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7章 茶馆

作者:老白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夺舍之停不下来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续南明夜天子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日后。

    邳州城南,“不羡仙”茶馆。

    本茶馆处城内迎恩街处,附近有米市、杂货市、毡货市、油麻市等等,商货聚集,熙熙攘攘。

    然后茶馆不远处是十字街,有广惠街通西关外,文明街通东关外,丰城街通北关外,又有这迎恩街通南关外,地点良好,交通便利。

    茶馆有二层,是个典型的书茶馆,客人主要是喝茶,听书听戏同时吃些店主自制的小糕点。还消费多样,可以上二楼雅座喝上好的花茶、龙井茶等,也可以在大堂喝廉价的大碗茶。

    甚至旁边有各种小摊,卖本地各类小吃,盐豆、菜煎饼、炒小鱼,客人买来,店主亦不过问。

    放在后世,就是所谓的可以“自带酒水小吃”了。

    也因此这茶馆生意非常好,一大早开始,就人头攒动,夹着修脚的、按摩的、掏耳的穿梭往来,人声鼎沸。

    此时台上“大书”刚结束,叫好声中,说书先生下去,接下来是“小书”,也就是评弹类的节目。

    趁这个机会,许多人纷纷叫道:“小二,加些茶。”

    “来了。”茶博士应着,他们个个举着巨大的紫铜长嘴大茶壶,来到各人桌前。抬手间,滚热的茶水就直注入茶碗内,宛如一条白线。还刚好灌满,外面点滴不留,手法硬是叫绝。

    说是博士,其实这些人都是掺茶跑堂的,但也不可小看,许多老伙计都有绝活。

    他们倒个茶都花样繁多,什么“苏秦背剑”,什么“蛟龙探海”、“飞天仙女”、“童子拜观音”等等,让人眼花缭乱,看得赏心悦目。

    不过显然的,众茶客都见怪不怪,他们听着上间的梆子,说的却是最近的事。

    “唉,听说了吗?庐州城陷了。”

    二楼一个茶客说着:“听闻上个月十九日,八贼攻陷了庐州,杀戮甚惨。然后几日后,革贼又陷无为州,士民投河自沉者无算。唉,这大明怎么了。”

    一个茶客也是叹气:“某也听说了,只是庐州城池高深,怎么就陷了?记得崇祯八年时,流贼也曾攻打过庐州,但被知府吴大朴打得大败。怎么换了个郑履祥,庐州就陷了?”

    一茶客道:“坊间传说,是八贼令人伪装成儒生,趁士子会试时,以儒冠进入。然后半夜纵火,城就破了。”

    众人都好奇探询,但一个茶客反驳:“这都是以讹传讹,我楼下租客就是逃来的庐州人。他言吴府尊去后,‘铁庐州’不再,加之近年蝗旱不断,人皆思乱。献贼克舒城后,令精骑偷袭,他以剪毛贼十三人从将军庙攀援上城,竟无一知者。然后打开大西门,放群贼入城,满街杀人,城就破了。他也是趁乱才逃出庐州城。”

    众人皆是听得胆战心惊,想想当时的悲惨,一茶客幽幽道:“记得上月初时,那八贼曾被练总杨大人打得大败。他带一些残兵回去,怎么就攻陷了庐州城?唉,自贼乱到现在,凤阳府,庐州府二地,就没有不陷的城池州县。这二地的百姓,惨了……”

    众人皆是沉默,坏消息不断,总有一种亡国的阴影笼罩心头,让人喘不过气来。

    良久,一茶客幽幽道:“我们邳州城,不会也遭流贼吧?”

    这下子,各茶客皆七嘴八舌道:“不会,肯定不会,不说有大河拦着,就说睢宁练总杨大人会调来邳州。他老人家可是连败闯贼,献贼的豪杰,有他坐镇,邳州城定然固若金汤。”

