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3章 飞雷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夺舍之停不下来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续南明夜天子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河又打了几枪,总体感觉比后世的单发步枪慢不了多少。

    当然,一个是金属弹,一个是纸壳弹,很多方面不能比。

    众人都看得兴奋,比起元式新安铳,这二式铳真好啊,不必再用火绳,不用临时点火,攻守埋伏,应变仓猝,无往不利。有时甚至小雨天都可以作战使用。

    不过问了张出逊这二式铳的打制成本,加铳剑一杆约要十五两银子,众人又是咋舌,太贵了。

    而且张出逊还说,因苏钢不足缘故,目前能动用的苏钢只有一百多斤,约只能打制五百杆二式铳需要的弹簧钢片数量。

    但新安军目前有铳兵六百人,还有骑兵哨探队,鸳鸯阵兵队等等,他们都需要这种铳。仅有五百杆,不说目前各铳兵不能完全装备完毕,未来要扩军,需要的钢片数量更是不足了。

    众人又是叹息,好东西不能普及太让人难受了。

    杨河也是一叹,二式新安铳成本高倒无所谓,粗劣的火器动不动就炸膛,将士根本不敢放心使用,不若用精良的武器,最大程度发挥文明人的力量。

    关键是材料不足问题。

    他一共向波涛汹涌买了两次的苏钢,共有四百多斤。但这种优质的高碳钢需求范围太广泛了,不说别的,他优良的各类钻头就离不开这种钢材的使用。

    所以挤来挤去,他能动用的苏钢数量只有一百多斤。只是没有优良的钢材,想打制发火率高的燧发枪就是妄想。

    中外其实慢慢也意识到燧发枪材料问题,比如《海国图志》里就说:“……簧力须二十斤以上,否则不足攀机。与中轴须合勾股,否则不合用,且不坚久。”

    小小的一片弹簧钢,积蓄的力量需二十斤以上才能发火,普通的钢材,那打出的力气有没有五斤都难说,自然点不着火了。

    而大明最优良的钢材就是苏钢,虽不便宜,一斤要六七两银子,但唯用这种优良高碳钢打制的簧片可以打着火。余者低碳钢片要不打不着火,要不打三枪,有两枪哑火,不如不用。这也是相当长时间燧发枪不能取代火绳枪缘故,钢材不好,打不着火。

    这方面张出恭最有发言权,当初他们三兄弟得到一包苏钢,但自己舍不得用,送给了杨河作为珍贵的礼物。

    他说道:“确实,若簧片不行,就打不着火。属下看来看去,唯有苏钢堪用,就是堕子钢都无用。”

    张松涛道:“只是本地不产苏钢,又无好钢替代,总从外面购买,就若被人卡着脖子,总是受制于人。”

    众人都皱眉,这是个严重的问题,杨河微微点头,张松涛不愧是读书人,看问题的高度就是与别人不同。

    燧发枪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火石能否点火只跟材料有关,弹簧钢好,就能打着火,钢材不好,就变成无用。钢质材料不佳不足,严重困扰这时代的人们。

    对杨河来说,抑止他燧发枪发展的主要因素也是弹簧钢问题,光靠进口总是隐患,数量还严重不足。

    而且他还知道,随着大明局势的混乱,许多进购的原料渠道都会出现问题,甚至失去,必须自给自足。

    所以他也在准备了,这几个月他购买了大量黑铅,也就是石墨,还有高铝粘土等等,准备自己坩埚炼钢。虽然成本很高,石墨坩埚的使用寿命更非常短,但为了发展优良的武力,高投入是值得的。

    而且很多优良的工具钢其实需要量不是那么大。

    便如燧发枪的弹簧钢片,打制一片需要四五两的精良钢材,坩埚钢就更少了,一斤约可以打制五六片的弹簧钢片,十斤可打制五六十片,百斤可打制五六百片。

    若杨河手上有一千斤的坩埚钢,可以使用很久了。

    只要保护好坩埚炼钢的秘密,还不怕别人仿制他手上的二式新安铳。钢材不好,外表一模一样又如何?打不着火,仍然要退回去使用火绳枪。

    二式新安铳还不便宜,一杆成本要十五两,很多军头官员一看就却步了。

    新铳样品有几杆,众人欢喜的传看,罗显爵撫摸着上面的铳剑,啧啧说道:“看这火铳,可以刺,又可以射,刺射两用,真是太便了。”

    张出敬也端起一杆铳试了试,他比划了下,却道:“以后铳兵都用铳剑么?短了些,只恐对上敌人披甲兵,肉搏时没有优势。”

    众人一怔,随后也是议论,确实哦,二式铳镶上铳剑后,长度最多五尺,敌手若用长矛,最少都长一丈,感觉确实短了些。

    而且对手若重甲长矛,甚至使用大棒狼牙棒什么,他们一棒砸来,这铳剑肯定就断了,歪了,又怎么打?

