心砰砰跳。

    二人对看着,思绪种种,心中都不知什么滋味。

    还是黄叔轻咳一声,王琼娥才回醒过来。

    她意识到自己失态,以袖掩面,遮住半边脸儿,轻啜了口茶。

    放下茶盏,她恢复了从容,笑道:“今日来访,冒昧打扰,妾身略备了薄礼,望杨相公勿要推辞。”

    她看向黄叔,黄叔吩咐长随们挑着礼盒上来,随后他恭敬的递给了杨河一份礼单。

    杨河有些好奇的看,王琼娥准备的礼物丰富之极,零零总总都有,多是精致实用之物,跟她这人一样,实在的人,不来虚的。从礼单上看,还多是夏天各种类的用度之物。

    杨河吩咐陈仇敖将各礼盒打开,一礼盒的都是衣衫,鞋袜鞓带具备,做工用料都精美之极。

    一礼盒是洗盥用品,有洗头药浴的木槿花叶,此物乃古时贵族洗盥之物,洗后头发可以变得柔顺,还有消除暗疮,使皮肤变得光滑之用。

    又有此时的牙刷,乌木为柄,马尾为刷。还有牙膏,此时的一种洁齿牙粉。乃苦参、茯苓等做料,晒干捣末筛细,以小罐装起,刷牙洁齿之用,比用盐好多了。

    还有礼盒装着精美的“竹夫人”,乃是一种用竹蔑编就的消暑用具,夏季时节,可以抱着取凉。

    还有“冰鉴”,就是此时的冰箱了,内可使用冰块,实现冷藏的功能。

    又有礼盒装着各类折扇,多是金陵产物,扇骨有象牙的、檀香的、粽竹的、沉香的,多达十几把,每扇皆有饰品扇坠,工艺精美之极。

    还有金墨毛笔宣纸等等,真是琳琅满目。

    陈仇敖看得目瞪口呆,厅中各护卫也是探头探脑,啧啧称羡,这就是大户人家的用度?杨相公真是好福气啊,有这样一个人惦记着,专门送礼送物,还送得这样的有层次。

    杨河颇为的满意,这波涛汹涌果然有心了。

    最后两个礼盒,皆西洋产物,一装千里镜,黄铜为壳,水晶磨片,杨河看了看,倍数不是很大,但在此时也难得了。

    此时有千里镜,多以琉璃磨制,倍数与清晰度都赶不上用水晶。当然就算用水晶,其纯净度、透明度也达不到后世光学玻璃的程度。此时水晶有杂质,内含非常微小的气泡。

    另一礼盒装的是西洋座钟,杨河好奇看了看,这是一种很难得见的冕状轮擒纵式小型机械钟。日差可能会在十五到三十分钟,因为此时西方虽发明了重力摆,但还未引入机械钟内,摆钟没有出现。

    论精准度,这时西方的机械钟还不一定如东方的日晷与漏壶,但也是难得之物,可以窥探一下西方的机械工业程度。

    杨河决定将这钟摆到自己卧室去。

    看他满意样子,王琼娥也是欢喜,不枉她耗费心思,精心选购礼品。

    ……

    杨河吩咐将礼物都收下,双方亲密度更担升一层。

    接下来是商货之事,王琼娥坐在位上,她摇着罗扇,妙目不时瞟瞟杨河,她身后侍女王钿儿为她摇着芭蕉扇儿,一边好奇看看四边,一边又好奇看看杨河。

    黄叔已将此次货单递给杨河观看,杨河细看,他向王琼娥下的订单很多,主要是粮食,铜铅,硫磺,生熟铁等物,还有他很需要的苏钢。

    看货单上他需要之物基本都办齐了,杨河很高兴,这波涛汹涌果然是个优良的合作伙伴。

    黄叔也向杨河解说,为杨相公商货之事,小姐多方筹措,便如这苏钢,原本苏州商会那边只给二百斤,还是小姐想方设法到处购买,甚至用了高价,才补足了这三百斤的苏钢货品。

    这款商货上,他们王家甚至是贴本的。

    “哦。”杨河看了王琼娥一眼,看她只是微笑,并不以为功。

    杨河点点头,作为商人,王琼娥这点很难得,情愿自己贴本,也要将顾客的商物办好。

    但从长远看,王琼娥只是中间商,并不生产货品,她那边一受限,自己也跟着受限。

    看来原料不能自给还是麻烦,还是必须自给自足,不能受限于人。

    看了货单,杨河就放下了,他当然不可能自己去点货,这是属下的事。

    他已派人去招户务堂总管杨大臣,工务堂总管张出恭,让他们带人去点收,货齐了,就把货款给付了。

    接下来谈的仍然是商货订单的事,杨河继续向王琼娥下单,特别是粮食,他一万直属庄人口,一千多匹马骡,人马一年粮食消耗就要三万六千石,干草二百八十万公斤。

    目前他粮食豆料库存仅二万五千多石,存粮还不够吃的,还要继续购买。

    他若开设新的庄子,一乡人口五千,一年就需要粮食一万四千石,他虽自己开荒种地,但很久的未来,恐怕都需要购买粮食吃。

    王琼娥作为大粮商,不向她购买,又向谁购买?

    二人又商议些海鱼骨,肉瓷罐方面的事,说说笑笑,时间过得飞快,似乎转眼就不早了。

    杨河看看漏壶,笑道:“王大掌柜大驾光临,不如就在府中用个饭。我把下属们都叫来,就当做个东,为你接风洗尘。”

    王琼娥看看天色,也惊讶时间过得飞快,似乎与杨河坐在一起,就非常轻松,让她不知不觉时光就过去了。

    她笑道:“妾身敢不从命?”

    ……

    杨河吩咐下去,在东花厅设宴,搞个“串盘九个碗九碗九碟十二棋中八八”,也就是九碗九碟和两个汤。

    他练总署原为邳州公馆旧址,虽修建为新的练总府署,但很多设备不齐全,东花厅也没多少花厅的味道,杨河打算以后找机会慢慢改造,现在就将就了。

    不久,他下属也到了,把总杨大臣、韩官儿、罗显爵、张松涛。炮队队长崔禄、掷弹队队长常如松、哨探队队长曾有遇、辎重队队长盛三堂、医护队队长李家乐,锐兵队队长张出敬。

    还有中军官张出恭,骑兵队的钱三娘与李如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