    众人都兴致勃勃讨论起杨河的事,他两次大败流贼,都是剧贼。一次闯贼曹贼麾下悍将一只虎,袁宗第、王龙等人。一次更是革贼、八贼等人亲至。

    但最后都被打得大败不说,听说反被杨大人勒索银两钱米。

    谈起这事,众人不以为耻,反有一种引以为豪,感同身受的自豪感觉。

    乱世中,最重要是有力量,让治下民众的安全可以得到保障。

    余者非君子所为,这都是细枝末节了。

    又听说杨大人拜谒史督臣回来,传闻其颇受史相公器重。

    十九岁的七品官,又有了深厚后台,真是让人啧啧称羡啊。

    当然,听说杨大人快来上任了。

    更有消息灵通者言,听闻州衙各大人,卫所各大人,邳州城内外各名流乡贤,甚至河务同知署、工部都水分司署两位大人都齐聚在衙前街的“迎春楼”,一副要为谁接风洗尘的样子。

    加之递运所的大使邓官,早早去了“望淮门”那边,一副迎接人的模样。

    或许杨大人今日就会来。

    这样在杨大人治下,探听他的喜好忌讳就很重要了。

    免得到时惹了什么麻烦,触到什么霉头,这也是小老百姓的生存之道。

    “听说这杨大人倒与民相安,他的麾下也军纪甚严,从不骚扰百姓。就是因身世遭遇,极为痛恨匪贼,甚至对青皮地棍也颇为痛恶。听闻他在睢宁时,就杀得人头滚滚,什么打行、骗行、泼皮无赖,都被他杀光了。”

    “若杨大人前来邳州,嘿嘿……”

    一个消息灵通的茶客说着,眉飞色舞,语气中带着强烈的兴灾乐祸。

    看到别人要倒霉,心里总是痛快。更别说,将要倒霉的是人人痛恨的土匪青皮了。

    邳州这地方土匪一向多,为非作歹,宋甘来的凤山村民遭遇只是代表之一。

    因处于漕运要道,这方商事兴盛,青皮地棍的活动更比睢宁县猖獗了无数倍。

    这地方还有个特色,除了本地的无赖莠民外,很多青皮是来自外地的游民恶丐。

    他们犷悍成性,横行无忌,稍不遂意,便是棍棒相加,挺刃相仇。对这些人,官府是无可奈何的,甚至本地无赖,官府的不法吏役与他们相勾结,本地的良民百姓深受其害。

    时人笔记称,明中末邳州就有四大害,“讼棍”、“赌棍”、“葬棍”、“媒棍”。

    这四大害如此出众,以至本地的打行骗行都被他们比下去。

    又或者他们相互勾结,彼此间势力盘根错节。

    而这些人,又与各地的土匪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听闻杨大人喜欢对这些恶棍下手,茶馆各人皆是兴奋。

    他们高谈阔论,谈起了杨河种种,众人公认意见,杨大人到后,邳州形势肯定会不一样。

    至少,这边土匪会少很多,百姓走在路上也会安心些,不会动不动,就遇到匪徒的绑票勒索打劫。

    正说得高兴,角落中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抬起头,他一身青衫,头戴儒巾,面孔白皙,文质彬彬的样子。

    但看他双眸闪动,举止中带着一丝深沉,又显示此人不一般。

    他放下茶盏,默默想了阵什么,唰的张开折扇,就起身往楼下而去。

    看到他,众多茶客纷纷招呼:“哟,是赵茂才。”

    “赵茂才,今日没去州学?”

    那赵茂才一一微笑还礼,神态亲切。

    他乃是本地的廪膳生,名赵还禄便是。此人二十一岁就中了秀才,又一直是廪膳生,不可小看。特别他的父亲赵高堂,开了钱庄,又有许多生意,乃本地豪强之一。

    在众人眼中,赵家一向神秘,赵高堂亦多以大善人的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

    看赵还禄下楼,楼上众人继续闲聊,一些人还谈起从邸报听来的消息。

    说凤阳总督高斗光督军不力,连失多城,可能要被治罪。

    坊间传闻,接下来马士英提督庐凤军务的可能性很大。

    ……

    赵还禄到了楼下,这边一些认识他的茶客也纷纷向他恭敬招呼。

    但赵还禄没有理会的兴趣,这些喝大碗茶的人,身份可不能与楼上茶客相比。

    他只平淡的摇着扇子,走出了“不羡仙”茶馆。

    今日无聊静坐,无意探知的消息让他大为震动,看来有必要回去与父亲商议一二了。

    正要回去,忽然一些衙役急冲冲奔来,领头的有壮班的齐玄马齐班头,亦有快班的牛学浚牛班头、赖先赖班头等等。

    赵还禄正奇怪,就听几个班头道:“快快,快把人都赶开,道路腾出来,新任的邳州练总到衠良桥了。”