    众人还想起来了,都用铳剑,军中的盾兵长矛兵怎么办?他们不要了?

    各人感觉很矛盾,似乎这铳剑有用,似乎又用处不大,特别近身肉搏战时,这铳剑好似鸡肋。

    李如婉这时也传到一杆二式新安铳,她左看右看,爱不释手,她说道:“怎么会无用?敬哥儿,你身披重甲,拿着大棒又如何?爷先朝你打一铳,看你死不死。”

    张出敬一呆,张了张嘴,哑口无言,似乎他大哥作战时就是这样。

    他拙于言辞,感觉哪里不对,又说不出来。

    众人更是矛盾,李如婉这一说,似乎这铳剑又很有用,只是……

    杨河道:“都不用争了,铳剑手非勇士不可,以后军中建铳剑团,英勇之士方可加入。”

    众人争论的问题他当然明白,所以他打算建铳剑团,全部使用沙场磨练出来的老兵。

    他们仅二百人一团,一团四队,每队只三十人,内两甲使用二式新安铳,装备铳剑,一甲用翼虎铳,也装备铳剑。

    他们全部刺射两用的火器,全部都有盔甲,防护出众,火力出群。他们作战,前两排的人,可以从七十步一直打到二十步。敌人若进入二十步之内,翼虎铳手可以连打三枪,什么敌人都要崩溃。

