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9章 到来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夺舍之停不下来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续南明夜天子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六月二十日,杨河正式在邳州城设立巡捕局,署廨就设置在练总府署内。

    四处关厢,邳州码头,地方乡里,同时设置巡捕所,各觅署房驻之。

    巡捕局防护治安,缉捕盗贼凶犯,这些原本为邳州捕快职责之一,以后这些就跟快班无关了。

    巡捕局暂以队兵驻之,局之长称捕长,所之长称巡长,在杨河计划中,巡捕局以后会归刑务堂巡捕总局管理,有专门人员,统一的考核与升迁制度。

    他们以退伍军人,伤残军士为主,又招募良家子等,定可以改变身卑权重、心态扭曲的贱民世袭衙役制度。

    巡捕局下属有苦役营,在杨河计划中,以后地方安靖后,再有什么小偷小摸,扒手混混,骗子青皮等,全部抓到苦役营去。一年起步,修桥铺路,矿山石场,疏通河流,就是他们最好的归宿。

    对他们的处罚,地方巡捕所的巡长就可以签署公文,简单有效,从睢宁那边的施行结果就可以看出。

    除了巡捕局所,城四隅,关厢,码头,地方村寨,联防队还一个一个建立。

    对城厢联防队杨河很慎重,队员需本地人,身家清白,对治安有一定热情,对匪患青皮深恶痛绝。

    各个人选,情报所都必须核查过。

    他们除了号衣武器,也没什么粮饷之说,全靠正义与热情。

    杨河并不打算给钱,给了钱,就类似此时的当兵吃粮,什么人都会挤着来,良莠不齐。不给钱又愿意出来,才是真正为了地方,为了乡梓父老着想。

    不过他们训练会有聚餐,有时会有一些肉米之类的福利。

    联防队协同巡捕局所办事,言说地方情报,勘查扭送不法之徒,他们的装备也不错,号衣,盾牌,大刀,长矛,短棍,长棒,弓箭,绳索等等,一定程度下,可以对地方匪盗进行抓捕击杀。

    巡捕局成立这天,各村寨乡里诸多人物也被邀请前来,杨河会指定某些人为联防队长,建立护庄队,归属各地的巡捕所管理。将他们组织起来,共同防患抓捕地方上的匪贼。

    这些人选也必须情报所核查过,对已经核实过的,可以信任的人物,比如说凤山村的里长孙净敏,村民宋甘来,就当场被任命为本村联防队长,队副。

    郭家庄大户郭通栾,泇口集大户孙锐钦,也被任命为本集的联防队长。他们职责都是维护本地治安,消除本镇辖地土匪。倘若他们不作为,辖地依然匪盗横行,他们的职务将被剥夺。

    依杨河估算,倘若城厢村寨都建立联防队,以每村寨五十人到一百人计,连城里城外,邳州联防队员估计会达到数千人。

    这天邳州城很热闹,大量城厢地方要员聚集练总府署,一个个联防队长被指定。

    邳州城百姓也密切关注,众人兴奋议论,杨大人果然是做实事的人。他雷厉风行,一到邳州城就开始各项事务,或许不久后,邳州匪盗横行的局面将有所改变。

    很多百姓对杨河有好感,这不单是他几次大败流寇的威名,关键是他一步一步做的都是实事好事。

    如在关键地点设立军寨,以后青山残贼不得南下。现在设立巡捕局联防队,以后邳州城青皮横行局面将得到扼制。建立军寨,需要大量劳工,很多百姓还找到活路。

    其实不知不觉,邳州城已经有许多百姓依附杨河生活。

    如新安庄需要大量原料,连碎石泥土都要。新安庄需要大量制服。新安庄需要大量吃用之物。现在不单周边附属庄村民,便是很多州民都围绕新安庄需求开展各项事业。

    便如杨河需要大量苇屋,很多本地编织户就找到活计。杨河需要大量鱼干,本地的渔夫笑得合不拢嘴。

    不过杨河对治安进行紧缩,也是许多人不愿意看到的,暗流,在邳州城内外涌动。

    ……

    也就在这天近午,一只浩浩荡荡船队驶来,他们冒着烈日,部分船只继续往新安庄河段,部分船只则停靠向邳州的大河渡码头。

    黄河水浅,行驶的多是载重不超过四百料的浅船,该船队也是如此,不过胜在船多,载运的货物量也大。

    各踏板纷纷搭上,一艘猛看不起眼,细看就低调奢华的商船上,一女子缓缓下船,身后还跟了一个亮丽的小丫鬟,一帮管事打扮的人,众多护卫,一副商业女精英的样子。

    看她穿了翠蓝的窄袖背子,挽着堕马髻,插了玉簪,妆容淡素,高雅干练。她袅袅娜娜到了岸上,曲线玲珑,波涛汹涌,顾盼间,就带着精明。正是从淮安赶到的王琼娥此女。

    她六月初押运商船北上,然黄河一向不好走,风涛浪急,近期又常常下雨,黄河水涨,更增加断缆沉舟的危险。

    从府城到邳州近五百里水道,她足足走了十几天才到,路上还发生过事故,几艘商船倾覆了。

    此时水运,漂没沉溺是常事,幸好船夫伙计都没事,否则抚恤安抚都是麻烦的事。

    “黄叔,立刻安排船夫伙计卸货,转脚那边也准备了,商货一卸下来,就运到南关那边的堆栈去。此次商货甚多,让杨经纪,陶经纪安排些脚行的人。”

