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5章 入伙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夺舍之停不下来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续南明夜天子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六月十三日。

    邳州,镇北门外。

    太阳正烈,毒辣辣的晒在地上,似乎要把周遭的一切给烤糊了。

    高彦与一个头戴斗笠,卷着裤腿的汉子走在北关丰城街的路上,周边房屋错乱,泥土路坑坑洼洼,除了弥漫的垃圾臭味,还夹着一股隐隐的鱼腥味。

    这边离北门十里就有周湖、柳湖,然后二十多里,又有曼湖与蛤湖,沂河水又往城西流过,除了普通百姓农户,丰城街一片靠水吃饭的人就很多。

    “高兄弟,我们几百年前也算一家,就做这保人,保举这好事给你。”卷着裤腿的汉子相貌朴实寻常,说出的话语却石破天惊,“在脚行有什么出息?饱一顿饥一顿的苦日子,还要常常受人打骂。同是卖命,为何不寻个好差事?只要入了伙,我保你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这才是快活。”

    高彦感激的道:“多谢高大哥抬举,兄弟不会忘了高大哥的恩义。”

    他正是那“新顺义脚行”的打手高彦,那日冲突后,脚行“小头”滕治安担忧脚夫高允敬扯上邳州朝天锅掌柜刘大有的干系。结果消息传来,高允敬偏偏就扯上那刘掌柜的关系,还成为酒楼的一个运货人。

    这下滕治安就谨慎了许多,有时看到高允敬甚至难得露出笑容,高彦不忿,反受排斥责骂,就感觉在脚行混不下去。正好与他认识有半年,豪爽的高浚大哥介绍他入伙,高彦就顺理成章改行了。

    高彦当然知道“入伙”是什么意思,但他不以为意,他从小父母双亡,一个人在外面流浪多年,为了生存什么事都干过。特别做了“新顺义脚行”的打郎后,手上的人命都不止一条,心早黑得跟什么似的。

    从打郎变成土匪,在他看来只是换个吃饭的家伙罢了,都是拿命去拼。

    而且比起脚行打手,土匪的靠山多重啊,说出去都大气。想到这里,高彦又认为自己与众不同,看街边人都带上傲气,让旁人惊疑又畏惧的看向他们。

    看高彦样子,高浚皱了皱眉:“高兄弟,要入伙,就要收起你这青皮样,最好不要让别人注意到你头上,知道吗。”

    高彦忙道:“多谢高大哥点醒,兄弟知道了。”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而且他心思还飘到码头那边,暗暗恨着脚夫高允敬,甚至“小头”滕治安都恨上了。

    他心想,待自己打出一片天地,定要这二人好看。

    特别那高允敬,白搭熊一个,也敢给自己脸色,什么黄子?

    二人在街上走着,大热的天,都是汗流浃背,终于,离城门一里时,高浚带高彦转入一条巷子。深入数十步,草房苇屋后出现一座稍好的宅子,但依然砖墙断碎,屋檐剥落。

    此时大门紧闭,高浚上去敲门,手法或轻或重,似乎是一种暗号。

    高彦等着,忽然有些心慌,他看了看四周,身旁很安静,看宅子旁还有一座东岳庙,但似乎香火不旺。

    不久门闩打开,几个汉子幽幽出现,里面很暗,高彦看不清他们神色,但总觉这些人有一种难以描述的压迫感,跟码头的打手完全不同,心下一惊,就是一身的冷汗。

    他听高浚跟几个汉子窃窃私语,一汉子说,就是这人?还眸子冷冰的看来。

    高浚说是,又说高彦兄弟“身家清白,脚跟清楚,可以入伙”。

    那汉子看了高彦一阵,看得他心中发寒时,才点了点头。

    他们进了去,到一房间,那汉子说:“我们这行风里来雨里去,提着脑袋做买卖,要入伙,就要勘验分明。倘若你没有保举人,自己来挂柱,都要过堂,二盘三盘。但有高浚兄弟做保人,就简单了,立个字据就可。”

    他说着拿出一字据,对高彦读了读,上面有入伙人愿意“走马飞尘,不计生死”等字样,还有保举人,入伙人名字,又给高彦看。

    高彦不识字,就按高浚大哥的意思,画了押,按了手印,那汉子容色稍霁,将字据收了。

    他神情一肃,转为庄重道:“既勘验分明,高彦兄弟就是自己人,拜香入伙吧!”

    他们在一大屋内举办入伙仪式,连高浚在内,几个汉子分列两旁,神态庄严。

    然后堂前供着用红纸书写的“关圣帝君”神位,陈设烛表供馔,又燃十九根香,分五堆插着,前三后四,左五右六,当中一根。

    高彦按高浚大哥的引导,手持三枝香站在神位前,跟着他宣誓:“帝君在上,我高彦今日来入伙,就和弟兄们一条心。如我不一条心,宁愿天打五雷轰,叫大当家的插了我。我今入了伙,就和众弟兄们一条心,不泄底不拉稀,不出卖兄弟守规矩。如违犯了,千刀万剐,五狗分尸,肝脑涂地,听任大当家的插了我!”