    就算不崩溃,前两排的铳剑手可以继续作战,用铳射,用铳剑刺击。

    最后还有三小队共五十人的鸳鸯阵兵,作为专业的肉博手与突击手。

    在杨河计划中,以后野战主力都打算进化成铳剑团,但现在还早,因为他缺少血与火磨练的沙场老兵。新兵蛋子使用铳剑,那太浪费了,也发挥不出他们应有威力。

    暂时军中也是现在的编伍,刀盾手,长矛手,火铳手。

    今年新安军铳兵可以全部装备二式新安铳,但全员铳剑,还远着呢。仅铳剑打制储备起来,待需要的兵员满足再说。

    ……

    杨河这样说,众人也放下这个问题争议。

    军需所打制了许多武器样品,众人一一观看。

    内两样武器各人比较感兴趣,一是新研制的万人敌,一个是叫飞雷的东西。

    原来新安庄有万人敌,但个头太大,每个重三斤,内装火药两斤。新火药研制后,威力相同情况下,火药用量却大大减少,新的万人敌也变得更小了。

    现在万人敌只重两斤,内装火药半斤,却有原来两斤火药的威力。

    军需所铸造了一些新万人敌,就比以前小了很多,却跟后世的手榴弹很相似。长圆形,有木柄,柄后有引线,然后有盖子,用时可以拧下,保护引线不受潮湿。

    然后弹的外壳更薄,内装铁弹五十颗,每颗铁弹直径十毫米。

    却是因为生铁铸造外壳,经常会铸得不均匀,爆炸就先会从薄弱处破裂,造成压力不够,形不成杀伤力。有些手榴弹炸后弹片不均匀,甚至就是一炸两片,原因就是在这里了。

    用预制破片,或是弹体外纵横刻槽,其实效果也不理想,试验表明,爆炸后破片依然不均匀,有些方向多有些方向少。

    杨河估计,铸造的弹体就是如此,应力很难集中到位,这时的材料技术也有很大问题。

    这个弊端很难解决,就是放在二十世纪,各国使用的手榴弹,仍然大大小小有这方面的弊病。

    所以杨河解决办法,就是在新万人敌内加入铁弹,这样就算破片形不成杀伤,但里面的五十颗铁弹子,仍然可以猛烈的杀伤敌人。

    当然,弊端也是有的,不加铁弹子,万人敌可以做得更小,扔得更远。加了铁弹子,体积变大,投掷距离更短,增加了己方投掷人员的危险。

    不过有利有弊,暂时来说,在万人敌里面加铁弹子是必要的。

    还有飞雷。

    众人看去,桌上摆着一根长长细细的东西,长三尺多,中空,孔大几寸,似乎内为铁管打制,但外面包了护木,整体打磨得非常光滑,还涂了红漆。

    看这长筒,一端较大,象个铁喇叭似的,一端则有着照门与准星,似乎瞄准之用。

    “这是啥?”杨大臣拿起来看,感觉手中长筒,约重六七斤,跟火铳差不多。

    他看长筒旁边,又摆着物什,似乎象万人敌,但头尖尖,就象个长矛头,后面有细长铁杆,可塞入长筒内。看“长矛头”后端比筒略大,似乎可以塞卡在那边,又象大号的火箭。

    众人好奇围着看,杨大臣拿起这物什,感觉重也有六七斤,他上看下看,看“矛头”后方杆子似乎有类似万人敌的盖子,他就旋开,露出里面的引线,很长。

    “咦。”众人都是惊讶,张松涛沉吟道:“军需所言,此物叫飞雷,难道是类似军中飞枪飞剑的火箭?”

    罗显爵道:“俺感觉象窜天猴。”

    杨大臣仔细看,看引线探入铁杆内,似乎里面装满引药,然后这尾部还有个小小的尾翼,三块倾斜的铁板,就象舵似的。

    杨大臣肯定道:“这就是火箭。”

    沉默寡言的韩官儿这时忍不住开口:“这怎么用?”

    罗显爵道:“肯定是插到那筒内,你看那后面有线,你端着筒,再点着火,就可以飞走了,跟玩窜天猴似的。”

    杨大臣道:“你不怕喷火,被烤焦了?”

    众人大笑,尤以李如婉的笑声最大。

    张出恭沉吟道:“应该是将筒扛在肩上,喷火往后,就不怕伤着了。”

    杨大臣叫道:“这玩意有趣,俺来打一发试试。”