    一时间轰的一声,街上的百姓都震动了,消息传开,迎恩街这边的百姓纷纷聚到街两边准备看。

    连“不羡仙”茶馆的客人都纷纷出来,挤到街边。二楼的茶客,则个个站到窗户旁,随时准备占个好位子。

    赵还禄就不走了,移步到一个商铺的台阶上看。

    看下边就是牛学浚牛班头,阴沉着脸,还有他弟弟牛学洙,皱着眉头。

    此时这个快班衙役唉声叹气:“唉,这姓杨的在睢宁好好的,来邳州作甚?这下子没好日子过了。”

    听他抱怨,他哥哥牛学浚回头瞪了他一眼,低声道:“慎言,小心祸从口出。”

    说着还警惕的往周边瞟了一眼。

    对他们这些衙役来说,在州县之地,可谓称王称霸,然遇到个“杨杀星”,不说对青皮光棍砍瓜切菜,便是一言不合,对县里的衙役老爷都大打出手。

    睢宁的消息传来,州衙各员未必没有兔死狐悲。

    只是这姓杨的犀利非常,不说凶悍的流贼都打得大败,还深受史相公器重。

    他麾下一大票彪悍的乡勇,对这样的人,自己惹不起,唯有小心谨慎了。

    不说这些衙役内心,在这一片百姓周旁,还有些地棍样子的人笼着袖子看。

    内中一紫袍汉子,脸上有道长长伤疤,使得他看起来更为彪壮。

    此时他却是面带忧虑,对旁边一留着山羊胡子的男子说道:“郑爷,这杨大人到来,对我等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田某这心中,总是七上八下的。”

    那山羊胡子郑爷也是叹气:“唉,走一步看一步吧。”

    紫袍汉子正是城内一打行的行头,这些年在邳州城呼风唤雨,连当年的睢宁七狼嚣张一时,最后都被他活生生打跑,赶到睢宁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自己则占有这块肥沃的土地。

    然日子本来过得舒舒服服,不料他听到一个消息,几个月前,“睢宁七狼”被那杨河以通贼的名义剿灭了,他不喜反惧,这样的命运,不要也落到自己头上才好。

    山羊胡子则是当地一骗行的骨干,不比粱五爷等人,他多往经济领域上走,比如在酒内搀灰、鸡内塞沙、鹅羊吹丽气、鱼肉贯水、织作刷油粉等等,广受邳州城不法商贩的欢迎。

    按理说他们的行业与杨大人是井水不犯河水,只是那杨大人不按常理出牌,他在睢宁城干的事传到,这事情就有些难办了。

    二人想来想去没办法,确实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带着忧虑,紫袍汉子忽然鼻子一动,回头一看,却是旁边一小摊,在卖着菜煎饼。

    当下他回头拿了两个,递了一个给山羊胡子,二人吃着,继续作忧虑状。

    看上头都拿了,身旁各地棍也是笑嘻嘻,你拿一个,我拿一个,转眼将摊主的菜煎饼拿光了,却没一个人给钱。

    那摊主咬了咬牙,也不敢说什么。

    旁边一些百姓看向他们,反遭这些地棍恶狠狠瞪视,立时个个缩回目光。

    再看那些衙役,对这些地棍所为只当没看到。

    赵还禄也瞟了他们一眼,立时一个地棍恶狠狠瞪来,眼中就带着凶意与杀机。

    赵还禄平淡的看着他,那地棍更是眼中凶光一闪,就要跳起来。

    忽然旁边一人扯了扯他,说了几句什么。

    那地棍眼中现出畏惧,随后不敢再看赵还禄。

    赵还禄仍然平淡站着,这时忽然有声音叫道:“杨大人来了。”

    立时整街的人都骚动起来,个个拥挤着往那边看。

    赵还禄一样极力探头看去。

    就听铁蹄声声,伴着整齐脚步的颤动。

    还有一面大旗探出,鲜红如血。

    ……

    老白牛:多谢cheungwa2002书友的盟主打赏,还有最爱赵中举、坚持之以恒、不动如山动如雷震、美利堅特別行政區黨委書記、阿奇霉素、weixingdenlu等书友的猛烈打赏,别的书友打赏投票等等。人数太多,就不一一列名了。

    说了最近的事,得到广大朋友的理解支持,心中非常的感动。

    还有许多朋友说了治疗方案,如游龙在天、关中猛将、阿奇霉素等等,我都记录下来了。

    各朋友的治疗方案我会考虑的,再次说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