    宣誓完,高彦端端正正的跪在关云长神位前,恭恭敬敬磕三个头,并将手中的香折成了两截,表示如违此誓,下场就跟这手中香一样。到此,拜香入伙仪式结束,高彦也正式成为土匪的一员。

    几个汉子互视一眼,微微点头,那汉子道:“好,高彦兄弟,今日起,我们就是亲如骨肉的一家人。”

    他吩咐道:“来人,倒血酒!”

    就有一个汉子抱了酒坛出来,每人身前都倒了大碗酒,又滴了鸡血,一齐举碗。

    那汉子道:“从今后都是兄弟,有钱一齐使,有肉一起吃,有女人一同玩,喝!”

    众人神色庄严,举碗一饮而尽。

    高彦心中激动,他感到一种仪式感,那种依靠感,那种激动人心的感觉,这是以前在脚行做打手没有的。

    他看向众人,喝了酒后,都将手中碗摔了,相互微笑示意,就如亲如骨肉的一家人,这让高彦更是火热,有一种想要咆哮呼喊的冲动。

    最后一切仪式结束,汉子为新加入的高彦兄弟言说队伍禁忌纪律,大体四盟约,八赏规,八斩条,最突出一点,就是“不出卖江湖”,还有“不吃水”。

    也就是禁止出卖兄弟,禁止私吞赃款赃物,这两条是绝对禁止的,如违反任何一条,都要遭受挖眼珠,割吊筋,三刀六眼等处罚。

    以前还有“不采花”、“兔子不吃窝边草”等禁条,但现在世风日下,这两条对很多土匪都形如虚设。特别对一些村寨小匪来说,兔子专吃窝边草,他们特别喜欢的,就是绑票勒索同村的人。

    零零总总禁条很多,敢违背者,都有严厉的惩罚手段等着,“活埋”、“背毛”、“挂甲”、“穿花”、“看天”等等。

    特别“看天”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刑法,就是受刑人被一棵碗口粗细,一头削尖的青柳小树插进屁股,松手后,人被挑上天空,最后非常痛苦的死去。

    种种残酷刑罚也是告诉入伙的人,成为土匪了,就要一条道走到黑,而且要听从号令,千万不要有什么侥幸脱逃的心理,否则等待他们的,将是惨不忍睹的下场。

    不过汉子也告诉高彦,他们这只队伍也是有前途的,比起别的土匪,他们组织纪律也森严得多。比如堂口多,又建制分明,职责详尽,军师就是军师,书办就是书办。又有管帐,巡查,指挥,哨探等等,各司其职,不相逾越。

    他们这只,就是哨探堂下的一伙,上面又有种种头目,可谓人多势众,前景光明。

    汉子告诉高彦,听高浚兄弟说,高彦兄弟能打会拼,舍得性命?这样的精锐是队伍需要的。干几票后,未必不能成为大骨头目,甚至被引荐到嬷嬷那边去。

    吩咐高浚继续负责高彦事,告诫他一些注意事项,让他领取应得的待遇装备等,汉子让高浚等人下去,他自己在屋内坐了一会,就起身出了宅子,东拐西弯,很快进了旁边的东岳庙内。

    他进了厢房,这边一个年轻人坐着,青衫儒巾,文质彬彬,竟是那日在“不羡仙”茶馆的廪膳生赵还禄。

    看汉子进来,赵还禄看了他一眼:“招多少新人了?”

    汉子垂手站着,恭敬的道:“回少爷,近来又有挂柱二十多人,都是无家无口,身家清白的无籍游民,官府不容易查出根脚。”

    赵还禄手指在旁边几上轻敲,他缓缓道:“今日起,不要从邳州招人了。那杨大人在邳州设巡捕局,又欲设联防。那联防队都是本地人,对关厢知根知底,再是无籍游民,都容易被抓住根脚。”

    他似乎威望素著,一言定之,那汉子恭敬道:“是,小的去宿迁,沭阳那边想想办法。”

    赵还禄点头,吩咐汉子道:“这些新人入伙了,也不能让闲着,大股买卖做不了,让他们去乡间绑些肉票。堪用的就抬举,选到嬷嬷那边,不堪用的就埋了。注意,暂不要在城厢地带动手。”

    那汉子恭敬应道:“是。”

    对他们土匪来说生财之道就是抢掠与架票勒赎,然抢掠劫财不易,须出动大队人马,还必事先侦哨了解,确定各抢掠地点虚实地理,进攻路线,财之方位,如何撤退接应等等,动静好大。

    绑票就容易多了,几个人就可。

    汉子去后,赵还禄仍在厢房坐着,他默默想了一会,就摇着扇子出了庙宇。

    他往另一条巷子到了大街,不时有人招呼他“赵茂才”,神态恭敬,在大明朝,秀才总是受人尊敬的。

    赵还禄微笑点着头,他悠哉摇着折扇,往丰城街东北角去,那边有三皇庙、玄帝庙、西楚霸王庙等等庙宇。

    很快赵还禄到了西楚霸王庙附近,这边有一所几进的大宅院,建在高高的台上,防护森严,又可以防水,显示屋主的财力身份颇不一般。

    他进了宅院,内中仆从下人皆是精干,似乎连一些粗使的丫鬟婆子都不简单。

    赵还禄直入大堂,问一长随道:“老爷呢?”

    那长随道:“回少爷,老爷正在二堂与几位大侠议事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