    众人热议喧哗,杨河微笑,不错,眼前这东西,后世的人见了,脑中都会浮起一个武器,肩扛式火箭筒。

    这命名飞雷的武器,就是杨河参考后世的肩扛式火箭筒制成。

    火箭筒长一米多,重约六斤,弹体有七斤,全部重十三斤,肩扛着使用。

    如果只看外表,这武器并不复杂,一个铁筒罢了,比打制铳管还容易,因为不需要考虑膛压,炸不炸膛等问题。

    关键是火箭弹,弹头好说,用生铁铸造便可,内中有爆炸火药一斤,如新万人敌一样,为提高威力,弹头内装了十毫米的铁弹一百颗。

    主要是发射时的引药原理,这方面杨河确实参考了民间“二踢脚”、“窜天猴”等烟火灵感。

    这两类烟花早在宋朝时就有出现,没什么稀奇。就是火药被分隔成两层,底端的后门堵得不严,引线点燃后,火药燃烧产生气流,就飞向前方或高空。

    飞行一段距离后,引线又会引燃弹头部分密封的火药,就产生了爆炸。

    这边关键处有两点,一是飞行到合适距离后,如何引线恰好的引燃弹头密封的火药,产生爆炸,太早太晚都不好。

    不过杨河最后想想,晚炸要比早炸要好,此时冷兵器作战,敌我都是列成军阵,队伍密集。火箭弹飞来,你吓得跑了,这军阵一动,就是溃败的下场。

    你严守军纪,站着不动,那更好,活生生站着挨炸吧。

    所以这个问题解决了,只需注意以后不要漏气,受潮,最后飞到目标后不爆炸等问题。

    最关键是推动飞行的动力,铁制物品,又要飞行一段距离,这需要很大的推动力。

    所以杨河火箭弹整体重七斤,前方爆炸药有一斤,后方发射引药竟达两斤,而弹壳加百颗铁弹全部不过重四斤。

    主要是引药喷筒钻孔比较困难,所以杨河是用类似蜂窝煤模具压制的方法。这种方法,快速方便,引药放入模具内,慢慢压紧压实便可,再取出模具,引药管就成了。

    最后用胶泥封住喷筒两端,插入药焾,外以褙纸油纸为筒,放入裹以油纸的木箱内,存放在防潮仓库便可,可以保存达三年之久。

    这种方法简单方便,引药管成形速度快,但有个问题,因为不敢压得太实,相比喷管钻孔火力差得太多,只得加大药量,才能产生足够的燃力动力来飞行。

    不过张出逊禀报说,军需所研制新万人敌与飞雷后,经试验,新万人敌杀伤半径可到五到七米。

    飞雷最大射程百步,杀伤半径更达到惊人的十到十五米。

    这还是有效杀伤半径范围,有的弹子弹片飞到百米外仍然可制人死地。就象铳弹,有效杀伤距离几十米,但一些倒霉蛋站在几百米外,仍然有被铳弹打死的。

    对杨河来说,这个距离与杀伤范围足够了。

    ……

    众人兴奋的都想试试,军营这边也开辟了掷弹队的训练场地,却是杨河按后世的手榴弹训练场地设计。

    有厚实的掩体土墙,队兵站在土墙后投掷,投后蹲下,便是弹片飞溅也不会伤到投掷训练的人。

    为安全着想,投掷这边还挖有壕沟,万一失手,可以立刻跳入壕沟内躲避。

    从新安庄起,手榴弹训练场地就这样设计,让士兵们的伤害率大大减少。

    百米外还有高台观测,当下众人上了高台,但实弹演示不是杨大臣,而是掷弹队队长常如松,一个粗壮憨厚的老掷弹兵。

    按杨河要求,军需所还制作了掷弹队专用的万人敌袋,厚实油布所制,非常类似后世的手榴弹袋。可以背着,有背带在肩上交叉,在后面结扣,内装八颗的新万人敌。

    正面四颗,两侧各两颗,全重十六斤。

    按张出逊的教导,常如松很好奇的背好万人敌袋,他左右活动下,感觉这背着很惬意,比以前背个筐筐好多了。

    他看了一阵,就从万人敌袋取出一颗万人敌,将盖子扭了,露出里面的引线。

    一个掷弹队员递给他一根点燃的火绳,常如松接了,对身边人喊道:“都闪远些,俺要扔了。”

    周边人飞快闪开,常如松将万人敌引线往左手的火绳一点,那引线就“滋滋”的燃烧起来,冒着让人心寒的火光。

    好在杨河大抓生产,这万人敌的引线没问题,燃烧匀速,不快也不慢。

    常如松也是老掷弹兵,心理质量强,抓着万人敌木柄的手,仍然稳稳当当。

    随后,他将万人敌往土墙外狠狠一扔,一扔数十步,然后麻利的蹲在了土墙之后。

    轰的一声巨响,浓烟滚滚,杨河看去,看常如松投出万人敌后,一直投到三十步(45米)距离,而且离目标不远,不由暗暗点头,不愧是老掷弹兵,就是扔得远,扔得准。

    新安军掷弹队中,就是准确扔二十步及格,三十步优秀,四十步以上豪杰。

    不过杨河觉得,掷弹队员普遍能扔三十步,那就足够了。

    爆炸声声,常如松扔了一个又一个,一直将八颗新万人敌都扔了才停手。

    众人看得清楚,虽然现在万人敌小了,样式也变了,但威力一点不小,特别每颗万人敌内藏有五十颗铁弹子,爆炸开后,周边尘土就暴雨似的激动。

    想象这万人敌扔到敌人中间,那些中招的贼子肯定会伤亡惨重。

    众人兴奋议论,不过新万人敌就这样定了,各人最感兴趣的还是那个飞雷。

    飞雷手暂时安排在掷弹队,以三人一组,一人携筒,二人背弹。一样类似新万人敌袋,但大了很多,系扣也是在前方。后方的油袋中,装了三发的火箭弹头,重二十一斤。

    仍然常如松发射,飞雷样品有几发,就队副黄建中背着,另一队副周思雯跟在身边点火。

    按张出逊的教导,常如松兴致勃勃扛好火箭筒,看照门与准星,看住前方一个方向目标。

    周思雯则从黄建中背袋中取下一发火箭弹,按张出逊要求,将火箭弹从前方塞入火箭筒中,将弹头卡在口子上。然后他将火箭杆后方的盖子取下,长长的引线就从喇叭口处掉下来。

    周思雯抓好引线,拿火绳点了,那引线一样“滋滋滋”的燃烧起来。

    按张出逊早前说的,黄建中、周思雯都飞快闪到两边去。

    猛然,喇叭口喷出长长的火光,长达几尺,大股的浓烟腾起,然后火箭弹就飞出了筒口。

    ……

    老白牛:晚上还有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