    王琼娥很干脆利落安排了卸货与运输的事,码头诸多牙人脚头眼巴巴看着,但却无人敢指责王大掌柜不合规矩,“私自搬运商货”的事。

    强龙不压地头蛇,地头蛇等闲也不敢招惹强龙,眼前这位女子,可是与州尊都保持良好关系的人,他们可不敢得罪。

    不过王琼娥是个玲珑的人,一般自己吃肉,也会让别人喝口汤,让码头诸人不会有很大的怨言。

    这不,虽然卸货运输大部是她船夫与商馆的人,但码头的“起卸牙行”与“转脚牙行”也得了大生意,牙行又介绍脚行,几乎每人都分润点油水,皆大欢喜。

    王琼娥到了码头,这边也是招呼声不绝,一些自认说得上话的人,如这边一些商铺掌柜,“起卸牙行”的杨洪安经纪,“转脚牙行”陶文现经纪,都满面笑容的过来作揖问候。

    王琼娥也是商场老手了,应付这种场面游刃有余,含笑着一一回应。

    不过她也敏锐的察觉到,今日码头气氛似乎有所不同,杨经纪、陶经纪等人脸上,也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王琼娥更看到码头要点处在修建设置什么署廨,颇多牙人脚行的人,以复杂的眼神看着那边。

    她心想:“难道邳州发生什么事?”

    很快卸货运输的事安排完毕,黄叔黄文远留在这边照应,以孙掌柜为代表的本地管事早在码头相迎,还安排了相应舒适的乘坐车马。

    王琼娥就上了车,侍女王钿儿持芭蕉扇儿跟上,一些管事,她的护卫队在车的两边后方跟随。

    他们一色劲装汉子,人数足有三十,个个骑着健马,弓箭长刀,内一半的人甚至持了犀利的自生火铳,不需要火绳就可以作战。

    路上,王琼娥问了孙掌柜,邳州近期发生了什么事?

    孙掌柜说了,他说道:“杨大人设立巡捕局,欲对青皮土匪不利,现街上百姓都在议论这事。”

    王琼娥惊讶道:“杨相公果是豪杰,只是这是断他人财路之事,恐怕会引起反扑。”

    孙掌柜道:“可不,现城中气氛不对,恐有事端发生。士绅们都在观望,看杨大人能否撑得住。依小的看,安靖地方是好事,但杨大人恐怕会有大麻烦。”

    王琼娥沉默良久,最终叹道:“是啊,现今这世事,想做点事真的很难。”

    马车轱辘,一行很快过羊山,过泗水渡桥,进入邳州城南关厢地界。在下邳驿附近,王琼娥看到这边也在修建设置署廨,众多百姓围着看,什么议论都有。

    她还听到邳州城各处招募考核联防队员的消息,她一听就知道这联防队什么作用,心想:“杨相公只要挺过这一关,邳州城就会太平许多。”

    王琼娥虽是大商人,但地方乱糟糟,青皮地棍横行,肯定也是不喜的。便如招商引资,地方上的治安环境,那也是投资人非常重要的考量要素之一。

    对王琼娥来说,她在邳州几家商铺就被恶丐敲诈过,这些恶丐,捕之无用,死皮赖脸。一不顺意,就撒泼打滚。或干脆半夜提个粪桶过来,泼在你的门上墙上,害不死你也要恶心死你。

    再大的商人,对他们都是头痛,为免麻烦,多少给些钱打发了事。

    杨河安靖地方,对王琼娥肯定是好事,但想想他会遇到的麻烦,王琼娥内心不免有些担忧。

    很快车马从“望淮门”进了城,邳州城依然热闹,商铺屋舍鳞次栉比,今日街上百姓更多,触耳所闻,也皆是“巡捕局,联防队”话语,便若一瓢水泼进了油锅,整个城池都骚动起来。

    兴奋议论,喜笑颜开的百姓很多,但似乎也有很多人不满,王琼娥就听街边有人高声道:“……此为恶政,邳州的百姓,以后有得受苦了……”

    王琼娥挑起竹帘看了看,看此人在高声喧哗,周边站着几个快班衙役的人,视若无睹,神情冷漠。

    王琼娥听孙掌柜说,新巡捕局的设立,职责是缉捕盗贼凶犯,防护治安,就剥夺了快班很大部分权力。

    本来快班职责,传唤拘提被告、缉捕盗贼凶犯、管押招解人犯,内中这“缉捕盗贼凶犯”就是他们重要财源之一,人说捕快八大害,大部分就是来源于这条。

    余者二条都是捞些小钱,特别这“管押招解人犯”更是苦差事。此时动不动流徒多少里,发配边关充军等等,都需要快班的人押送。他们随犯人跑个几千里,风霜雪雨,期限到达,真是苦不堪言。

    现在最大财源没了,特别孙掌柜言,巡捕局只从快班招了寥寥几个人。这邳州城是大城,有快班八班,每班八人,又有大量的白役、挂名衙役等等,总人数好几百人。

    现在这几百人都要失去大部财源,岂能不痛恨?

    “希望杨相公能挺住。”放下竹帘,王琼娥心里想着。

    虽然她很关心此事,但显然这事她搀和不了,按她想法,将与杨相公相商的商货办好了,也是个帮忙。

    很快车马进入城东南的米市一条街,这里有王琼娥的产业,本街最大的王记米铺。邳州城王琼娥的下属,接待总号大掌柜的招待歇息之地,就是放在这里。

    依王琼娥的安排,一干下属为她接风洗尘后,她会先去拜会苏夫人,看看能不能见见州尊,再马不停蹄赶到练总府署去拜会杨相公。

    那苏夫人就是知州苏成性的夫人鲁氏了,也是淮安人,同住山阳县署文渠边。因生意缘故,王琼娥常来邳州,又是老乡,一来二去,自然认识了苏夫人。

    通过苏夫人,她又拉扯上苏知州的交情,这也是枕边风的威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